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使命廣場門徒匯 (MAD Agora)


Agora這字源自古希臘,指當時城邦的文化和商業中心,類似中國昔日的巿墟、也皓似今日的廣場,是一個人群聚集的地方。人喜歡到廣場,因為廣場給人偌大的空間感,讓人自由自在地隨意駐足,甚至可以自由發表己見,或推銷自己的產品。這樣一來,廣場便成為是匯聚不同貨品、展現著不同言說觀點的地方,使人呼吸到豐富和充滿活力的氣息。 「使命廣場」的概念正是源自以上提及的實體廣場,提供一個平台,讓弟兄姊妹把從神而來的感動和經歷分享出來。灣仔堂近年所奉行的「使命教會」路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信念,是聖靈會親自向每一位主的門徒說話,把不同的感動安放在他們個別心中。自幾年前開始,灣仔堂推動「使命小組(MAD,Make A Difference)」的成立,邀請有同一領受的肢體們結連一起,把異象踐行出來。 使命小組是要走入人群的,故不少灣仔堂現有的使命小組都是針對人當下的需要,以向他們提供適切的服事作為切入點,例如:傭入家中(關心來港任職家傭的印尼姐姐)、使命星光(幫助新來港學童的英語學習)等。另外不少是以興趣的活動來吸引我們的鄰舍的,包括:讚美操使命團契(健體操)、高瞻遠足(遠足)、黃金屋(閱讀)、大城小廚(烹飪)等。此外,還有擁抱其他異象的小組,如詩歌舞樹、M77、A0革命、福音探訪使命小組等,都是指向一群獨特群體,從建立關係開始,讓他們認識福音之路。 儘管這些小組有不同的切入點,它們卻都有幾樣共同的元素:學習(Study)、服事(Service)、分享(Sharing)、有時限(Span of Time)、救贖性(Salvation);還有一樣最重要的元素,把使命小組和一般的服務或傳福音活動分別出來的,就是小組的方向和動力皆是由聖靈引領和推動(Spirit-driveness)的。故此使命小組的故事基本上可說是「聖靈行傳」(《使徒行傳》的別稱)在我們身處世代的延續篇。 為了讓眾肢體可以一同窺見上帝在我們中間所播種的感動、所施行的作為,我們年中會舉辦幾次的使命廣場。3月30日週四晚將會有今年首次的「使命廣場門徒匯」,當晚還會有一些使命門徒分享他們在職場中、在生活間與神同工實踐使命的經歷。我們誠邀各位出席與弟兄姊妹同尋天國夢,透過彼此一同分享和禱告,也藉此互相激勵、彼此燃點,讓主大能的手在我們當中清晰地展現。 ...

在呼與吸之間


給三年後的阿柱: 平安!總希望你比我好! 從農曆新年至今,短短一個多月,已經有數位學生自尋短見。在你眼中,每位青少年都是上帝創造的傑作,是masterpiece,他們有著無限的潛能與可能,他們創意無窮、敏於學習,總是懷著赤子之心追尋夢想,是社會的未來,是社會的盼望。然而,他們的離開,卻帶著眼淚、唏噓和無奈,我不禁問道:為什麼?有什麼困難是解決不到? 從兒子的家長交流中發現,各間小學都有相當高的要求,要不給予大量的功課練習,以致小孩子未能早睡早起,休息充足,要不調高課程要求,跳級教學。各學校均在高壓力之中,排名高的學校維持高的學生學習量和課程深度,以保排名;排名較遜的學校,就不斷增加學生的學習量,期望在短時間內提升排名。學校的壓力轉移到學生身上,高學習量使學生生活全面變為有規範的課堂,在生活的每一個空間都是別人期望及別人定的規則,收緊學生自主與生活的空間。在學生的心目中,除了學習,還是學習,上課時間長,溫習時間也長。運動變成課堂,以往到樓下「街場」或空地打籃球,現在成為上籃球興趣班;以往在家中隨意填色畫畫,現在成為啟發創意的視覺藝術班;以往到博物館、美術館、音樂會欣賞展覽或表演來消磨時間,現在成為專題研習的功課;情緒差不是休息或玩耍,而是上情緒管理堂和學正面心理學;整天困在學校、補習社或課外活動中心,但不能每天到公園「放電」。 我寫信給你,因為ABC(你三位兒女)都已經升上小學,你會面對這樣的壓力,就是別人的氛圍,以及對他們的期望而帶來的壓力,升中更是難過的一關。但是,請你不要忘記「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平日你在工作中衝鋒陷陣,但是生命不是行軍打仗,你需要學習主耶穌的榜樣,就是為生活留有空間。昔日門徒請求耶穌不斷醫病趕鬼行神蹟,但主耶穌選擇安靜下來,聆聽自己,聆聽天父。或許你覺得這是浪費時間,正如你休息時總是拿著神學書籍,但是,在呼與吸之間的寂靜,人可以停下來,不再受效率的束縛,人可以真正的做人,回歸生命的美麗。所以,請你多點與小孩子玩耍,這玩耍不是參加某些課外活動,或者去外地旅遊追行程,而是沒有指示及規則,在安全空間內自由活動,是hea、是跑、是談天、是分享食物等。 再次提醒祢,祢要連繫更多弟兄姊妹,連成一個守望的禱告鏈,編成祈禱網絡,承載生命。願祢(我)如此祈禱: 「主啊,我仰望祢,祢是那位將會再次降臨人間的主,那時候,舊的世界將會過去,舊的價值觀、舊的觀念、舊的制度也將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祢的主權,祢將會重新完全掌管整個大地。 主呀,我仰望祢,當祢掌管大地,我們不再在悲哀、痛苦、逼迫。我們的青少年也從社會不合理的壓力中釋放出來,人不再是考試的工具,人不再是賺錢的生產元素,人可以找回自己的尊嚴和夢想,人可以經歷生命的完整。 主呀,求祢保護每位學生,求祢祝福家長及學校有智慧,也求祢改變社會,願祢在這些年間復興祢的作為。 主呀,我願祢來,願祢掌權!奉主名求,阿門。」(取自「Synergy 守護生命禱告運動」第十四日) 柱 2017年3月12日 ...

2016年灣仔堂「自然教會發展」評估結果


教會是一個生命的有機體,是由聖靈所建立,並由基督賦予了內在的、屬靈的生命,故只要給予適當的環境、恰當的養份,在她裡面的生命,便可以自然地成長。這是「自然教會發展」(Natural Church Development,簡稱NCD)背後的理念。   「自然教會發展」提出了八項健康教會具備的素質,是從世界各地教會發展經驗總結而得知的準則。這八項素質包括: 1.使人得力的領導,2.恩賜為本的事奉,3.充滿熱忱的靈性,4.有效功能的架構,5.激勵人心的敬拜,6.整全發展的小組,7.需要為本的佈道,8.相親相愛的關係。   在2005年,我們的教會曾做過一次NCD評估。但如同身體的健康情況,經過若干年日,舊的指數已不再能準確反映教會的現況。於是在2016年6月我們再做NCD評估。這次評估,我們在八項素質所得的平均值是55。(平均值50是中位數,65是健康和增長的狀態,35以下是危機狀態。因此,平均值55是反映出教會處於「維持現狀」的狀況(Maintain mode))。當中較強的是恩賜為本的事奉,而最弱的是「整全發展的小組」(50)及「相親相愛的關係」(47),而這些弱項,正是教會的限制所在。   縱觀這次評估,在弱項當中,發現最需要改善的,是我們對新來賓的敏銳度不夠,團契小組缺少動力及吸納新朋友的能力不及,而我們對領袖、門徒及事奉者的訓練也嫌不足。   另一方面,當我們檢視教會過去五年的情況,崇拜的出席人數有所下降。從2011-2016年透過成人洗禮、轉會而加入教會的約有150人。但這五年間,我們同時有近100位會友(多半為長者)已返天家,也有很多年長會友漸已不能再返教會。這是為什麼每年雖有若干人受洗或轉會加入灣仔堂,人數卻不見很大增長的因素之一。至於青少年人,我們當中赴海外升學的人數也不少。而信徒因工作或各方面的因素,不能每星期出席崇拜的情況也比前更普遍。   透過這次NCD評估,我們可以得知教會目前已走向停滯的狀態,必須重新喚起各小組、團契再一次檢視生命,發揮動力,並求主興起弟兄姊妹重視相交生活,栽培訓練其他初信者成為門徒,才能再次讓基督的身體有充沛的活力! ...

三個兒子的反思


有一個農夫,他和三個兒子居住在一個大島上,那裡有廣大的稻田。有一天,農夫對三個兒子說:「我兒啊!莊稼已經熟了。」 大兒子望一望稻田,打了個呵欠,說:「我們明天才去收割吧!反正稻田不會溜掉的。」二兒子望向稻田,看見它真的熟透了,於是去找他的同伴們,一邊喝著椰子酒,一邊議論各種收莊稼的方法,討論哪個方法才是最好。他們討論了好幾天,甚至諮詢稻田收割協會的專家。 三兒子望見稻田,馬上取出大鐮刀到田裡收割,可是工作了一整天,卻只是收割了一小部分莊稼,他因此悶悶不樂。翌日,他更早起來,又努力工作了一整天。可是他仍感到氣餒,因為他想到若不及時收割,很多莊稼將會白白失去,他想:「我已經盡了全力,還可以做甚麼呢?」 從這故事中看,有幾點值得思考: 大兒子:拖延政策,對於看見的事情,暫時不理,先顧自己,作了個人事情 為先,因為個人的事比其他的事更重要。在價值的取向上,是自我中心和個人主義的表表者。 二兒子:看見了熟透的莊稼,約了朋友們很認真和積極地討論,期望找出收割的方案。他們以共享方式,分享自己的資源與意見,並且找來專家,取得他人的意見,藉著互動來取得知識。可惜卻只是紙上談兵,到最後從未正式參與收取莊稼的事。 小兒子:迅速行動者,充滿憐憫,看見莊稼已熟透,不忍看見莊稼枯萎,積極回應,勤奮努力,期望有好的回報。可惜只是孤單作戰,單打獨鬥。對於廣大的禾場,無能為力,束手無策,感到無奈。你認為他還可以做甚麼呢? 這故事首要的是告訴我們──你看見禾場在那裡嗎?知道禾場的需要嗎?其次禾場的主人要我們作甚麼呢?最後面對這三位兒子回應,到底我們貌似那一位的回應? 故事的結束是這樣:當小兒子回到家,父親對他說:「我兒!要收的莊稼多,但收莊稼的工人少,單靠你自己根本沒法子收好莊稼,你必須請求莊稼的主人,打發更多工人幫助你。」 是的,我們不要以為只有自己獨自作神的工作,今天收莊稼再不是單打式的個人主義,而是人人有份參與的團隊的呼喚──求莊稼的主,打發更多工人收莊稼。請問我們有盡力回應這呼召嗎?世界上仍有數以億計的人不認識耶穌基督,許多人處於無助與迷失,耶穌看見他們,就憐憫他們。祂視他們如同莊稼要收進神的國,但要收的莊稼甚多,工人卻是很少,工人需求甚是迫切,祂鼓勵我們建立團隊,所以祂差遣十二門徒的團隊來建立生命。 從歷世歷代,神向多少人發出過這個呼召:「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這關鍵在於我渴慕成為收割的一員嗎?作這回答的人,又有多少實踐了向神的承諾?讓我們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祈求神差派更多的工人到禾場去收祂的莊稼,這些工人當然包括「我」在內。 倘若你想回應,可以聯絡差傳部。 今年差傳部的目標及方向: Study – 教導差傳觀念,讓弟兄姊妹認識各地的需要。 Support – 發掘願意委身事奉的弟兄姊妹並給予培訓;同時支持宣教士。 Serve – 舉辦短期宣教體驗,鼓勵弟兄姊妹參與服侍。 Share – 建立分享平台傳遞差傳信息,讓弟兄姊妹分享異象、彼此代禱。 Spirituality – 跟進有意委身宣教的弟兄姊妹之屬靈成長。 ...

初信栽培小組組員分享篇


以下是五位剛於去年十二月佈道會決志及慕道者,參加七課初信栽培小組課程後,在結業禮中所表達之由衷說話。其中一位雖未決志,但仍有饑渴慕義的心,在補課中,他完成課程。願上帝繼續恩領,使各人在真道上認識祂更多,從而作基督的好門徒:   參加這個初信栽培小組,對認識神有很大的幫助;對一個初次認識神的人來說,是一個好的開始,期望教會能夠舉辦更多查經活動。我現在有時出席讚美操及團契,進入教會後,我也介紹丈夫到來灣仔堂參加聖經共享團契,他真的在生命中有改變,以前較暴躁,現在較容易接納別人意見;我的兒子也參加兒童團契,對聖經所講的,他領悟較我多,他也在成長中,感謝神,榮耀歸與主。(鄧國英)   感謝上帝的安排,感謝朋友和教會弟兄姊妹的支持和幫忙,榮耀歸與主。上帝的話語出在栽培員的口中,如荒漠上的甘泉,解煩解憂,茅塞頓開。在栽培員帶領查經的互動答問中,讓我更明白和理解上帝的旨意和真理;用文字表達其意思是一種方法,但因時代背景的不同,要帶領者耐心地解釋新約作者和歷史背景,以及能客觀地傳達上帝的說話,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自己曾有藉口︰誤解聖經的內容,所以很久沒有和教友一起閱讀或自己看聖經。透過七課栽培小組的互動閱讀理解模式,是能使我透析上帝的真理和堅強我的信心…… 感謝上帝的安排和小組的帶領這迷途小羊。(許凌雲)   我上了七課初信栽培小組課程,深深體會到耶穌的事蹟,祂如何讓人明白自己的處境!從聖經中,我更看到一個一個的神蹟,使我明白到好多做人的道理!只要你心中相信有神,祂就會帶領你,去走真正的路!真是好多謝各位栽培員的幫助!謝谢!(蘇桂英)   經過今期初信栽培小組後,我增加了對耶穌的認識,並且慢慢地培養閱讀聖經的習慣;雖然有時看不明白聖經事蹟裏的道理,但是回到小組,一起查經,便明白這些道理並不是太難,只要細心查閱,加上幾位栽培員的解讀,使查經趣味增加,所以很想感謝這幾位栽培員。此外,我也從各參加者的提問中,反思了自己沒有想到的問題。希望大家,包括我在內,能儘快解決所有信心問題,歸信主耶穌基督,不是單單來上課,而是使自己主動尋見耶穌基督;在此也希望大家能在灣仔堂再見。(戴琮熹)   我是一個沒有宗教的人,經朋友來到灣仔堂,上了一堂聚會,內容不是講聖經,而是有關日常生活上遇到之問題,很有得著,因為這與我之前跟過醫院一位上司去的教會不同,那處聽了四小時,都是有關家人或朋友有了絕症,皆向耶穌禱告後,得到奇蹟;但這個聚會卻說明了向耶穌禱告,有求什麼幫助,並非都可以得到的,我感到踏實。我仍然有很多疑惑及問題,希望尋求結果,有時打開聖經,都是文言文的寫作,不懂及不理解。通過這栽培小組課程,雖然時間短,仍存在問題,但在栽培員的解釋,都得到初步的認識,仍需要多讀多理解;我覺得通過小組的學習,是一個有效及有幫助的方法去引導我是否信主,希望日後有這些小組,大家一同學習,引起大家興趣,又能互相討論,達致至得益。(吳國忠) ...

上帝的朋友


近日思想摩西一生的際遇和事奉,得出一個印象。我覺得他像是一個「偉大的失敗者」。四十歲時在埃及的挫折令他黯然離去。及後,他也不能領以色列人入迦南,連自己也因米利巴事件被摒於迦南門外,他一生多個願望似乎都不能按計畫完成。在一般人眼中,這是徹頭徹尾的失敗者。然而,沒有人不覺得摩西偉大,他內心的火推動他走向一個不確定的未來。這團火是耶和華在他生命燃點的,自此以後,無論什麼境況,經歷多少難關,他都堅持要走的方向。摩西的人生已經與耶和華上帝掛了鉤。他是上帝的朋友,面對面說話,肝膽相照。他是跟著上帝去冒險的人。   一個真正的領袖,他的道路會是很孤單的。如果要帶領群體走向不知的未來,走上未走過的路,開創新的局面,更要有敢於冒險的勇氣,以及心中不滅的遠象。摩西沒有機會在吉甲平原與以色列民共渡第一個在迦南地的逾越節,不能親眼見證耶利哥城的傾倒。但他離世的故事卻十分動人,耶和華帶他到山上,遠望迦南地,耶和華親自把他埋葬,沒有人知道他的墳墓在什麼地方。他是帶著不死的盼望和遠象與世長辭,他是上帝的朋友。他的人生已鑲嵌在上帝的永恆計畫裡。他令我們要再思: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失敗? ...


按時降雨  滋潤地土  長出五穀  結出果實  差傳奉獻  你我有份 「我必按時降雨給你們,使地長出農作物,田野的樹結出果實。」(利26:4) ...

新 春 親 子 崇 拜


...

「在線」的真門徒群體


耶穌吩咐門徒在世而不屬世(約17:11,15),要活出基督的樣式。我們相信神呼召人持守神的律法,成為道的載體。神將這些人放進異邦文化當中,藉著神子民的生活倫理認識全地至高的主。使徒行傳標記著耶穌的門徒由城鄉與教內傳講救恩轉向到異邦的公共空間宣講福音,於是社會與教會的互動隨即發生,同時福音的論述與教會群體的倫理生活的公共性遞增。隨著科技的發展,當大眾媒體由1840年代經過150年的泡沫式增長,新聞、書刊、小冊子、影音、廣播、網站,在不同時代下,都有信徒感召應用新媒體使基督教的傳播得以擴展。   雖然我們作為耶穌的教會,在本質上與初代教會無異,但實際的生活場景已經很不同,當代處境下的傳播模式已因人人在線與網絡平台誕生而轉變,只要手機在手,我們就可以在網絡平台見識眾議與及發表己見。我們正在使用這些科技,滿有便利的同時,有沒有帶著門徒入世而不屬世的儆醒心進入新媒體的生活形態之中呢?   神學家祈克果的描述至今還是適切的,他的意思是(以下是筆者粗疏港式粵語的翻譯)「…真理無人聽,大大聲的反而有人聽」、「大聲的人戰勝了真理」以及「吵鬧的贏了深沉的」(註1),而我們也能發現媒介是人的延伸。我們可以發現網絡世界充斥著許多的邪惡,除了色情、暴力的資訊容易搜尋,異端邪教的信息海量,發佈又快又廣,例如:摩門教,在YouTube上可以觀看他們經卷產生的耶穌傳,質素畫面顯示出那是花費甚巨的大製作、他們也開發了多個手機應用程式幫助教徒讀摩門經;又例如:(南韓的)好消息宣教會,甚至有瑪哈念網絡神學院,除了韓語,還有普通話、簡體字的網站、網站有整全的神學課程內容,內地網民中招機會相當高。又例如:耶和華見證人,網站與其華美的建築物一樣吸引人,他們投放大量資源製作全球各種語言的講壇信息,美國基地的講壇內容經他們官方翻譯可以在同一天全球同步發佈,又有不少其他教派相信其領受的天啟信息是真確的,以至該網站包羅所有基督教網站,便利眾人,令到在「快」文化底下的信徒不以為然。   在網絡平台佔了先機的是異端邪教,也反映了基督教如果要進入使用這工具,我們當如何預備好自己,媒介本是我們的延伸,我們是為誰所用呢?有一個傳聞藉得我們好好深思:谷騰堡(J.Gutenberg, c.1390-1468)研究發展歐洲第一架活字印刷機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這機器如果落在魔鬼手裏,將要為害無數的人!」谷騰堡摸起錘子,就預備把那雛型的印刷機砸掉。但聽到另外一個聲音說:「這機器可以為神使用,傳播福音,拯救許多靈魂!」他就感謝神,繼續工作下去。   另外,若然我們要成為主所使用的「在線」群體,最大的挑戰就是常常踐行基督真理,我們在網絡群組的一舉一動,也讓我們以基督徒的身份呈現人前。勿忘「在線」的信徒群體也是教會的延伸。當我們進入異文化宣教,我們是要進入他們的語言、文化,這也應用在新媒體。例如我們在網絡傳播,要抓住熱話點作為媒體宣教的起點,借助時政、經濟、體制、文化、歷史、思想、生活點滴等等立體又多層次的話題,從這些世人喜歡的關注與討論,帶到每個人內心的隱惡和福音的更新、上帝的公義與憐憫上,就是基督徒的信仰、價值、視角。   作為教會,無論在線或是離線,我們是否與人建立實在的關係,所謂的媒體宣教、福音的傳播本是道成肉身的宣教,生命影響生命的傳播,是言傳身教,重視傳播內容的品質,也重視傳播者自身的生命品格。麥克盧漢(Marshal McLuhan)曾這樣說:「對於耶穌基督,媒介和訊息之間是沒有距離或間隔:我們可以說,這是唯一的一種情況,媒介和信息是完全一致的。」無論往後的日子我們是否願意成為媒體宣教的群體一份子,我們同有一個呼召,就是活出福音的大能,讓聖靈在我們身上的塑造縮短我們與所傳講的訊息之間的距離,更像基督。無論我們以怎樣形式宣教,我們也終會見到神的大能榮耀,因為人們經歷福音的大能全是聖靈的工作,是祂叫人靠著耶穌,歸回父神。   註1:“…from now on those who are right will not be listened to, but those who speak louder”; “…the louder will prevail over the ...Read More...

你會跪拜嗎?


2014年7月22 日MEMRI YouTube影片中,現代的哈馬斯在展開護刃行動(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時,在互聯網上宣告:「不同意停火,直至他們向我們跪拜。」(科威特伊斯蘭教士Suwaidan)。 極端組織常以強權、武力令別人屈服下拜。在強權武力下,你會屈服跪拜嗎?這引起筆者思考。   在但以理書中的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是一群敬畏神的猶太人。但3:12 記載:「現在有幾個猶大人,就是王所派管理巴比倫省事務的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王啊,這些人不理你,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他們選擇了熊熊火爐,而不肯向尼布革尼撒王的金像下拜。這三位敬畏神的人,堅持「不怕王怒」「不肯跪拜」。   以斯帖記記載:「在朝門的一切臣僕都跪拜哈曼,因為王如此吩咐;惟獨末底改不跪不拜。」(斯3:2)末底改不願意向一個拜偶像的人跪拜,他對自己個人信仰執著,唯獨敬拜獨一神,讓人清晰地看到。   希伯來書也記載 :「摩西生下來,他的父母見他是個俊美的孩子,就因著信,把他藏了三個月,並不怕王命。摩西因著信,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來11:23-24)「因著信,不怕王命,不稱法老女兒之子。」這是對神的忠誠、效忠。   今天我們作基督徒,不時會面對信仰上的挑戰,當世人向政權、文化、經濟下拜時,我們會持守信仰價值不跪拜嗎?當世界走向「同性婚姻」、「群婚家庭」(意思:三人組成的家庭),不按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婚姻價值,乃是按個人選擇和喜好而生活。這些潛而默化的影響,正正拆毁著現代人的核心價值,不警醒、不反思,必然走向跪拜偶像的道路。   雖然世界有很多挑戰,但在現實中仍然有很多忠心信徒,不肯跪拜,不屈服在政權底下── 1)「1936年一位名叫阿古斯特・蘭特姆薩(August Landmesser)的德國人在一次大型公眾集會中沒有向希特拉行禮。他推翻當時席捲全國的反猶主義,付出了生命代價。他獨自站立……沒有跪拜。」   2)在伊拉克和敍利亞的基督徒為著信仰被斬首,因為他們不向伊斯蘭信仰跪拜。然而這些人的名字卻被主記念。在啓示錄20:4「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3)2016年至今印尼雅加達省長兼市長的鍾學萬,一位忠心虔敬的基督徒,為人正直,嚴格肅貪的政治領袖,為繼續競選雅加達省長,被極端伊斯蘭分子反對,被誣告指他褻瀆古蘭經而被起訴,法庭正討論他的案件。然而鍾萬學(Ahok)面對政權的壓迫,仍然堅持與他的副手競選省長,沒有屈服在政權的壓迫,以勇氣、信心和付代價的生命踐行公平、公義之路,這時代需要更多這樣的見證人。   今天我們作基督徒會跪拜嗎?我們會敢作抵擋的人嗎?我們必須小心慎重選擇我們的回應。要進入得勝,即使面對危險、困難的前景,甚至面對極大的苦楚,受到生命的考驗,我們會屈服這世界的空中掌權者嗎?在撒旦試探耶穌時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太4:9)如何抉擇仍視乎我們的信心,但耶穌回應說:「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祂。』」(申10:20,;太4: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