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2018年12月烏干達短宣隊分享

潘順禮弟兄
回想在2018年頭的一個差傳主日,被神感動了,只作一個簡單立志,神便立刻在教會週刊叫我去烏干達體驗下,吓!去非洲。腦海只得獅子老虎,言語不通,我們可以做什麼?神會給我怎樣的經歷呢?
12月23日,神帶我們平安到達烏干達機場,突然下着大雨,但當我們步出機場,看見一位神派來的使者--劉牧師,非常親切又熱情的迎接。雖然環境狼狽,但劉牧師完美地演繹出有主同行的人,人不能改變外在環境時,心裏仍是喜樂滿足的。
在烏干達短短11日旅程裏,太多事情我都很想分享。原來人靠近大自然,能在缺乏的地方很接近神,處處都能看得見耶穌。那邊村落的人是什麼都不足夠的,但只要為他們祈禱,陪小朋友玩耍,少少的醫療服侍等,他們便大大感到滿足而感謝主。我們可以這麼簡單的有主而滿足嗎?除了村民,劉牧師一家更是這樣。他們一家被感動在5年前進入烏干達服侍主。想一想,多少人願意離開豐富的香港進入缺乏的非洲?他們一家非常享受在烏干達的使命,只要能為主作的,他們一家便齊心作,看見他那兩個分別17歲及14歲的女兒,已能有基督的心懷照顧別人及關愛別人,這絕對是從神而來的祝福。我每次跟他們一家禱告時,合上雙眼,就會覺得耶穌在這裡,感謝神給我這奇妙又真實的感覺。原來當愛充滿的地方,你就真的看見耶穌。
這是一個真實的好例子,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感謝神,帶我到烏干達放眼你的事工,更肯定我的路向。

 


 

郭小琪姊妹
2018年,以人生的第一次非洲短宣作結束,份外難忘!短短十天的烏干達之旅,一眨眼便過去了。但當中點滴,卻在我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回憶。
此行,我們到了一個貧困的村落,為他們預備一個聖誕佈道活動及作醫療服侍。村裡的小孩,大部份都穿著破舊的衣裳,沒有鞋子穿,一天只吃一兩頓飯… 村裡的環境骯髒簡陋,周圍充斥着疾病,面對死亡,是平常不過的事。那些畫面,親眼看見、親身感受,遠比在電視機裡看到,震撼百倍!完全明白宣教牧師對我們所說,為什麼需要短宣侍奉。其實短宣隊的費用,已足夠整條村幾年的生活費!但生命的觸碰,愛的傳達,以及短宣後對人的啟發和使命延續,更是珍貴!
這次短宣最令我觸動的,是看到神無時無刻的同在!出發時機票出現問題,但順利過關;在村裡為一個不幸的家庭禱告後,天空上出現了一條彩虹;某天晚上幾位華人義工一同決志信主,漆黑的天空中出現一對看似天使翅膀的雲彩;在safari遇到罰款問題,奇蹟地解決;甚至每次禱告,都感覺神就在我們當中!… 回想著一個一個的片段,才讓我赫然發現,原來在烏干達,是因為那份寧靜,因為專注,因為依靠仰望神,才看得見,感受得到神的心意和作為。其實無論何時何地,神,一直都在!
短宣期間經常唱到一首詩歌,歌詞提到:「主,求帶領我,傾聽你心意,得著基督要我得著的。」願意繼續裝備自己,尋求主的心意,延續對基督立志的心!
 


 
林珮盈姊妹
上帝對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祂的計劃,至於我,我總覺得自己能成牙科醫生﹑深詣兒童齒科,是神巧妙的安排。而今次烏干達短宣之旅無疑是上帝對我的操練﹑琢磨﹑陶造我成為更合乎祂心意的器皿,為祂盛載更多人的生命。
第一個訓練是信心的功課:在成長的路上我常倚靠自己的能力,以為自己只要勤力一點﹑準備好一點,什麼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然而今次出發百密一疏,竟然没有發現旅行社把我的姓氏打錯了!在機場櫃台本以為要多付二萬多元再買機票,甚至不能如期出發;當我在躊躇和責備自己之際,上帝的安排卻是出乎人所預期的。突然有另一位航空公司職員走過來,幫我更改機票而不多收我們一分一毫!回程時,烏干達的櫃台職員雖發現錯處,但也照列印機票給我;而轉機途中3次檢查機票也没有人發現錯誤。返港時還有一個小插曲,那天早上我突然發高燒到38度,中午不停肚瀉,但上帝的恩手卻在困難重重的情況下平安帶我回家。回望自己昔日的小信﹑自以為是,我不覺自慚形穢。上帝彷彿藉這次經歷告訴我:「不要怕﹑只要信」。
第二個是手潔心清的功課:烏干達的國教雖然是基督教,但貪污腐敗﹑行賄、行巫術的事情屢見不鮮。從劉牧師拒絕行賄的經歷,我深信我們服侍的上帝是一位正直忌邪的神,事奉時因為什麼「捨難取易」﹑「避免衝突」的妥協祂也不會喜悦。而當我們堅守祂的旨意,上帝總把詛咒化為祝福。
最後,若要總結我這次的得著,我不禁想起前美國總統的一句話:「我不是祈求神站在我這一邊,而是求神使我能站在祂那一邊,因為神的旨意永遠是對。」 願這成為我們每天的祈禱,不是求事事亨通,而是求能成為祂忠正不阿的僕人,用從祂而來的恩賜獻上最好。

 


 

林柏灝弟兄
(竹園區神召會榮恩堂)
2018年非洲烏干達短宣,是我人生首次的短宣。感謝神,我能帶著健康的身體平安回來,感謝神,訪宣日子雖短,但當中上帝所教導的功課,是何等的寶貴。原來我並非只有隊友同行,而是被上帝邀請進入祂宣教的國度。主呀! 感謝祢,祢對人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生於香港,我們不能否認自己是活在一個繁華,發達的城市,很多時候,我們或會覺得所擁有的是理所當然,失卻了一顆感恩的心,享受清潔的水、牙刷、牙膏來刷牙,原來這些對當地人而言是奢侈品。當我在當地生活,上帝似乎每刻都在挑戰我的生命:「柏灝,你到底可以為我去到幾盡?」當自己一直看為必然的變得不再必然,廁所不是隨處可見,看醫生亦變得奢侈之際,生命能否不計較地繼續為上帝燃燒?旁人可說,你見的世面太少,的確,我所見的真的少得可憐,但當我發覺學習珍惜身邊的一事一物,原來我呼吸,刷牙都可以榮耀到上帝!到底甚麼是宣教?傳福音,叫人得救?履行大使命?是否能用三言兩語解通?我從當地宣教士一家看到,原來宣教是一種生活。宣教並非要隨處到所服侍的地區講道,或是昔日香港教會送奶粉等生活用品般簡單。原來對宣教士本身而言,融入當地人生活,與當地人閒話家常,處理自己一家日常事務,這些都是宣教的一部分。或許有人會說,假若我們的事奉不能叫人得救,這算不上宣教,然而,宣教的核心並非得救,而是學習與人生活,在與人共度喜與悲之間,學習分享愛。耶穌在地上生活期間,祂並非高談闊論地傳講天國的訊息,而是最花時間探訪家庭,一同吃飯,與人一同生活。
在這段短宣的日子,我發覺,原來信仰可以如此簡單。其實信耶穌可以用怎樣的心態?甚麼叫感恩?甚麼叫宣教?其實一切都是從放下自己說起。
 


 

張樂延弟兄
弟兄第二次短宣,重臨烏干達,既是興奮,而又有一份熟悉的感覺。相較第一次短宣,這次的經歷和感受可謂截然不同,其中的熟悉感,不單是因為曾經去過非洲而已,更是在第一次短宣後,這一年半以來,神在大學中為我安排的「非洲研究(African Studies)」一科,作為宣教的裝備,讓我更透徹地了解非洲的文化藝術、語言、歷史等。我要大大的感謝神,身為理科生,「膽粗粗」選讀一科文科,修讀的過程是困難重重,經常需要花大量時間閱讀論文和寫文章,但我深信,這是祂為我預備的,也是祂讓我看見神在我生命中的旨意。
回顧這次短宣,服侍的形式和對象是新的,短宣隊員的配搭也要重新適應。是次宣教士劉牧師帶領我們到了烏干達東部Bukadea的村莊作醫療和牙醫服侍,並與村民在聖誕節分享福音,這對大部分隊員來說,包括我在內,是一個新嘗試和大挑戰,因為我們大多也沒有相關的專業資格,但我們依然可以投入其中,協助醫護人員的工作。我們在村莊裏的醫療服侍有三天,基本上是「朝9晚6」般的工作,無論是醫生、牙醫、護士、驗血的,還是帶領團體遊戲、探訪禱告服侍的,盡都過了充實的三天。可想而知,當地人對醫療和藥物的需要是多大的,而且他們更需要關懷和屬靈支撐。除了短宣隊的服侍,這裏需要更多長駐的宣教同工以支援福音診所事工,更是擁抱當地人的生命。
除了新的服侍外,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經歴,是我開始實際地思索自己的將來是否真的要走上海外宣教的路。在三天醫療服侍的前夕,到埗烏干達後我就開始作病。在聖誕節當天,我們為村民作醫療服侍前,先與他們舉辦了一個聖誕慶典,當時我的肚子很痛,而且開始有點發燒,精神十分不好,在這個狀態下,屬靈的爭戰很激烈,我腦海裏浮現了一句又一句的控訴,讓我覺得自己不應來這次短宣、宣教不適合自己、非洲不如香港有舒適衛生的環境……我立即祈禱求主叫我看見祂呼召我來的旨意,神透過當地的一位牧者Pastor Christine向我說:「多謝你對村民、烏干達、東非、非洲的愛!」只是簡單一句說話,我就流下眼淚,這清空了我心裏一切的謊言,更讓我認清,我沒有行錯路,是神當初呼召我,現在也在呼召我。
最後,我感謝神讓我參與在祂的宣教中,使我察驗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我亦感謝支持我的人,因為有你與我同行,在這宣教路途上,我彷如置身在基督的大軍,我並非隻身一人。
邀請你,繼續為我代禱,現在我正尋問神會否隨劉牧師到烏干達接受一年門訓。也請繼續為劉牧師一家和當地的事工祈禱,求主祝福他們在新的事奉環境中,緊緊跟隨神的腳踪。

 


 

陳爾德弟兄
「非洲好凍」經歷了兩次到烏干達和埃塞俄比亞之行,得出這樣的結論。
非洲有高山,有低谷,有冷夜,有貧也有富。非洲給人的印像,不過是飢餓與荒原。根深蒂固的觀念,令我們不能盛載得更多,親歷其景,是為了將每一個數字變成一個故事。
最冷的,是黑人的手。一針刺下去,小孩流出的血竟然有超標6倍的血糖值,這回令機器也嚇得慌了,閃爍着 “extreme high glucose’s” 的標示。我這個不懂醫學的人,頓時知道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不過也是將結果交給醫生,打發這對母子等待醫生派藥。我不敢想像他們聽到後有什麼心情,這個結果對於任何一個人都是太沉重了。當健康也是奢侈,他們還能擁有什麼?
可能是一些免費的同情,或是留於言詞的感嘆我不禁浮現了「所有動物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更加平等」。非洲的歷史,充斥着很多更加平等的人物,以法謀私,諷刺的是,也是這些人高喊平等的口號。村落是一個看見歷史的地方,村民是一個個的證據。我經常想,為什麼是他在烈日下等藥,而我們卻能不愁吃穿呢?這不公平,可是這個世界又何嘗承諾過公平呢?唯有絕對公義的神才有這個資格。
就這樣派了幾天的藥,直至藥盒也用盡了,才發現藥,原來是不夠的。縱使有人幫忙從城市運藥過來,供應遠遠不及需求。要把僅餘的藥給老婦還是小孩?這是一個不能完美的選擇,要救一個人,代表我們沒有救另外一個人。
服侍並不是單單「救得一個得一個」的道理,這是一個對世界不公的控訴;向要求代價的世界反抗。堅信神的供應令我們超越現實。
非洲是一片荒原,一個令人質疑神存在的地方,但我卻看得一清二楚。
非洲很凍,但也沒有很冷!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