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初生嬰兒須知


每一對父母最喜樂的時刻,相信莫過於看見嬰兒從母腹中進到這世界來。隨著小生命的來臨,父母都會盡心竭力地照顧嬰孩,保護嬰兒免受疾病侵擾。同樣,當一位慕道朋友受聖靈感動,決志委身主基督,我們天上的阿爸父,豈不惦掛這名新生屬靈嬰孩的健康?根據醫學的常識,以下都是新生嬰孩一些常見的病徵,反映其可能患上疾病,須密切留心:   哭鬧不停:嬰兒哭啼可以有很多原因。如果排除了生理上的因素,可能是心理原因──安全感不足。同樣,初信的弟兄姊妹面帶愁容,往往也反映他面對很多懷疑:是否重生得救?是否已得赦罪?上帝是否眷顧?我能否勝過試探……   胃口驟降:嬰孩缺乏胃口,會導致營養不足,影響發育。屬靈的新生代也要渴慕靈糧,才能健康成長。因此,初信者養成與神靈交的習慣,擁有吸收上帝話語養份的能力,尤為重要。   常常發燒:發燒乃患病的訊號,常常發燒生病很可能反映嬰兒抵抗力弱。屬靈新葡也常是撒但利用試探和試煉攻擊的對象,亟待上帝的應許以及屬靈的操練使靈性強健,能克勝罪惡。   我們都知道預防勝於治療,預防疾病其中一個最好的方法,就是注射預防疫苗。同樣道理,屬靈的栽培對於新生的信徒至為重要。傳道部將於七月初舉辦「初信栽培課程」,特別為建立初信肢體而設;七月底開始「栽培員訓練班」,裝備一群願意扶持這群屬靈新生代一把的弟兄姊妹成為照顧者,被天父使用引導他們成長。深盼主的感動臨到你,參與以上課程,並為此禱告。 ...

何處是吾家?


「家」是一處使人感覺安全的地方,也是我們人生故事的起始點。在家可以穿著最簡單的衣服,吃自己最喜歡的食物,不需要介懷身邊人的眼光(當然,不可忽略枕邊人的提醒)。那裡是我們的歸屬處,回家入屋是自然不過的事,沒有人會問你是誰,也不在乎你是否配進來,這樣看來,「家」不是某地址,或可讓你睡一晚的地方,而是一家人,有人在乎你的存在,好像父母總提醒你在陰天時帶雨傘,回來時問你吃過飯未?家庭成員是一份禮物,也是上天的恩賜,孩子因著能出生成為家庭成員,弟兄姊妹因著得重生、受洗加入神家教會,這些都不是必然的事。我們都願意投入家中,貢獻自己所有,同時亦被這個家塑造自己的未來,開心健康成長的,孕育出正面的人生態度,而有被受壓抑和困擾家庭經驗的,卻孕育出負面的心態,前者「家庭」是他們得力的基地,後者在家中卻有無家之感,最終只會離家遠走(在此我感受天父的心腸,如耶穌說的比喻,那父親天天在等待和留心兒子的歸回)。   香港當下的境況,使許多人失望,想移民他鄉遠走。為孩子也好,為自己也可以,信徒也要考慮一下:天父的想法?當問,何處是吾家?亦是你人生目的之所在。聖經表明我們是客旅,一生要努力走向神,而耶穌基督是那道路。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14:6)作為天路客,無論我們選擇地上的家在何處,希伯來書作者說:「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來11:16) 信徒的家人不只有近親,更有屬靈家庭裡的同路人,當我們對身處的境地感覺陌生或不自在時,可以是找迴避這種感覺的方法,或也可是趁著這機會,回應那屬天家鄉的召喚,叫我們更珍惜有一班神家裡的同路人,鼓勵我們攜手踏上人生存在目的之旅。耶穌說:「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裏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約14:1-2) ...

與九十後打工仔談旅遊


(以下對話請想象為廣東話口語) 時間:早堂崇拜前                  地點:操場 一位九十後青年弟兄坐在石凳上看單張;柱哥又正打算去「金鳳」躲懶,卻遇上了他。   柱哥:小明(絕對是虛構的),這是什麼單張?為何你如此入神?   小明:這是陳議員派發的《2020年請假攻略》。你看!這是在明年的農曆新年,只要多請三天年假,即可享有連續九天假期,我又可以去旅行了!你知啦,上星期大家都精神緊張,怎麼能不輕鬆一下?   柱哥:常常在FB見你上載不少旅遊相片,從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日本到韓國,又上山又下海,你差不多遊遍整個東南亞,而且每次你都大包小包的回來,滿載而歸,真是羨煞旁人。   小明:雖然人人都說「去旅行,去到盡」,但是我開始懷疑,這樣的旅程是否適合自己。以往我都是「早機去,晚機返」,盡量花盡自己的假期,甚至有一次是黃昏下班後立該趕赴機場,務求第二天清晨到達便可開始旅程;而且我習慣在旅程中將旅遊景點和活動排得密密,盡量觀賞旅遊書中的介紹,結果每次旅遊回來自己也十分疲倦,我開始不想再當旅遊的奴隸了。   柱哥:念大學時我也常常當「背包旅客」,穿州過省,好不快活。但是畢業後,工作忙碌,結婚後有了自己的家庭,更是身心疲倦,不再如此「去到盡」。我寧願選擇一些悠閒的渡假區,可以讓自己和家人輕鬆生活,享受大自然和天倫之樂,為生活充充電。   小明:其實聖經一直有教導我們要守安息日,但是我們這群基督徒,比未信者更沒有安息—平日辛勤工作,週末在教會事奉。為什麼我們離安息越來越遠?   柱哥:你所指的安息日其實是源自創世記—「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創二2)在此我想特別澄清一個概念,休息與安息是不同意思的!休息,是因為世人都被上帝吩附管理大地,所以休息就是管理好自己的身體,讓身體力量回復,保持健康。安息是另一個含意。上帝在創世時的第七日停止了祂的工作,安息是指停止手上的工作(歇了)。對人而言,我們停手,是上帝工作的開始。出埃及記第十六章記載,以色列人領受從上帝而來的食物—嗎哪,他們不再為食物操勞和擔心,每天只需要仰望上帝的供應,結果「百姓第七天安息了」(出十六30)。   小明:柱哥,你這樣說,難道我們從此不用工作,由上帝來供養我們?   柱哥:你誤會了。以色列人對安息日的經驗是他們在曠野的行程,是由上帝決定,由上帝負責,由上帝成全。正如創世時在第六日人有責任管理大地、第七日「上帝賜福給第七日」(創二3),今日我們盡力參與地上的工作,而最終上帝完滿了(fulfill)我們的功勞。另外,小明,你有沒有留意從第一日到第六日,經文都有一句「有晚上,有早晨」,但是唯獨第七日沒有。為什麼呢?我推斷,是因為第七日還未完結。安息日,是上帝完滿世人工作的日子,上帝從一開始便保守著世人的工作,上帝一直參與我們的人生,與我們同行,並成就我們的工作,將我們的勞碌轉化成意義。約翰福音第五章記載,猶太人責備耶穌在安息日醫病,耶穌的回應是「我父做事直到如今」(約五17),上帝也在安息日工作,從不間斷;「子憑著自己不能做什麼,唯有看見父所做的,子才能做。」若然上帝不工作,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是徒然。可見,學習安息,不只是學習休息,而是學習交托,將自己的事情交回上帝手中,由主來帶領、承托、完滿。   小明:還有一點不太明白,就是舊約聖經一直十分重視「守安息日」,甚至是十誡之一,我們又如何理解?   柱哥:保羅如此提醒「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西二16-17)舊約時代的律例,其實是上帝為人們安排的初階信仰練習,其練習的目的是新約時代的基督,基督才是信仰的全部。操練安息日,是為操練我們依靠上帝的心態,讓主在我們的生活中凡事居首。   小明:你的意思是否在日常的工作中,學習邀請上帝來帶領自己的工作,有如謝飯祈禱一般?   柱哥:是的,謝飯祈禱的確是好的練習,我們更可在開工前先祈禱,或開會前先心中默禱,又或中午時聽聽詩歌敬拜主,都是好的開始。記得馬可福音記載的「五餅二魚故事」(可六32-44),耶穌本來想與門徒們「暗暗地往曠野地方去」,結果更多群眾擠擁他們。耶穌展現出職場中真正的安息:(1)重新檢視自己的工作—耶穌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在職場中,你是否只看見工作的壓力,而看不見工作對象的需要?(2)重新檢視自己的能力—耶穌吩附門徒看看有多少個餅,並交給上帝(祝謝),我們會否看看自己有多少能力和資源,依靠上帝來完成各樣項目?這是安息的力量。   小明:明白,甚願我們都能在職場中背負主的軛,因為這是輕省的。 ...

香港人心底有條「黃線」


「六九」百萬人上街代表什麼?我想起搭火車在月台上常聽到的廣播:「請勿超越黃線以外」。政府強推「引渡逃犯條例」,已觸及香港人大多數人心中的政治「黃線」。一百萬人,有老有嫩,推著嬰兒車的,冒著日曬雨淋,和平地走到街上。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特區政府聽到大家內心的聲音。「引渡逃犯條例」已觸及這條香港人要守住的「黃線」。香港人擁抱一國兩制,維護著法治、人權、自由、公平、追求民主、包容多元共處的核心價值。這是香港有別中國任何一個城市的獨特之處,亦是過往二十年來帶給中國改革開放,得以融入國際社會,帶來經濟起飛的祝福。   由來自各界的聯署聲明,法律界的專業意見和要求對話和辯論,甚至3000人穿黑衣遊行。政府都拒絕回應,只強調迫切性和對香港有利。不暫緩也迴避理性討論,又提不出具說服力的理由。香港人只能再走上街頭,作出最後一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希望能叫政府和建制派議員回心轉意。我曾在自己的臉書寫道:   「特區政府一早將商界剔出引渡逃犯條例以外,一方面不公平。另一方面不斷迴避法律界及社會各階層的質詢和公開辯論,並要愴悴通過。反映條例本身沒有說服力,難以服眾。不是政治任務之說法祇是謊言。6月9日遊行,即或有50萬人,看來都未必有效,但仍要去。這樣可以為下一代留下一份追求公義、維護一國兩制、守護我城的歷史見證和記憶。」   我深切盼望自己所言落空,政府和議員能聽到我們的心聲,撤回立法,為這次立法的危機找到對香港人負責的出路。 ...

「使命星光」的生命故事


「使命星光」使命小組的服事,最動人的,往往不是小孩子英文或成績的大躍進(這對於每星期只有個多小時的見面時間,似乎不太實際),而是服事對象態度上的一些改變,更有從服事上看到上帝巧妙的安排和帶領;下面兩個故事都是詮釋這話的上佳例子……   ************************************************************************************   我的任務是閒聊    輔導班中有一位學員,最令人頭痛,課本是他的戀人,從不容許導師介入,破壞秩序彷彿是他的人生使命,在班內屬於頂級麻煩友,相信有不少人巴不得他離開。只是上帝有一個提醒,愛中有包容,於是他可以一直留下來。 這兩年這學員落在我手(還是我落在他的掌握中?),我沒能引導他學習英語,也無方法令他守秩序。面對他,我只剩一張嘴,那唯有跟他閒聊吧。 由復仇者聯盟一直談到英雄聯盟,有時會跳到他電競的夢,偶爾更會透露他的家庭生活。就是這樣,每星期六跟他一直聊下去,漸漸地,他對我沒有那麼抗拒,行為上也稍稍變得穩定,有時願意融入群體,這是我最樂於看到的。 有時想想,他的不合作行為可能是基於寂寞或被忽略的反應(attention seeking),那麽,陪伴閒聊,專注於他便是他此刻最需要的東西。 其實,輔導班內還有很多學員都有這種狀況,只是普遍的反應是壓抑情感(這更令人擔心),他們所需要的並不一定是一位五星星的補習老師,而是一位願意與他們閒聊的同行者,讓他們唞唞氣,舒發一下,對他們來說也是很重要。 誠邀弟兄姊妹騰出點點時間,作耶穌基督的代表,陪伴這群小孩,讓愛觸及他們。   ************************************************************************************   服侍中學習     今年已是我服務使命星光的第四個年頭,我服侍了三個孩子。他們都是有學習障礙,第一個是遲緩,第二個是多動,他倆都是專注力不足。現在看顧的,是一位很聽話、較為內斂的乖乖女。 我很感恩神的差遣,使我有機會去服侍這些孩子! 我有兩個孩子,大的是自閉兼弱智,已38歲,小的是正常,己經自立;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我需要很多學習和反省,強做虎媽的歷程中,更需要顧及他們的接受程度,兩個兒子的成長也是我的成長。他們給了我經歷,以往實際的生活經驗,讓我有敏銳的判斷,在接觸不同的同學時,可以了解他們個別的需要,直接切入幫助他們。 看到學習遲緩的有勇氣參加與外國人對話的活動,多動的那個高興的跟人說,他第一次能夠在協助下(威迫利誘)看完一本英文書。 我們的能力雖然有限,但能夠在他們的學習上曾經幫上一把,為他們添光添亮,亦是豐富了自己的人生! ...

被遺忘的「國際兒童節」


兒童節的源起 1945年5月二次大戰期間,統治捷克、波利維亞地區的法西斯德國官員海德里希被兩名捷克傘兵暗殺。為了報復捷克人,法西斯陣營在捷克利迪策村洗劫,將所有建築全部燒毁,並槍殺嬰兒和男性共140名,其後更將婦女和90名兒童押往集中營。這就成為當時震驚世界的利迪策慘案。   慘案令全球為之震怒,在1949年11月,國際民主婦女聯合會在莫斯科舉行理事會議,為悼念利迪策村和全世界所有在第二次世上大戰中死難的兒童,為了保障各國兒童的生存權、保健權和受教育權,並致力改善兒童的生活,最終決定將6月1日定為國際兒童節。全世界約有4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定這一日為兒童節,包括葡萄牙、波蘭、中國、越南、澳門等。   香港兒童節 為何香港將4月4日定為兒童節?這源自中華民國時期,1931年,當時南京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孔祥熙 (孔子第75代後人,其妻是宋家三姊妹的大家姐宋靄齡)接納中華慈幼協濟會提議,將4月4日定為兒童節。因為這一天南北氣候相同,正值春令,屆植樹節。香港跟隨過往習俗,在4月4日慶祝兒童節。   穆斯林的兒童節 在穆斯林的國家中,同樣有兒童節,他們將齋戒月後第14天定為「糖果節」,一般為期三天,小朋友們會三五成群,到附近的各家各戶要糖果。按照當地民俗,大人不能拒絕兒童的要求,所以這一天孩子都會獲得很多糖果、零食,對孩子來說是最快樂的節日。   兒童節給我們的反思 自從大戰後,國際間反思戰爭給人類帶來的破壞與災難,加強了對兒童的關注,縱使每個國家的兒童節日子都有不同,但是共同點乃期望能愛護兒童、保護兒童、期望使兒童能得著幸福。   世界各國雖然有兒童節,可惜今天我們的香港,兒童節已漸漸淡化,有誰知道有國際兒童節?有誰會慶祝兒童節?在香港所重視的孩童價值,是要有十八般舞藝,是要「贏在起跑線」,所看重的是「操練文化」。有否注意香港的孩童,由幼兒學前班開始(playgroup)升到幼稚園、小學,最少十年時間,他們每星期都有不同的學習班(少則有二三樣,多的更是七八樣)。返完學後,就立即去興趣班或補習班,越高年級,玩的時間越少,與父母的溝通更加少,因為我們的孩童真的是很忙。總之不斷要學習和操練,甚少留意世界所發生的事情,忽略了他們也有權利過兒童節,忽略了他們身心靈的釋放與自由,這就是我們的香港現況。   6月1日國際兒童節,正是要喚醒我們的心靈,要留意世界上仍然有很多孩童在亂世中掙扎求存,在惶恐中度日,在陰霾下成長。尤其在長久內戰下和生活貧窮的地區,包括:南蘇丹、非洲查德盆地、孟加拉、敍利亞、伊拉克、尼泊爾、印度、北韓 ⋯⋯等等。那些地區的孩童面對人口販賣(全球有逾兩千萬人被販賣,71%是婦女和女童,近三分之一是兒童);他們面對童婚問題、早孕問題,沒有受教育的機會,更未能擁有對自己生命的自主權。伴隨孩童一生的,只有身心俱殘。為孩童充權,免受剥削,我們需要攜手,守護兒童。給他們存在的空間,給他們發聲的機會,給他們身心靈的自由。   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太19:14)但我們卻要留意的是「禁止」他們。「禁止」偷走他們的童年時光,「禁止」阻礙他們的成長,「禁止」他們被電子產品消耗時間,而不要「禁止」他們返教會敬拜主。孩童身心靈的需要,惟有來到主面前才能得著真自由和滿足。國際兒童節,呼喚我們多關懷和守望兒童的權益。 ...

齊來經驗SMART 旅程


SMART門訓計劃是一個讓主藉著團契小組的活動來塑造我們的旅程。 隨著「懶人包」的推出,弟兄姊妹可能對於SMART門訓計劃的宗旨(WHY)、從中要操練的五種元素(WHAT)、和計劃如何運作(HOW)都已有初步了解。本文想舉出操練月會的一些建議,讓弟兄姊妹更為具體掌握,這五個核心元素的操練是在什麼場景下經歷的。 S 外向觸覺 C01 正視不公義:透過閱讀參考資料/觀看視頻和討論,探討社會上弱勢群體被制度不公平對待的個案。 C02 「動」新聞:請組員在報章上圈出心受感「動」的新聞,並分享由此感動引發的行「動」意念。 M 使命導向 C07 聆聽與敏銳:閱讀參考文章《聆聽與敏銳》;找較少認識的組員分享一件事;然後大組彼此分享感受。 D06 跟主學習接觸人:從約翰福音第4章主耶穌的例子,學習我們與人接觸和分享的原則。 A 彼此守望 A06 人生大拍賣:每人獲分配若干金錢,然後在追求的目標上填上金額,分享各人看重的是什麼。 B06 生命線:在紙上用一條連續線,畫出代表自己人生的起跌圖,然後輪流分享自己所畫的圖畫。 R 關係為本 C03 關懷周遭人:分組角色扮演不同階層人士;之後分享感受、查考經文、為周遭人禱告祝福。 A01 請食飯:尋找一位比自己年輕的人,請他/她吃飯,並嘗試與對方分享生命。 T 生命轉化 B02 我有多少抗逆本錢:一同完成一份有關「抗逆力」的問卷,分享分數,探討抗逆力與什麼有關。 B03 過(了啖)氣:閱讀所提供的參考文章及回應,分享文章內容對自己在職場有什麼啟發,最後祈禱。   以上建議只是舉隅的例子,各小組可從手冊中選取合適形式和程度的活動。我們盼望藉著小組活動過程中的互動,並活動後的集體聆聽,被上帝模塑。我們鼓勵各小組團契在今年下半年開始,每月推行SMART門訓計劃。暫未有團契小組的肢體,我們推介你參與每月第三週五晚上的「SMART之旅」,一起在信徒群體中被建立。 ...

金齡乒乓球賽


香港是一個忙碌的城市,生活在其中的人,每天都需要處理許多的事,學生要應付繁重功課,成年人要為生計打拼,退休人士就要「包底」其他家人沒時間做的事。至於信徒,除面對生活的壓力外,加上教會的事奉,更何來心靈的空間?他們常常沒有時間去愛,沒有時間去感受身邊的人與事,也沒有悠閒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結果是身體變得容易疲倦,人變得急躁易怒,失落了聖靈的果子。 當說到,灣仔堂來一場乒乓球遊戲,可能有些人會想,教會是承擔福音使命的群體,這是十分嚴肅的生命問題,何來玩樂的事?然而,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8:3)成年人常渴望孩子有他們的想法,但耶穌卻要我們在孩子的世界中,尋找未被罪扭曲前的本性。所以,我們嘗試一起遊戲,不是一起工作,因為我們的得救是本乎恩,我們需要有時放下工作,去遊戲、去感受,或說去體現這從神而來的美好恩賜。 因此,金齡乒乓球賽不在爭競,卻在分享自己有的時間。輸贏只是遊戲的結果,而參與者走在一起,相識相知,寶貴的團隊精神便在過程中建立起來。進一步說,筆者認為打乒乓球豈只是遊戲,或是強身健體的運動,在共識的規則下,參與者可自由發揮,創意的戰略,無限想像的撃球風格,這是一個開放自己的過程,期待不是一個輸贏的結果,卻在努力不斷突破自己,超越自己的限制。在此,誠邀弟兄姊妹出席打氣,不是尋找技勝一籌者,而是你會看到他們有趣的一面,最認真的精神態度,充滿創意的表現,要為教會生活增添更多的色彩。 ...

關愛基層勞工 重拾企業靈性


一篇一篇的新聞報導,震動人的心靈: 「日做15小時清潔工心願是睡一場好覺」 「最低工資上調至$37.50,基層:唔理想少得滯」 「國際評級香港勞工權益零分,工時最長、假期排尾4」 「【公廁‧外判】夜更無飯鐘,爭取11年無果。女工餓了:偷偷食碗飯」 「社評:清潔工折射社會悲歌,房委會未嚴管外判商」 「去年貧窮人口升至137.7萬,每5個港人1個窮」 在這美麗繁華的大都會,背後隱藏著不少眼淚:全港有460,000非綜援在職貧窮人口;129,000位65歲或以上長者仍然就業;十數萬外判工,沒有長期服務金、飯鐘錢、沒有有薪病假(連續病少於4天);不少長散工被誤導,以至被無理剝削了法定假期及年假、強積金等勞工保障。聖經描述群體中的貧窮的主要肇因是欺壓,特別舊約對欺壓有相當深刻細緻的了解:(一)剝削社會弱勢—有些人因缺乏社會地位而顯得脆弱不堪,例如失去家庭或土地(或兩者),成為寡婦、孤兒、外地人等,生活保障頓失,拿俄米和路得是典型例子。(二)剝削經濟弱勢—債務不斷累積,使人失去土地,進而落入更深的貧窮循環。利息的累積(出二十二25)和政府的課稅(撒上八10-18)使百姓生活百上加斤,後果有可能是淪為奴隸的命運(摩二6),或被債主不合理地要求(申二十四17-18)。僱主亦有可能故意拖延工資,拒絕提供合理的報酬,欺負勞動市場中議價能力低的工人(申二十四14-15)。(三)當權者的腐敗—所羅門為了興建聖殿和國家其他的龐大開支,使以色列人服苦役和徵收重稅,埋下北方支派叛變的炸彈(王上十二);亞哈的貪婪驅使他謀奪拿伯的葡萄園(王上二十一);約雅敬的貪婪則使他對工人剋扣工資(耶二十二13);以至以色列民族上行下效,「國內眾民一味地欺壓,慣行搶奪,虧負困苦窮乏的,背理欺壓寄居的。」(結二十二29)(四)司法制度的腐敗—當權者或富豪能夠操弄司法制度來為所欲為,例如耶洗別透過權力來操弄法律系統,以剷除拿伯(王上二十一7-16);富人可以利用法庭使公義變成窮人的毒藥(摩五11-12)。 律法書堅持,無論付多大的代價,人們必須面對貧窮問題,加以矯正。律法設計了一套措施,能夠發展成為一套系統性和前瞻性的福利制度,照顧沒有土地和家庭的人。面對民眾的貧窮問題,律法要求富人、法官、擁有奴隸者、債主,以及所有有經濟力量和權力的人,放棄他們有的權利,俯就貧窮人的軟弱,遷就對方。歷史書將為政者的苛傜賦稅和好大喜功表露無遺,相反波阿斯成為公義、憐憫和仁慈的表表者,是以色列人的典範。先知書描述了先知們呼天搶地地為窮苦者奮鬥。他們站在示威行列的前端,大聲疾呼地斥責為政者與當權者的不公不義,勇敢地將他們的惡行連於上帝盟約的要求,即使被當局控以「使以色列遭災」之罪(王上十八17-18),亦將社會的真相揭露出來。詩歌智慧書記載了無數受壓者的哀號、埋怨和呼求(詩一四五、一四六、一四七等),然而上帝卻一一垂聽這些哀歌,與困苦者同哭同悲。 創世故事告訴人類管理大地的責任:「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創二15)這園子不但供應人的需要「果子」,而且是孕育生命的環境,即人類的社會、文化、制度等孕育生命成長的氛圍,人類有責任打理、建立和維護。以色列人作為人類的理想代表(上帝的選民),盟約的內容(律法)指導著以色列人管理大地這園子。到了新約時代,上帝的選民不只是以色列人,也包括基督的教會。初期教會熱切地與人分享資源(徒二43-47),打破當時羅馬帝國的常規;教會建立了一套既非oikos(家庭)、亦非polis(政府)的模式,其中包括雙向的責任制度、權柄架構,以及自願的參與,這後來衍生類近的組織—公司。事實上,英文「公司」(company)這個字,來自拉丁文中cum(一同)和panis(麵包)這兩個字根,其引申的意義是分享麵包,亦是其根本使命。 宣教始於上帝,公司企業作為人的組織(其中一型式),人類和公司企業參與上帝在受造界的工作,就算不是與上帝「共同創造」(co-creativity),也應該是「次級創造」(sub-creativity),所以公司要秉持分享財富、建立社會和愛惜環境的責任來發展自己的事業,是為管家職分。企業家被上帝呼召處理各樣經濟上和勞工上的不公義:剝削僱員應有的合理工資、巧取豪奪的競爭、要求工人盲目順從、不合理不安全的工作環境、掠奪大地天然資源等,企業有其先知的角色向系統性的罪惡(保羅稱為「執政掌權的」)宣戰。 帶有靈性的企業管治將會衍生品格經濟學,面對商界的倫理抉擇,我們發現了三種取向:(一)誡命取向—根據聖經真理作決定,特別地將誡命的總綱「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太二十二37-39)放在現實的生意中,例如:因著敬畏上帝,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員工?這樣的待遇是否「愛他」?(二)後果取向—以能否達到「最大的善」來決定什麼是對的。「如鷹傳播機構」(Eagle Communications)的趙彼得弟兄(Peter Chao)以下列方法來測試自己的公司管理方式:睡眠測試(如果我這樣做,晚上能否安睡?)、報紙測試(如果明天會上頭條,我會做嗎?)、鏡子測試(如果我這樣做,照鏡子面對自己的時候會不會不舒服?)和孩子測試(如果我做這事,會不會不好意思告訴自己家裡的小孩子?)(三)品格取向—根據品格來決定。財富和地位不能帶往永恆,然而「……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十九7-8)由品格而發出的義卻是基督徒進入永恆的衣裳,可見品格是有永恆價值。八福,作為天國的生活體現的宣講,自然應該落實在商界中。虛心的人,看重上帝和別人多於自己;哀慟的人,為業界的罪惡痛悔;溫柔的人,不會有權用盡;飢渴慕義的人,渴望商場中正義之事;憐恤人的人,處處展現仁慈與恩典;清心的人,專注天國事業;使人和睦的人,建立和諧的公司文化;為義受逼迫的人,不惜損失,堅持正直。 ...Read More...

悠閒與相遇:「155週年灣仔堂大家庭營」


我常跟灣仔堂的同工說笑:我不喜歡開會,倒愛「無為而治」。因此過去兩年參與聯絡部的事工以來,總是盡量和部長、成員用最簡單的方法,把工作溝通協議好便付諸實行,減少繁複或不必要的行政安排。幸而一直有一些明敏、負責任,謙卑而又願意付出的同工,至今還是合作得很好。 不愛開會其實不是因為對會議本身有所抗拒,而是明白現今我們的社會中,人們終日在不同的事務、信息包圍下,已忙得不可開交。應盡可能把時間、心力用於與神、與人的相遇和交往,建立深摯的關係、留下美好的回憶,而不是把心力縈繞於各類節目和事工。這也是今年我們在教會中推動「155週年大家庭營」的宗旨。 「保良局大棠渡假村」坐落在元朗南邊青翠的山坡上,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自己一月份曾在那兒接待過一些外地來的朋友,他們都感到營地非常優美,住宿的環境十分寬敞,設施充足,夏季更有泳池開放。 教會辦公室的同工,在一年多前已為弟兄姊妹預訂了整個營地〔約260個宿位〕。包括多個家庭營舍和團體營舍。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弟兄姊妹及他們的家人、親友,能在假日裡有兩天一夜的悠閒相聚,從鬧市中退到大自然,彼此相遇(Encounter);讓未信主的親友,也能感受到弟兄姊妹和睦同居的美善。 營會雖然會安排一些集體遊戲和晚會,但也特意留下時間,讓大家可以自由活動,享受營地的設施。不論個人或團組,也歡迎向聯絡部部長或顧問〔李筱雯、張惠明或許桃麗〕報名。深願大家善用這機會,走進大自然,享受與人、與神的相交,說不定會在當中得著意外的驚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