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與佛系青年談「戀愛」


(以下對話請想象為廣東話口語) 時間:週六崇拜前              地點:金鳳茶餐廳 一位佛系青年姊妹正在享受出爐蛋撻;柱哥又正打算在內躲懶,卻遇上了她。   柱哥:阿美(絕對是虛構的),祝你節日快樂! 青年:柱哥,不要取笑我啦!明天是光棍節,我又是A0。看見他們出雙入對,心中酸溜溜的。我都是上上淘寶,起碼它會歡迎我:「亲,请登录」。 柱哥:不會吧?你大學畢業,有一份穩定的職業,而且相貌端好、年輕貌 美、溫文爾雅,肯定不乏追求者! 青年:我都想!坦白說,我有用交友程式。之前我用Tinder,它是去年蘋果App Store用戶數量排行榜首15位,全球用戶超過5000萬人。我用了一會兒,不少男生向我招手,但是我發覺它是「外貌協會」,Your face is your fate!我怕他們的「約會」其實是「約X」,所以我刪除了。現在我正開始使用Coffee Meet Bagel(CMB),賣點是門檻高,用戶需要填寫詳盡的個人資料,如學歷、校名、職業、自我介紹等,我可以選擇不同Package,希望命中率高些。不過,雖然我很想談戀愛,但是我不會使用陌陌或百合網等國內程式,怕找到「極品」。 柱哥:聖經肯定婚姻的重要性。創世記指出「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二14),這是創造的秩序。使徒保羅更用婚姻來描述基督與教會的關係(弗五32),是愛、尊重、委身! 婚姻是一份呼召,呼召人進入一段終身委身的關係,雙方需要彼此接納,一同跟隨上帝,學習彼此依靠,成為靈裡的伙伴,而且學習為對方、為上帝犧牲自己,將對方和上帝放在生命的中心,有如基督愛教會一般。而談戀愛,就是尋索、辨別和蘊釀與對方委身的關係。 青年:我都很想擁有這種美滿的婚姻,但是我多年來仍是單身,難道我真的有獨身的恩賜? 柱哥:我相信獨身恩賜是最不受歡迎的恩賜吧!(哈哈哈!)上帝創造我們,使我們成為「關係中的存有」。首先,我們被造是為與上帝建立互愛和親密的關係,第二,我們受造是在人群中建立關係。上帝賜我們家庭、朋友、社會等關係,呼喚我們聆聽、欣賞、寬恕、鼓勵、造就對方,使我們「變成主的形狀」(林後3:18)。婚姻關係只是眾多關係中的一部分,單身的狀態無損一個人的尊嚴和價值,以及上帝對我們每一個人的召命。 青年:雖然有時我會感到孤獨,但是當我與弟兄姊妹一同敬拜、祈禱和讀聖經,我感到滿足和被愛,因為我們都是「上帝家裡的人」(弗二19)。 柱哥:孤單並不代表孤獨。孤單(singleness)只是一個人的狀態,不代表情緒低落,就如耶穌常常獨自祈禱,但與門徒們有親密的友誼,絕不孤獨(loneliness)。當我們在孤獨中,可以學習更親近上帝,將生命的焦點從自己身上,轉移至別人身上,思考如何祝福別人。換句說話,一個人需要學習面對孤單和孤獨,才有足夠成熟的生命進入戀愛關係。 青年:柱哥,你說我應不應該繼續使用交友程式? 柱哥:其實無論你用什麼方式,都需要「帶眼識人」。這不是負面的意思,而是需要謹慎。既然談戀愛是預備婚姻,我有一些建議:(1)以上帝的國和義為首;(2)為自己的伴侶(已有或未有)祈禱;(3)主動與別人建立友誼,並真誠地相處,發展屬靈的友誼;(4)學習孤單;(5)培養自己的品格(何二19-20);(6)與屬靈前輩分享經驗。 青年:明白。不過,話說回來,你有沒有好弟兄可以介紹給我? 柱哥:……崇拜開始了,下次再談吧!   備註:「佛系」一詞表達一種有目的地放下、看破紅塵、不理世俗之事,隨我而行的生活態度,後來引申「佛系青年」,指一群傾向不婚、不生、不買房、不買車的青年。這詞與宗教沒有任何關係。 ...

一個靈修體會


當我被神驅動要去努力工作時,有時會發現自己的工作像其他行業從業員: 有時像活動策劃師,要統籌並執行目標性的活動; 有時像人力資源主管,留意協調人員增減的處理; 有時像廚師,煮出美味招呼顧客; 有時像記者,要將群體中的消息真實報道; 有時像農夫,要耕墾屬靈土地,使整個群體結出果子; 有時像老師,要循循善誘,孕育行在正路上的智慧; 有時像父母,在世代交替中傳承的無私付出; 有時像警察,傳遞多少個警訊故事使市民更精明; 有時像監督,監察著整個制度是否既公義又良善; 有時像輔導員,聆聽別人生命的呼喊; 有時像護士,提醒別人在治療時當接受醫生的處方; 有時像保險員,選擇甚麼才是對家庭的存活有保障; 有時像公關,隨時要得體地回應教會外的提問; 有時像零售商,把好的產品推出市場; 有時像企業風險管理師,制定系統性的風險管理方案,讓組織穩健;…… 我又發現全時間事奉的我選上了一個大眾不會羨慕的職場,但卻跟一切在職場的人無異。無論你以那一個方向在地上完成作為基督徒的使命,是專職傳道人、帶職事奉者或宣教士,我們都是24小時屬神的人。 在日常生活,用工作去愛神,卻不能忽略來到神的面前,我都需要分別一些時間出來,帶著好多想法的自己回到神的面前,看看我自己是誰,是一個怎樣的門徒,與神是怎樣的關係,問一問自己,祂仍是我所愛的嗎? 我習慣運用「意識省察」這屬於依納爵傳統的靈修方法去檢視自己的靈命。我在主的面前,一些生活片段和上述的想法浮現,我發現作為傳道人只不過是人,工作多努力都不能隱藏我還是不敬虔的人,是蠢人。我見到自己有軟弱(人性的軟弱)、會迷失(被蒙蔽、被誤導)、會犯錯(自知而不自知地犯的錯)、會被騙(甘心被騙與不甘心的被騙)、我愛主的投入程度與屬天的智慧多麼不足等等。 那一刻神用祂的愛澆灌我的軟弱當中。我想起我們不過是在敵擋神的時刻,作為神的「仇敵」時,被饒恕、被救贖、被覺醒⋯⋯從患難多多的人生中得著盼望。我們得著應許靠著祂的恩典,在祂(那掌管萬有的能力和莫大的慈愛)同在中,得以漸漸被塑造出與祂一致的屬性,使我們生命內內外外都顯出我們是神的兒女,別人見到我們盛載著祂,才稱我們是主耶穌的門徒。 那一刻,我重尋自己在神眼中的所是(Being)。祂的視野取代了我看自己所做的事(Doing)和從這事而來的自我認知。這是多麼的釋放和得著安慰。昨日,「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在特定的時刻為不敬虔之人死。(羅5:6,和合本修訂版)」今天,我們的生命還在被神轉化的過程中時,我們體會到自己不敬虔、軟弱與犯錯,但祂對我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 靈修是生命的相交,將你所發現的告訴神,也願意聆聽祂的回應。 靈修是靜待神的亮光臨到,讓祂的眼光取代你的眼光的過程。 靈修是在聖靈帶領下一個自我重尋的旅程,會經歷神的救贖、醫治和給予能力的時刻。 願大家在靈修當中與主相遇! ...

你們要靠主喜樂


在充滿憂患的世代,要從那裏找到喜樂?一般人認為快樂有四個要素:健康、財富、好的人際關係和工作的成就。所以,大家都拼命在這些東西上追求滿足。但現實如何?年紀漸長,同儕一個一個因病離世;股市大上大落,投資不保;退休日久,昔日相識知交都淡出生活圈子;要說成就,只是過眼雲煙吧!當然,總有人主張:這是現實,人生就是這樣過。不過,他們活得快樂嗎?要認識喜樂,不可以單憑外在因素。筆者剛放假參加旅行團,有些團友時時埋怨入住的酒店太髒,飲食不合胃口,導遊對行程的安排不大妥當,似乎沒有稱心如意的事,顯而易見的,他們是極不快樂,旅行也不能掩蓋他們內心的不快樂,他們自己是不快樂的根源。 那麼真正的喜樂從那裏來?保羅說:「你們要靠主喜樂。」(腓3:1)真正的喜樂乃是從神那裏來的。只要,「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詩45:7) 在神面前行事方正。憑著信,「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羅15:13)也不輕忽祂的同在,如大衛的見證說:「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詩16:8-9) 這樣看來,靠主而得的喜樂是心中之樂,伴隨著不僅是感受,而是一種心境。當事人親身體驗的一種狀態,感悟神的同在,充滿信心的盼望,油然而生是在主裏的喜樂,是一種超越環境的喜樂,甚至是一種超越情緒的喜樂。其實,在原文裏「靠主喜樂」正是指「在主裏喜樂」,但要切記「在主裏」行事的中心就不再是自己這個老我,一個人愈親近主,便愈遠離自我中心,就愈少個人的執著,也就愈有喜樂! 今天,敬老主日。祝願各位長者愈老愈喜樂,愈老愈可愛,能成為年青一代信心的榜樣。 ...

被世界忘記的臉龐


在西非最後一個廢除奴隷制的國家──毛里塔尼亞,埋藏了一段令人心寒的故事。一位年紀小小的奴隸史琪拉,因母親是奴隸,她生下也成了奴隸。天還沒有亮就必須起床,一直忙碌到深夜,睡覺時還要被主人綁住,像畜牲一樣被對待。到了深夜人靜時,那些男人就來侵犯她,她根本無法反抗。史琪拉一次一次被強暴,她第一個兒子的父親是主人;第二個兒子的父親是主人的兒子;第三個生的是個女兒,她發誓不要讓女兒重覆自己悲慘的遭遇,但她能做什麼呢?她被活在現代奴隸的悲慘世界裡,現時全世界還有近3,000萬奴隸,他們都是被世界忘記的一群臉龐。 為何不人道的奴隷制到今天仍然延續?其中一個原因是「奴隸」與「主人」的觀念已根深蒂固埋在毛里塔尼亞的文化裡,人們視這樣的關係是正常的。正常化就是一種習慣,日子久了而被認同的傳統文化,不覺得蓄奴有問題。在他們來說,奴隸就像自己的孩子,必須要嚴密控制與照顧。他們以傳統為由,認為這套制度已經存在那麼久,證明這是自然秩序的一環。 不只主人這樣想,大部分奴隸也不想獲得自由。因為奴隸要高度依賴他們的主人,以換取微薄的食物和簡陋的住房。即使他們逃跑了,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不想獲得自由,是造成一個人的心理退化,使人無法在這制度以外生活。奴隸制的生活就是這樣延續,要他們逃離,除非主人和奴隸都認同這制度是錯誤的,否則奴隸制就永遠不會消失。 舊約摩西時代,以色列人也是活在奴隸制度下,他們面對逼迫、受著痛苦,似乎看不見上帝。若非上帝主動察看,顧念與祖先亞伯拉罕所立的約,主動介入,興起拯救者,打發摩西來拯救以色列民,脫離為奴之地,獲得自由,免受奴隸制的枷鎖。 ...Read More...

我們的福音有沒有打了折扣?


為什麼要信耶穌?「信耶穌罪得赦免,得享平安和永生。」,這個我們熟知的答案當然沒有錯,但這是否完備? 我們容易把罪單單看為個人和道德的缺失,把平安理解為個人的穩妥,甚至把耶穌僅僅約化為個人的救主。但若我們翻開福音書,便會發覺,以上的答案遺漏了一樣東西──主耶穌宣講和致力實踐的神國憧憬──「願父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根據新約學者凱斯(Richard B.Hayes),新約聖經所講的故事,可表達為「以色列的神、世界的創造主,透過耶穌的受洗與復活,以行動拯救失喪的世界。……」。凱斯提出了一個比因信稱義、生命更新、團契相愛、最後安息主懷更宏大的願景,就是基督的子民被主差遣,在地上作祂的工作。 「神已創造出一群見證這則好消息的人,就是教會。教會……藉聖靈所賜的能力,蒙召重複耶穌基督愛心的順服和舉動,而成為代表神拯救世界心意的一個記號。」。 因此,好消息不單指個人得著平安,救贖也不單是個人的稱義,更是萬物更新的歷程。因此我們基督子民在世界和社會中,別忘記地上的公義也是主期望祂子民關注的。這包括要留意社會秩序的種種扭曲,反思為何出現這些扭曲,我們在這些扭曲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並受到了什麼影響。並且在可能範圍下作出自己能力所及的行動。也許,我們心底會問:關心與一點點的行動會有用處麼? 的確,與友人關注討論、參與聯署、發表文章、遊行等社會行動,一般來說,影響力十分有限,更遑論為社會帶來什麼改變。但對神的子民來說,這些都是上帝的吩咐,都可以為上帝所用,使祂的公義與憐憫得被彰顯。上帝有「給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使強橫的人不再威嚇他們」的心腸(詩十18),因此我們要留心社會上欺詐、不義的做法,把已植根在經濟和政治體系當中的罪惡權勢揭露出來。「你要為不能自辯的人發聲,要為受壓迫的人伸張正義。」(箴卅一8,新普及譯本)我們要為受屈的人發聲,讓他們知道有人願意與他們在暗角中同行,讓上帝的公義和安慰臨到他們。此外,我們要為一切在位掌權的為懇求禱告,因為這是上帝悅納祂子民所作的,因為上帝願意人不單為自己、也為他身處的社群求平安。(參提前二1-2) ...Read More...

聖依納爵靈修傳統之聖言誦讀


聖依納爵(Ignatius of Loyola, 1491-1556)是耶穌會的創始人,生於西班牙的一個貴族家庭,青年時嚮往追求功名利祿及虛榮的世界。1517年開始他騎士、軍官和鬥士的生涯,但在西法戰事中,身負重傷。在療養期間,他有機會看到《聖人列傳》及《基督生平》這兩本書,深受感動,終於也改寫了他餘下的人生。傷癒之後,就在Manresa有一年的時間實踐刻苦、祈禱和默想的操練,他深深體會上主的大愛,藉著默想福音書中的耶穌基督,他感受基督的召喚,將這一切心靈的體驗記錄下來,這也成為今日仍深刻影響著教會靈性生活的《神操》(Spiritual Exercise)之初稿。《神操》是一個靈修之旅,導向我們的信仰生活,它的目的是要幫助操練的人,勝過自己和重整生命,不再受任何事物過度的纏繞,影響自己的決定。 以下要介紹的是聖依納爵運用聖經祈禱之「聖言誦讀」,它可以說是最古老的閱讀聖經方法,其重點在「聽」而非「讀」,因為在古時的隱修院裏,是由一人大聲朗讀經文,其餘的人靜心聆聽,當心靈被聽到的一字或一句觸動時,便離開,自己去祈禱。 步驟: 預備:5-10分鐘 找一個安靜及可舒適坐下的地方(安坐); 可以用一分鐘深呼吸,幫助自己放緩下來。 閱讀/朗讀:10分鐘 選取一小段經文慢慢地、尊敬地輕聲或朗讀幾次,讓經文變得熟稔,並在你心內產生迴響,誦讀時請保持開放和專注,留意那觸動你,安慰你,使你焦慮不安或使你與上主聯繫起來的字句。 默想:10分鐘 在閱讀時,那些觸動你內心的字/片語/句子,你便停留在其中默想,體味其中的意思,並讓它引發你的情感。默想就是用心聆聽,整個人投入去體驗。最後,再用幾分鐘寫下你在默想時與這些文本的互動(你的經驗、意識等)。 禱告:5分鐘 以讚美、感恩、悔改和提問等,向上主訴說你的默想和對祂的回應。 默觀:5分鐘 ...

從颱風山竹看聖經中的生態倫理


提起山竹,香港人猶有餘悸。 颱風山竹是近年罕見的超強颱風。颱風襲港期間,香港市面風力和1962年超強颱風溫黛和1979年超強颱風荷貝相約,但是山竹為香港帶來史上最嚴重的風暴潮。風災災情嚴重,香港錄得至少15000宗塌樹,部分地區停水停電、嚴重水浸和交通癱瘓,是有史以來對香港影響最大的颱風之一。 有學者發現,在山竹吹襲的同時,整個北半球一共有9個熱帶氣旋或潛在氣旋,且完美地連成一線,形成世界奇觀。在太平洋中間則是颶風「奧莉薇」(Olivia),熱帶風暴「保羅」(Paul)緊接其後,位於東太平洋上;跨過中美洲之後,位在佛州下方的熱低壓「95L」,後面就是三級颶風「佛羅倫斯」,其後方還有兩個颶風「艾薩克」(Isaac)及「海蓮」(Helene);而在西太平洋東南亞附近,就有颱風「山竹」(Mangkhut)、熱帶風暴「百里嘉」(27W)和「譚美」(91W)。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大氣科學研究員克洛茨巴赫(Phil Klotzbach)認為,同時在大西洋和太平洋出現活躍風暴很不尋常。他指出,海水變暖會造成更強勁和更有破壞力的颱風,亦可能與全球暖化有關。 不少基督徒認定信仰提供了保護環境的理由,這是合宜的。雖然聖經並沒有直接提及環保、生態等議題(因為當時沒有此問題),但是聖經描述了上帝-人類-大地之間的互動關係,幫助我們勾畫出生態倫理。 美好的受造界反映美善的上帝。自然秩序在基礎和源頭上都是美好的,是上帝的傑作,故此,美好的大地見證著創造它的上帝(羅一20),和反映著他的性情。正如「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箴十四31),破壞或踐踏大地的,是玷污其所反映的造物主。 受造界的美好,亦包括它與上帝的心意密不可分。上帝看大地是美好的(創一21),其中一原因是它按著所計劃、所設計的目的,滿富生機地運轉著,而這運轉包括大自然中的「生老病死」,時間和變化蘊藏於上帝的創造秩序之中。故此,正如James Nash所言,不論是生態演化週程中同時蘊含的掠食和豐腴,不論是美與醜不可分的交織,還是洪水地震所同時帶來的毀滅與建造,或是生態體系中帶有秩序的混亂,甚至帶著創造的機會、大體上能預測結果的「有目的性的隨機」(purposive randomness),都被上帝看為美好,因為當中蘊含著上帝奧祕的旨意。 正如保羅所言,人類和大自然都等候著上帝的心意,離開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羅八19-21)。大自然與我們相同,存在是為了頌讚和榮耀造物主上帝;大自然與我們的首先目的,是將榮耀歸給上帝,並引以為樂,以上帝為樂。詩人觀看「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詩十九1)在先知以西結的異象,四活物(代表一切受造之物)與上帝的榮耀同時出現,受造物在上帝榮耀的計劃之中。身為整個受造界的一員,人類的存在不僅是要求自己頌讚和榮耀上帝,更要促進整個受造界一同頌讚與榮耀。我們若愛一個人,理當關心屬乎這人的事件;愛上帝,亦意味看重上帝所看重的。故此,任何促成、共謀或容忍虐待、污染、毀滅自然秩序的行為,都踐踏了上帝在受造界中反映的美好,貶低上帝所看重的,封殺對上帝的頌讚,減損上帝的榮耀。 上帝賦予人類管理大自然的責任(創一26)。「管理」(רָדָה radah)一字是指統治(王上四24)。上帝將自己統理整個受造界的權威,委任交付人類。在古代,君王或皇帝(包括現今的獨裁者)經常在領土上設立自己的像,以表其對這塊土地和人民的主權。這像代表著君王的權威,而上帝也在大地設立人類作為自己的像,代表那最終屬於這大地的造物主和擁有者的權威。詩篇第一四五篇論及上帝如何治理大地:威嚴的尊榮、奇妙的作為、可畏之事的能力、大德、公義、恩惠、憐憫、不輕易發怒、慈愛、善待萬民、以慈悲覆庇等。年輕的羅波安登位時,曾與老臣和謀士商討治國之道,他們說:「現在王若服侍這民如僕人……他們就永遠做王的僕人。」(王上十二7)互相服事才是王道,百姓有義務服務和順從君王,但王權的首先責任是服事他們,關心他們的需要,提供保護和公平公義,避免欺壓、暴力、剝削,君王為百姓的利益而存在。聖經更將君王描述為「牧者」,羊群必須追隨牧者,但牧者的首要責任是照顧羊群,而非剝削或虐待。「牧者」一字重點在於責任,多於權力,故此先知以西結嚴斥以色列過去的君王是剝削羊群的惡牧者,心無憐憫,喪盡良知(結三十四);相反耶穌是好牧人,為羊捨命(約十11)。詩篇第七十二篇祈求上帝賜君王公平公義,公平公義就是「為民中的困苦人申冤,拯救窮乏之輩,壓碎那欺壓人的」。公平公義不是盲目的不偏私,公平(equality)並不一定等於公正(equity),而是插手將事情扭正,蒙冤者得以昭雪,被欺壓者得以釋放,無助者得以伸冤。「你當為啞巴(或釋為「不能自辯者」)開口」(箴三十一8),人類作為上帝君王的代表,自然有責任為無聲的大自然發聲,為不能自辯的各類物種、棲息地、大地發聲伸冤。 「我必因耶路撒冷歡喜,因我的百姓快樂,其中必不再聽見哭泣的聲音和哀號的聲音。其中必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因為百歲死的仍算孩童,有百歲死的罪人算被咒詛。他們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種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做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賽六十五19-25)甚願萬民與萬民、人類與大自然得贖的日子早日來到! ...

向親友傳一個「度身訂造的福音」


不少弟兄姊妹初信時,都很熱心向周邊旳親友分享福音,但往往對方一個冷淡的反應,把弟兄姊妹對傳福音的熱情澆個冷水,甚至從此被急凍冷藏。一個傳福音者要緊記的關鍵是,我們不要忘記傳福音是一個溝通過程,故我們要留意傳福音的溝通藝術。因此,與溝通一樣,分享福音的成長道路,可分為三個層次:   (1) 由自我出發:最基本的傳福音進路,是把自己從上帝那裡領受而來的經歷述說出來。由於是個人經歷,不容否定。   (2) 以信息為中心:此進路講述福音的藍圖:神創造人、人違背神、主的救恩、人的決志。故事的主角不是傳福音者本人,而是那位愛世人的耶穌基督。這進路對聽者來說,比個人經歷更切身。   (3) 以他人為中心:以上進路有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給人「講耶穌」的印象,口若懸河、長篇大論,只重視自己的話有沒有說完,卻從沒有關心別人的心聲。因此,這進路主張我們不單單著重講些什麼,而且同樣重要的是,傳講者怎樣與對方溝通,包括以下4點:一、謙卑的聆聽;二、雙向的對話和回應;三、敏銳的觸覺;四、自然不生硬,因傳講者已把福音融入自己生命之中。   「以他人為中心」的傳福音進路提醒我們:要帶領親友信主,我們要為對方傳遞一個「度身訂造的福音」。福音的主角不變,就是主基督;但福音對不同的人吸引之處都不同,可能是永生、愛、赦罪等。當傳福音的人在聖靈的引領下,發現福音對聽福音的人最大意義的地方,我們所傳的便更有機會為聖靈所用,引領對方到主的面前。   既然聆聽了解對象的渴望和需要是這樣重要,分享生命課題的對話便十分寶貴。灣仔堂十月底至十二月初,會舉辦一個為期六堂的全新福音餐會系列「生命多麼好」,可說是其中一個令以上發生的場景。與以往的「啟福」課程一樣,餐會都有晚膳、詩歌和小組討論的時間。不同的是我們今次採用了短宣中心製作、余德淳先生主講的影音資料,探討生命的不同課題,包括成敗、親情、溝通秘訣、盼望等,並由這些切入點引入福音。我們鼓勵弟兄姊妹邀約親友參加,除了是從課堂講論中明白福音對生命的意義,並且可以在小組分享討論的時段,更深入的了解對方對生命的看法,從而日後靠主更懂得讓福音的珍貴打進對方的心靈裡,引領他們到主面前。   但願弟兄姊妹都能向你的親友傳遞一個「度身訂造的福音」! ...

使命行蹤:護聯網使命小組分享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於2011年已開始成立護士小組,2012年成為「護士行業使命小組」並於2013年取名「護聯網」使命小組,其使命是幫助提升灣仔堂弟兄姊妹對健康的關注,以及凝聚從事健康工作的弟兄姊妹,交通分享,彼此支援在工作及靈性上的需要。多年來,護士人手十分短缺,職場壓力又持續增加,所以小組一同研讀「我們的安慰從何而來?」這本書,成為大家心靈上的幫助。之後又研讀「聖靈的名字」,學習認識及依靠聖靈,在職場及信仰生活上見證主。此外,小組又探討護理行業的專業價值;幫助明白行業的環境和轉變,提供網絡和資料,強化組員在行業內服侍的能量和心志,激發個人成長。 到了今年,經過多番探討、禱告及等候,感謝神,終於有具體服侍弟兄姊妹的機會和行動。我們將於九月與大家分享成立灣仔堂醫護及専職醫療人員團契,簡稱「DNA團契」的願景,期望醫生、護士及治療師、藥劑師等専職醫療的肢體,能彼此結連、守望、建立,以致更能榮神益人。另外,亦與金齡牧養事工的關懷照顧者小組於10月合辦座談會:離愁別緒怎樣「過」?支援弟兄姊妹如何面對哀傷的情緒。 「護聯網」使命小組轉眼間已成立了七年多,尋尋覓覓,終於算是完成了當初成立的使命,回顧整個過程有起有跌,有得有失,當中肯定的是蒙神的帶領及恩典,絕非任何個人的刻意策劃可以做到的。2017-2018年度的核心組員:張惠明姊妹、莊佩儀姊妹、陳淑娟姊妹、陸亮弟兄及李鳳儀姊妹,另外又有蘇沁潔姊妹在一些策劃的事情上給予意見。較前期的主要工作成員還有石惠如姊妹、鄧幗寶姊妹及歐陽平姊妹。 「護聯網」使命小組將會解散,但使命的心志仍在於展開新的一頁,就是與其他醫療專職的肢體結連,成立團契,一同仰望上主的引領及使用。 我們要感謝袁海柏執事在小組成立初期的指導,感謝麥漢勳牧師一直的啟發及支持,更感謝讚美上主的恩典、帶領及賜福,願榮耀歸給上主。 我們將於9月30日下午舉辦成立「DNA團契」的異象分享會,希望你到時出席,一同探索下一個里程。   註:DNA 代表Doctor 醫生、Nurse護士、Allied Health 專職醫療。 ...

「求個好死」


九十年代初在中國神學研究院讀書的時候,校園仍未重建。當時學校有個小飯堂,每日中午,學生跟老師常有機會圍繞圓桌一同吃午飯。 有一趟,我坐在經常教授差傳課程的羅曼華老師旁邊,席上還有一些其他師長。羅老師卻沒有像平日般談差傳事奉,反而頗有感觸地說:「我近來開始感受到,要為自己的人生『求個好死』」。 當時我看了她一下,大概我的眼神讓她感受到我的迷惘和懵懂。所以她轉過身來,向著我和席上其他人說,「大概你太年輕,不會明白的了!」我當時無語,也沒有在意她這評語。因為「求個好死」這意念,對我來說實在很新鮮。 今年五月,羅曼華老師在與癌症共舞若干年後終於辭世,回到她一生忠心事奉的主的懷中。因要負責教會的聚會,我沒機會出席她的追思禮拜。但我沒有忘懷當年在飯桌上跟老師那一幕簡短而極富啟發性的對話。 「求個好死」這意念對我如此深刻,是因為自小我從父母親聽過許多人在戰亂中「不得善終」的故事。母親也因此有了很強的因果觀念,不敢做任何有違天理的事,免得跟她曾見過的人一樣……。但基督徒要為自己「求個好死」,我是從羅曼華老師口中第一次聽到。而自那時開始,我便時常記得希伯來書中的一句話,「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來13:7)又想起詩篇中說:「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為寶貴。」(詩116:15) 隨著年歲增長,我對生命的來去已不再陌生。而從過去幾年的事奉中,我能見證,聖經上對「聖民之死」的描述是非常實在的。特別近年我曾接觸到兩位長年居於海外的弟兄姊妹,分別有年邁的父母親住在香港和台灣。但他們都竟能奇妙地在父親辭世的一刻,剛好回到父親身旁,送別他們回到天家!即或在未信主的親友眼中,這都是極其巧合,無法預先安排得到的!但父神就是如此看顧那些愛祂、專心敬畏和事奉祂的兒女,讓他們的父親在離世前,得到別人帶領而歸主,又在離世之後,得到原本不熟悉的教會相助,讓父親的後事得到圓滿的安排。 執筆寫這文章的早上,正好接到魏牧師傳來他母親香嬸辭世的消息。香嬸是位可敬可愛的長者,晚年時仍熱切參加短宣中心的課程,常常想著怎樣向別人傳福音。香嬸多年前曾告訴過我,她自己和家人怎樣蒙天父引領而歸向主。我懷念她之餘,更看到天父在她的家庭中,是如何信實、仁慈,一生引導、看顧和牧養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