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堅信見證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得救堅信見證

得救見證(2011年12月)

謝偉文
我是一個平凡人,沒有甚麼特別的經歷,信主的過程亦是普通不過,2004年在「人可以向上帝禱告」佈道會決志。當時大概是感到心中格外平靜,神便進到我的心中,信仰歷程就這樣展開了。
中學時期也曾接觸神,跟老師、同學共赴聚會。隨著多年在社會打滾,煩惱時刻紛擾,心裏充斥不少噪音,漸漸地與神“隔絕”。唯我和神並沒有因此而真的被阻隔,反倒在佈道會中,讓我透過禱告再次與祂接觸,心靈得安舒。而繼後在現實生活中,縱然仍要面對來自各方的壓力,尤其工作壓力,每每在困難之處,便能看見神的恩典。
2011年5月轉一份朋友介紹的新工,可以說是“萬無一失”,面試過程亦相當順利,原來應該無風無險的。誰知在過試用期前發生了問題,很是擔心,祈禱交托給神,情況雖得暫緩,仍要延長試用期,自信心頓時受到打擊。約過了一個月,神藉一位高層幫助,危機方能解除。「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沒有神,沒有真正的“萬無一失”。
在該段日子裏,深深體會神帶給我的平安,心裏面的各種矛盾掙扎,真的難以筆墨形容。既不能叫家人朋友擔心,自己不能做任何事去改變狀況,只有禱告。我與神的關係,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建立起來,神就在我的生活中。我相信這只是信仰的起始點,我的生命仍有許多地方需要神的更新、明白祂對我人生的旨意,跟隨主、作主的門徒。

 


 

關子信
我的家庭:
我是退休海港理貨文員。(海事處牌照、日薪受僱。)
妻子和我童年經歷戰亂。婚後又經歷社會動盪、經濟轉型,職業生活收入崎嶇不平穩。
而我家的宗旨是:自強、勤奮、節儉。我們的兒女終於能夠完成鋼琴課程、大學畢業。一方面,憑著他們自身的資質、喜好、肯持續學習;而同學、鄰居、教友們的祝福、禱告、帶引和幫助,也大有關係。影響之下,曾經在我家生活的幾位孩童,今天已學有所成,以至我親弟妹的子女,同樣努力向學。
2009年年初,我妻子突然患上急病入醫院,經確診為胃癌第三期。經大半年的診治:包括手術割除腫瘤、電療和化療。過程裡並沒有太大的苦痛和不適,直至年底回到醫院治療腫瘤復發前夕。
我妻子於病中決志洗禮。她一直堅強樂觀,參與聚會、喜慶和探病。她還記得,當年的「利舞台」是她和弟妹玩樂之地。她又說,自己曾就讀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各校。她常說:「要脫貧,就要讀書,增值自己!」
我企盼:
繼續努力、爭取喜樂渡天年!生活上,就算寡困也不只是‘獨善其身’,而是樂意關懷別人。
我亡妻有強項:她做到了從血緣、友緣、業緣,鄰里緣中間結交朋友,數十年如一日。最後她洗禮歸主,我也會跟隨她走過的路,跟隨主!

 


 

庾美芝
神為我們準備的,永遠是最好、最適合我們的。
因為工作關係,最近再接觸到耶穌「撒種的比喻」的故事。知道要寫得救見證這份「功課」,思前想後,試圖回憶神的種子,到底在甚麼時候靜悄悄地撒在我身上。
小時候,大概是3、4歲吧,姐姐們都入讀教會學校,手裏拿着一本綠色封面,內裏充滿詩歌的「崇拜手冊」。記得有一次,最小的姐姐問我信不信有耶穌,她告訴我信耶穌基督可以得永生、可以進天國,我二話不說便跟她說:「我信!」我想,神的種子就在那個時候落到我身上。
後來,我沒有像姐姐們一樣進入教會學校,而是入讀了一所沒有宗教背境的小學就讀。雖然如此,但是神的恩手並沒有因此而離開我這塊「貧瘠的土地」,反而為我安排最好的。完成小學階段,我沒有理所當然地入讀同一辦學團體的中學,而揀選了一所由中華基督教會所辦的中學。這未必是媽媽的心願,但我很快樂!
升上中學後,我在中一第一年參加學校的佈道會上,便決志信主了。神要讓我這種子發芽了。可惜,我這塊「瘦田」好像有點「虛不受補」,對於熱情的姊妹有點被壓得透不過氣來,對「教會」這個地方也產生了恐懼感。於是,我將信仰的事情放在心中,卻沒有再尋求其他的教會。
好不容易完成高考,當中真的要感謝家人無私的支持,更要感恩神為我安排的。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成績很好的學生,幾經波折總算完成高考。作為一個典型「80後」,當然不希望這麼快投身社會,總要想盡辨法多讀幾年書。由於成績不佳,在沒有選擇的選擇下,被教育學院取錄了,準備要當一位老師。那時確有點患得患失,覺得自己未能勝任,當教師也絕不是自己的理想。今天回看,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若果當初我能入讀其他院校,或選擇到社會工作,今天的我未必有機會回到神的身邊,作衪的兒女。
這一次,神為我安排了很多天使在我生命中出現。在教院上課的第一天便認識了一位好朋友,後來我們更一起住宿舍。到了今天我們仍時常見面,因為這位就是帶我到灣仔堂的好朋友。她讓我重新認識教會,使我有機會認識教會對作為基督徒的我是何等重要。此外,畢業後的第二年有機會到現在任職的教會學校工作,每朝浸淫在同事們悉心準備的早禱中去學習神的話語,又有機會參加各種事奉工作,喚醒了我作為一個基督徒的意志。更重要的,是我身邊有一眾很好的基督徒同事。除了在工作中互相支持,他們亦讓我更明白信靠神的重要。我開始看到神在我身上所作的工,我看到自己的改變,更看到一位信實、慈愛的神。
今天是我作為基督徒的一個新開始,神的愛已充滿了我。然而,我希望這個開始不單只屬於我,同時也屬於我未信主的家人和朋友,好讓我們一起讓神的愛所充滿着。

 


 

鄭玉華
差不多十年時間,情緒徘徊在谷底,沒什麼叫我提起興趣,不願與人相交,沒跟神接觸,總想藏起自己。對自己沒有信心、沒有方向,經常誠惶誠恐,沒有一刻釋懷。那些日子,心就像跌在冰寒的湖底,漆黑一片,無力掙扎,靜待死亡。
曾嘗試找社工輔導,報讀一些心理及成長課程來改善自己抑鬱的情況,都沒多大幫助。兩年前灣仔堂的一位姊妹邀請我參加聖誕佈道會,刹那來的一個契機,心想一個能創天造地的上帝定能幫助我,醫治我,那晚我決志信耶穌,我不要再活在漆黑死寂的生活裡。
我開始上教會、崇拜、聽道、看聖經、祈禱。我感受到祂的愛,在祂的愛裡,我找回自己的身份,我不再輕視自己,找回失落了十年的自我價值。在祂的愛裡,我不再終日誠惶誠恐,相反地感到內心滿有平安,開始坦然接受自己的不足。
我知道前面的路不易走,卻深信祂總會與我同行。

 


 

朱珮賢
I studied in Christian schools for 13 years but never really contemplated the meaning of the cross. Like many of my peers, I believed in self-reliance and tried to control my own life. Christianity didn’t sound very relevant to me and I didn’t feel the need of a Saviour. Life appeared to be smooth and I took everything for granted. However, as I moved on to university, I felt exhausted and altogether lost, chasing other people’s goals and meeting expectations on me.I recalled a night when I felt so depressed and hopeless about my life, I cried and in desperation, prayed to God. The Holy Spirit was in me and I felt overwhelming peace at heart. God reassured me that He loves me so much that He had already paid the costly ransom for my sins so that I can reconnect with Him. After this experience of genuinely feeling the presence of God, my life was forever changed.
“By this all men will know that you are my disciples, if you love one another.”
(John 13:35)
I joined fellowships at a nearby international church and also at my university. I was warmly welcomed by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exemplified a Christian way of life. The family of God is an authentic community where people learn to risk and love, where people stop pretending and start living. It is so different from the world I have always known. I love sharing and studying God’s words with them. I feel at home there.
“Before I shaped you in the womb, I knew all about you." (Jeremiah 1:5)
I found my true value in God – that I am not just a random accumulation of cells, hoping that if I just work hard enough, one day I could make something of my life. Rather, I am already born to be something great for the purpose of God. I am the dearly loved child of God. I am like a container actively shaped by God to become something beautiful and useful. My desire for true greatness in God’s eyes grows as I learn to take my focus away from the human audience I’ve always been so preoccupied with.
“But seek first the kingdom of God and his righteousness, and all these things will be added to you." (Matthew 6:33)
Very soon, I became very involved with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at my university and at times, I would feel overwhelmed and burnt out by my new multiple roles. But God is my strength, my shield and my ever-present help. The word of God comforted and refreshed me. I learnt the importance of putting God first in all matters and trusting in the providence of my all-powerful and all-knowing God. God is faithful and knows best what I need. When I put Him as my first priority, He blesses all aspects of my life.
Looking back, God has been gracious to me by sending me angels for the right thing, at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I thank everyone who has encouraged me in faith, supported me in prayer and walked with me through life’s ups and downs. God demonstrates His love for me and gives me the power to love through these beautiful friendships. I pray that while I continue to experience the abundant blessings God pours on me, I also become a blessing to people around me. Looking ahead, I know my future is secure in the Lord and I am standing on the solid rock.
“In all your ways acknowledge Him and He will make your paths straight.” (Proverb 3:6)

 


 

鄧以德
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在基督教學校讀書,自小身邊包圍着很多基督徒。這是很大的福氣。但我卻一直不敢相信這份福氣就是這麼白白的揀選了我,不敢相信救恩就是這麼容易得著。於是我一直沒有洗禮,因為我懷疑。過去三年在美國留學是一段讓我深深經歷神的時間,也讓我對神的信心堅定起來。曾經在我很懷疑很動搖的時候,我會選擇閱讀一些書籍、聽一些見證分享希望能堅固自己的信心,直到神提醒我不要再靠自己理性的分析,也不要只顧看別人生命的領受,要感受神在自己生命裡的工作。當我開始開放讓神介入自己的生命時,所經歷的改變,神刻骨銘心的教導,都是自己不能再否認的。耶穌曾經說過:「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神迫切的尋找祂的兒女,那份情懷我感受到了。神很體恤的在我反口懷疑時給我適合的人或事,讓我徹徹底底地放下那些令我動搖的困擾。這些難題只有祂才能幫我完全解决。所以將來或者還會有信心動搖的時侯,但今天決定洗禮是因為我知道神必定會繼續堅定我的信心,不離不棄的引導我前行,祂赦免了我的罪,賜予我新的生命,祂是信實、公義和慈愛的主。

 


 

林梅
Yeah! 我終於都可以歸主啦!
在基督教學校唸了七年的中學,曾經在週會裡決志過不記得多少次,上過栽培小組,也曾經接受同學邀參加團契,又得街上路人甲召我回教會聽道,可是以前一直總感覺自己沒有與神接通的那下“叮”一聲,於是漸漸地身邊呼召我回教會的人就越來越少了。直至2009年11月當陪審員的經歷令我感覺是神的安排,給我機會重新思索小時候的遭遇,使我有回教會的渴求。於是神再次給我機會為我安排,讓我在第二天的晚上碰到從前常常邀請我信主的同學。然後在2009年11月謝恩節崇拜的那天我便參加了灣仔堂的聚會。
上教會的兩年時間裡我追隨主的心雖然還是有強有弱,但神沒有放棄我,祂差遣我的好朋友引領我,讓我了解信仰是要實踐,只坐著想而不禱告不與神溝通,是不能使我更認識神。
今天,我決定要跟隨神,更要感謝祂,信主後讓我更認識了解自己,檢視自己的不足。感謝主時刻與我同在,絕望時保守我,低沉時帶領著我。往後的日子,求神繼續帶領我,賜我信心,讓我更能認識祂,走祂的道。感謝主!

 


 

崔碧君
我本人沒有甚麼宗教信仰,由於兒子結婚後,他一家成為基督徒,我受了他們的感染,跟隨去教會聽道、聽聖經和福音班,最後還參加了洗禮班。在這段日子裡,我上了很寶貴的課程,使我明白和有信心跟隨主,讓祂更新我的生命,把一切交托主。希望祂也賜家人平安和保守。奉主耶穌基督聖名求,阿們!最後,更多謝各位導師很耐心引導我們!

 


 

梁秀霞
關於耶穌基督,我並不抗拒,但是還未接受,返教會都是女兒不斷邀請我和先生回教會見識。起初,還很勉強,經過一段時間,覺得教會每一位朋友非常親切和友善待人,身在其中都感到溫馨、自然,不會有抗拒感,反而覺得跟長輩拜偶像的舉動很無知;因此,我要改變自己。女兒早已希望我接受主耶穌,而我先生亦早已信了主,而且經導師用輕鬆方法帶領我去了解耶穌對創造萬物的創舉,真令人佩服。所以,我決意信主和洗禮,希望耶穌也接受我的請求。

 


 

鄭木森
本人鄭木森,本來未認識耶穌基督的,後來我去牧恩中心學粵曲。大約一年前左右,得同學帶我去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聽主日崇拜,又上主日學,使我知道是天父賜給我們飲食,又饒恕我們的罪,拯救我們脫離兇惡,又為我們死。心裡就對天父信賴、尊敬和崇拜。所以我就決定洗禮,把耶穌永遠放在我的心坎裡了!
葉惠珍
從前我像一般人的信仰一樣是拜祖先,初一、十五燒衣、拜神,都是隨著丈夫的信仰而行。當兒女長大後,大女兒淑文,要在英國洗禮,我再三叮嚀她只要不是邪教才好。大女兒從英國回港後,去灣仔循道衛理教會崇拜,當時我們住在鳳凰閣,我對淑文說在我家對面就有一間教會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不用走得那麼遠。
女兒們邀請我返教會,但是當時我總是聽不入心,還在打瞌睡,也沒再去。過了很多年,在二零一一年因大兒子患了肺癌需要看護,一位愛主的護士就來照顧他,我被她的愛心所打動,後來大兒子安息主懷,在臨終前他也很希望我去教會。再加上傳道人的家訪,我終於決志信主,開始去教會崇拜、返牧恩中心的婦女天地、自己靈修等。在教友和大女兒淑文鼓勵下,參加了福音班和洗禮班,洗禮加入耶穌的家裡。

 


 

巫添
我信上帝、主要受我女兒黃秀珍的影響。我女兒信上帝和愛上帝,信得很深,信得很堅定,完全投入。

 


 

黃秀娟
我信主,主要受我姐姐黃秀珍的影響,因她被證實患上末期癌病,她一直都積極面對,完全沒有消極的表現。如果不和她一同生活的人,根本不知道她患病。就連我母親也不發覺,母親都是在她離世前幾個月才知道。我姐姐在她知道這個病後,立刻去安排一切,甚至後事也自己去安排好,並且吩咐我依照她的意願執行一切。
她這一股的力量,並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她這股力量帶給我啟示,一定是她所信的主,那位無所不能、無處不在的真神給她的力量,所以她才有那麼勇敢、堅強支持下去!!

 


 

陳泓謙
那些年,我沒有認真信靠主。
從小父母已帶我回來灣仔堂,上主日學和聽講道時也聽了很多關於聖經的教導和耶穌的事蹟,而且也是基督徒的祖母更是不斷提醒我有關神在生命中的重要性。於是到了2003年,我在KK小子營中決志信了主。然而,當過了決志一刻的衝動後,我那顆熾熱的心很快便冷卻下來。當時在我的心中,學業成績和玩樂等事情比起與神的關係重要得多,我只是每星期身處教會那兩三小時的時候才想起有神的存在,在一帆風順的生活中時常不能也不曾嘗試感受到神在我的生命中有何重要,因此我與神的關係都也十分疏離。
轉捩點就發生在讀中四那一年。當時莫名其妙的焦慮使我幾乎完全失去專注力,導致成績下滑,心情一直鬱悶下來,到了要尋求醫生協助的地步。一直自以為是的我猛然發覺了人實在太軟弱,軟弱得可以連自己的情緒也控制不了,我便終於想起了神,那個願意在患難中扶持人的神。很奇妙地,過了沒多久,「想起神,便禱告」這一句在不知哪一次講道聽過的說話,突然清晰地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我這一刻慚愧了,原來自己多年來根本沒有把神放在生命中的首位,就是自己遇到了問題也沒有主動求問神。從那時起,我學懂了凡事向神禱告,更開始了在教會外也讀聖經的習慣,慢慢重建與神的關係。我感受到神的帶領使我安然無懼,焦慮的癥狀也就慢慢減緩了。
神在我忘記了祂的日子裏還時刻看顧我,祂更藉著我得病的機會讓我重投祂的懷抱。我要向主說:「有你與我一起,我還懼怕甚麼,賜我勇氣去改變自己」《你的恩典夠用》歌詞 。感謝主!

 


 

譚葦晴
感謝神讓我在基督教家庭裡成長,讓我可以自小有教會生活,有一同成長、互相支持的弟兄姊妹,有陪伴我們成長的導師。去年因為學業成績非常差,自己以為計劃得不錯的前途都要有變動。當時情緒很低落,很難接受現實,很難接受自己。但在那段日子我卻能更深深體會到凡事都要依靠神,靠著靈修和禱告,神給我力量過每一天,也讓我學會把生命交給神,由祂安排。剛巧那時因為學業上的計劃的改變,可以有半年較空閒時間,就決定要參加一直因為在外國讀書而未能參加的洗禮班,接受堅信禮,向大家見證我接受耶穌基督為我的主,願意一生跟隨祂。

 


 

陳藹寧
感謝天父的帶領,讓我今天能受洗加入教會。或許因為我自小已上教會,有時候會忽略了天父給我豐厚的恩典;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生命是如何被祝福。在我最迷失的時候衪看顧我;在危難關頭拯救我;在我不安時賜我出人意外的平安。
2006年KK小子中,我不慎撞破了頭。當時我流血不止,朋友們都驚我流血不止已開始驚慌地尖叫,我還是一派冷靜地坐著等待「救援」,由受傷到縫針,我甚至一點也不覺得痛;護士還跟我說我十分幸運地沒有撞到眼睛,要不我可能失明了。現在回想才發覺,天父是如何保守了我!要是沒有從天父來的平安、天父親自的止痛、天父的手的保護,我的一生可能從此不一樣。
升中一是我人生的turning point;當時我的目標只是「某名牌中學」,瘋狂地爭取straight A,但天父卻引領了我進入現在的中學。現在將要畢業的我完全體會到天父讓我入讀這所學校的原因,在這所學校學到的東西、相遇的人、經歷的事,天父全都早已預備。我深信天父的安排是最好的;面對未來考大學、還有人生更久遠的事,我都要交托天父,在祂的帶領和恩典下走過。
廖涷恩
與很多「教會子弟」一樣,我從存在於媽媽肚子裡開始就已經在返教會。從小每年聽「人犯罪要悔改、耶穌釘十架拯救我們」等等,聽到麻木了。
小學時參加 KK小子訓練營是我信仰歷程的其中一個轉捩點。有一晚晚會導師邀請我們跟上帝立志,若我們願意跟從耶穌,就舉手示意,並上聖壇點起蠟燭。當時我感覺忐忑不安,第一次覺得原來信耶穌好像是一件很大「鑊」的事情。眼見身旁的朋友一個一個走上聖壇,心裡越發焦急,不斷問自己是否真的願意跟耶穌。最後抱著「雖然以前不太認真,但由現在開始立志、認真一點不就行了嗎」的心態立志了。
此後我比以前更認真的去思考這個信仰,亦開始了我信仰上的反叛期。我發覺我對神的信心根本經不起我對信仰的疑惑。但很奇妙的是我始終沒有離開這個信仰,神總讓我一次又一次的重拾信心。
記得會考時我不夠分數入原校,前一晚不斷祈禱,也預定了好幾間可行的學校,但最後因姑姐的消息,就衝進赤柱去了。回想起來我也覺得挻「博」的,若入不了那間學校,那時再由赤柱出去其他學校應該趕不及在她們收生前到達。而我想入讀的那一班原來只剩三個位,但我的分數排第四,當下真的抹了一把冷汗。最後排首兩名的同學沒有來報到,我才順利的入讀了這學校。起初轉校有一點不捨,但往後一年我認識多了一班同學,也經歷了一些我過去從未體驗過的活動,竟然慶幸著自己沒有考多兩分。
經過轉校等等的事情,體會更多,疑惑仍然存在,但並不是把我扯離這個信仰,而是令我對神有更深的認識。然而,我發覺自己對神好像少了一份熱情,缺了那團火去在自己生活的圈子中活出信仰。
今年暑假我以助導的身份再次參加KK小子營,而剛好我就要負責帶獻心晚會。這晚會令我想起當年我立志時候的情境。在我與KK小子們分享時,我想到一路以來的經歷令我由坐著聽著導師邀請、半推半就的立志,到現在,我竟然站在禮堂中邀請著他人跟從耶穌。感受著這個反差的刺激,我才驚覺原來我改變了這麼多。神在我生命中的帶領令我震驚,那時起我彷彿又被「撻著」了。
我所需要的神都加給我了。我又能為神在這世界做什麼呢?

 


 

蘇惠恩
自幼在基督教家庭成長的我從未否定過神存在這回事,只是到了年青的階段,開始不太清楚自己所信的是什麼,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相信神。以前我很羨慕那些由對信仰零認識,到決志信主受洗歸入基督的朋友,見證著他們努力地事奉,總覺得他們信主的經驗比自己特別、經歷神許多。我沒有這些經驗,別人問我何時信主我都不知如何回答。長大了才發覺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沒有從小認識主,可能我要經歷許多痛苦的事、受很多的傷。如果沒有從小認識主,可能我已被現今的價值觀吞噬。如果沒有從小認識主,可能我感受不到身邊滿有愛和祝福。在主愛的教導下,我懂得用感恩的心面對成功,也懂得用平靜的心接受失敗。回顧看,原來自己並沒有放棄神,每當陷入困境時又會重新禱告尋找神。甚至在嫲嫲過身時也能平靜、安穩的面對,因為主賜下平安予我和家人。
初中時經歷了迷惘、反叛,用不同理由作為未能返團契的原因,祟拜又未能集中精神。但神仍然沒有放棄我。幾年前父母已經追問我何時決定接受堅信禮,我卻一直以考公開試、大學生活很忙碌作藉口逃避面對自己信仰的問題。直至今年暑假,有位朋友跟我分享她信仰上的改變,釐清我對洗禮的誤解。同時也想效法她,用自己的生命影響別人。半年前的一次靈修中,在聖靈感動下就決定了接受堅信禮。感謝主賜給我一起面對信仰、生活挑戰的同伴,也有互相鼓勵、彼此提醒的團友們。願在未來的日子能繼續經歷神的帶領,與眾弟兄姊妹一起經歷神的祝福。

 


 

馮諾曦
生長於基督教家庭的我,從小就已經到灣仔堂這裡參加每星期的崇拜,小時候就已經在教會接受孩童寄洗。多年來父母都以神的話語教導我,無論是於香港還是英國都安排我在基督教的學校裡修學。在這樣美好的家庭中成長是自我出生以來神送給我最好的禮物!
我自小就很喜歡音樂,特別是唱歌。還記得有一天兒童崇拜的導師說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特別的地方可以為教會貢獻,為神的國度盡最大的努力。聽了這些話後我很渴望加入詩班的大家庭,我亦曾經問過我的父母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加入詩班,與爸爸、還有其他詩班員一起唱詩歌去歌頌主。父母說加入詩班時,必需是已經洗禮歸入主的弟兄姐妹們。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到十六歲的時候趕緊去洗禮,加入詩班為神的國度而歌唱!
成長的過程中我跟其他人一樣遇到了很多自身的軟弱和撒旦的誘惑,對學業失去熱情,變得懶惰,亦曾經變得很反叛,令父母擔心和失望。每一次的經歷都讓我深深的體會到神對我不離不棄的愛和恩典。可是經過這幾次的經歷,我還是沒有立刻決定接受堅信禮投入神的大家庭。這五年來其實每一次聽到身邊年紀相約的朋友洗禮我都會有心動的一剎那,可是每一次的心動背後我還是受自己找出來的藉口停止住。我很清楚每一次的藉口都表明了我還沒有準備好,而我並不想帶著這些想法來到神的面前。一年前我在英國的一個晚上跟自己做了個約定,要努力的趕絕這些藉口,然後來到神的面前告訴祂我要一生都跟隨祂。
決志跟隨主是我很小就已經有的決定,雖然這個決定在這些年來,並沒有叫我不會犯錯。堅信禮以後我還有很多的不足之處要好好讓主去改變,相信神會大大加力在我身上好讓我成為一個全新的人,成為一個更值得神去愛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