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相遇寧靜中


吳炳華 在剛過去的週末,小弟和一羣使命星光的弟兄姊妹到離島一起退修,在一個遠離巿區,暫時放下平日的工作及急速的節奏,以輕鬆的心情等候上主, 感謝神,祂不但給我們有美好的天氣,更向我們每一個參加者有很獨特的體驗,以下是他們的分享:   張秀美 停下來,與祂對話,就發現自己內裡的境況,但祂說「按你的名認識你」令我再次被肯定及被接納,感謝主!   龔倩玉 在此營會中,感謝主讓我深深知道祂是萬有的主,按我的名認識我,祂深知我的一切,包括大大小小的困境。憑着主的話:「我必與你同去」,願我繼續在主中奮鬥,使我在主中剛強立定,勇敢前進。   蕭寶芳 我學懂享受與神一起的時光。很快樂、自由和滿足。多謝吳炳華牧師的靜修默想指導和帶領。   黃綺蓮 感謝神在默想操練裡能聚焦檢視自己的內心世界。以致更深體會神的看顧保守,多謝吳牧師的提議,將一生經歷神的恩典寫下來,這將是我餘生重要的功課。   傅甜儀(Ivy) 感恩參加這次的退修營,讓我今早在晨光中與神約會,坐在沙灘,在温暖的晨光、大小微風中享受到神的手輕輕觸摸我,這是我一直的渴求,叫我再次經歷與神約會的美好、甜蜜,更提醒我日後要與神有更多的約會時間。   戚綺雲(Shirley) 很久很久没有如此安靜,不帶著什麼任務地享受了兩日一晚旅程,藉讀經、默想更了解自己,Get Refreshed,Get Relighted.   陳耀權 上帝藉這個營會教導我學習聆聽,聆聽上帝藉吳牧師的啟迪,也聆聽聖靈在弟兄姊妹及自己人生路上的心路歴程。   蔡雷浩 放下生活的忙碌、掛慮,眼目離開手機,抬頭觀看海闊天空,便會發現原來上帝如此接近我。   何永聰(Eleanor) 上帝的足跡 回憶着,寫着,每個深刻的片段,都有主耶穌在場,不是我邀請,祂就在那裡……,以致我苦無機會講福音時,祂造就了機會;應該驚惶失措時我氣定神閒;別人不以為意時我感恩不盡;絶望沮喪時祂給我曙光……。所以,我相信那些並不深刻、甚或已被遺忘的片段都一樣有主同在。 困境中的温柔 雖然困境未結束,爭鬥没終止,卻深信神在軟弱中使我們剛強及立定,並且繼續奮鬥!事實上,我們不能用方法來肯定自己,因為生命的意義在乎上帝的意思,不是自己或別人的睇法能對正焦點,唯一的出路是與主耶穌保持無間的溝通,體會並順服祂的引領。而困境/苦難似乎就是孕育信心和順服的一個有效平台:在這裡我才能醒覺自己不能做甚麽、才懂得呼求主的幫助、才知道上帝如何委派禱伴/同行者承托每一步,才體會聖經真理如何能像活水一樣賜與我力量與盼望、有信心並喜樂地生活! 瞎子 今天,主耶穌仍在問:「你要我為你做甚麽?」 但願人不再做開眼的瞎子……   蔡駱(Cliff) It would be a remarkable trip. Not only relaxing gave myself time to get rid of this annoying, intense society, but also getting ...Read More...

謝恩節主日


「感謝主... 在祂裡面凡事富足」 哥林多前書1:4-5 ...

隔不住的愛


日前一位任職護士的姊妹分享她在疫情期間的職場見證經歷。「有一位女病人和我分享,由於她已有一把年紀,身體衰弱,連上廁所也需要別人協助,遂感覺自己是別人的負累,渴望早點離開世界。」姊妹當時見自己有一點空間,便暫把手頭工作擱在一旁,細心聆聽婆婆的傾訴,並帶給她正面的訊息,結果姊妹的關心成為婆婆適時的幫助。 又有一次,姊妹和一位病人交談,聽她說到當日在心口痛時按下平安鐘,以致被送到醫院做「通波仔」手術,生命得以保存。然而,病人心裡充滿的,不是感恩,而是後悔!若她可以再選擇,她情願返天家與丈夫相聚。姊妹以溫柔的聲音向病人述說生命的奧秘,回應了病人的困惑:生命的長短是神掌管的;人縱然處在生命低谷中,神自有供應和計劃。 但最令我深刻的,倒是姊妹末後的幾句話:「身邊護士同事都是這樣的.....由於疫情的緣故,醫院進入緊急狀態,取消探病時間。病人欠缺家人朋友的探望支持,倍感孤單。這時候醫護人員便擔重要角色,關顧病人的心靈需要。」原來,雖然疫情彷彿把人隔離,但上帝感召人活出的愛卻是能穿越一切藩籬進入人心。 姊妹的經歷令我想起在教會祈禱會聽到的另一位姊妹的故事。這位姊妹在整個疫情期間都十分忙碌;可不是為自己的事忙,而是忙於替弱勢人士張羅口罩等,服事他們。但最近她遇上了一位神學生,她的作為更是令人感動:她獨個兒在佐敦區一個公園招聚兒童、長者、婦女、南亞裔人士,在公園替他們開主日學。不難想像到的,是這群人士除了靈性的需要外,在物質上也有匱乏的。姊妹遂帶著有關的經驗和人脈,成為這位神學生的同行者。同樣,世間的苦難叫人感覺艱難和孤單,然而愛卻把人連結起來,突破人間種種的區分,一起分享從上而來的欣悅。 愛是隔不住的:面對限聚令,啟發餐會可以變身成網上啟發,隔離的措施可讓人留意就在我們隔籬的愛;因為那位愛的源頭——耶穌基督,原不能被任何事物困住,即使是死亡。願意你在記念主降生的季節,把握教會內外的福音聚會,把人帶到主的跟前。 ...

風浪中的信心


主耶穌平靜風浪的神蹟,三本符類福音書都有記載,馬可福音第四章記述,主耶穌經過一整天向群眾和門徒講道,到了天黑的時候,主耶穌吩咐門徒開船渡到加利利湖的對岸去,門徒就帶著耶穌同往,同行還有其他船隻。不久,湖上狂風大作,大水拍打入船內,船在入水,主耶穌卻在睡著。門徒趕緊喚醒祂,向祂大喊著「老師,我們快要淹死了,你不在乎嗎?」耶穌醒來,斥責風、向著浪說靜止吧!風浪復歸平靜,是大大的平靜。耶穌問門徒為甚麼害怕,問他們的信心在那裡。門徒親身經歷這個神蹟,驚懼不已,彼此互問眼前的人是誰,連風浪都聽從祂!   從這個記述中我看到有三個風浪(storms):   加利利湖的風浪(actual storm) - 加利利湖有時晚上會由北面的山吹來強風,令湖中翻起風浪,耶穌的門徒有的是有經驗的漁夫,他們對此亦早有認識,但今次所翻起的風浪,連他們也不能駕馭,並有喪命的危險,這次的風浪,超出他們過去的經驗、認知和能力的範圍。今天我們所面對的處境,種種迎面而來的挑戰,如社會事件後帶來香港的轉變、全球疫情影響下的威脅、經濟前景的險峻、失業潮和移民潮的湧現、教會牧養的挑戰等等,好像昔日加利利湖洶湧的湖水拍打著我們內心的小船,我們亦會如門徒般驚惶失措嗎?   情感上的風浪(emotional storm) - 門徒的表現和對主耶穌的說話,正表達了他們內心的驚恐和無助。或許他們已試過諸般的努力控制船隻,但仍然徒勞無功,生命危在旦夕,門徒的反應其實也是人之常情。他們惟一可以找的,就是仍在睡著的主。主耶穌雖然睡著,但祂仍在風浪中與門徒同在,祂沒有離場。或許在我們面對人生種種風浪時,我們得學習相信主耶穌仍與我們同在,祂從沒有離場,祂雖然保持著沉默(像祂在船上睡著了),或許正是考驗著我們這跟從祂的人信心有多大?   神學上的風浪(theological storm) - 這關乎我們對主耶穌的認識。當耶穌吩咐風浪都止息後,外面一切復歸平靜,門徒脫了險境,性命得保。原本他們內心應該感到平靜安穩的,但此時他們的內心卻湧起一場風浪。在他們眼前這一位究竟是誰?竟然連大自然也要聽從祂的吩咐!經文說他們的內心大大地懼怕。由此可見,他們懼怕的對象錯了,他們不應懼怕風浪,而是應該懼怕那位能夠掌管風浪和掌管我們人生的主。祂才是我們該敬畏(fear)的那一位,祂掌管我們的人生,並愛我們到底,祂向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可4:35) 如此,耶穌對我們的應許不會落空,我們當信靠祂的話。   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正在面對著人生大少不同的風浪,主耶穌今天仍向我們說:「你們的信心在哪裏呢?」(路8:25上) ...

見證有學問


最近跟一位姊妹傾談,講到她心裡為母親的得救焦急;惟當每週見面向母親傳福音時卻屢遇難處。最通常遇上的難處,莫過於難打開福音的話題:本來氣氛是蠻輕鬆的,突然被沉甸甸的福音話題壓下來,頓時大家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如果能就日常生活話題,引伸出親身經歷上主的見證,則令講論來得自然,大大減少了以上提到略顯「突兀」的情況。傳道部早前推出的網上課程「見證解碼」,所突出的正正是「見解」的能力:見證個人親身的經歷,是一件很自然、不能否定、也不容爭辯的事。而且「見解」能前能後,可作為駁進福音內容的跳板,也可以帶出迴盪人心的福音大能,實在是向人介紹福音的好拍檔。在此,與大家重溫,一個好的見證所包含的元素: (1)   切入適切自然 見證要有果效,便要吸引對方,並切合對方的需要;要做到此,便必須走入對方的生活圈子,在相交中貼身觀察,以了解到對方的興趣和對信仰的看法;更要祈求聖靈的亮光,當踫上一些話題和字眼時,切入自己的見證。早前再一次定意向未信主的父親講福音時,正在尋找切入點;是聖靈的帶領,從談到往事、自己的成長,進而提到上主在自己人生旅程中數番的保守,藉此帶出上帝的真實。除了仰賴聖靈,我們自己也要做功夫,把屬靈經歷記下,建立一個切入福音話題的資源庫。   (2)   維護見證焦點 見證者在介紹自己的經歷時,基本背景固然要交代,但與突顯神奇妙作為無關的細節宜可刪則刪,免得奪去聽眾的專注。更不要忘記見證的主角既是主,自己的角色應儘量淡化。我曾經在講壇上分享自己不被學校繼續錄用的經歷,當中提到我為了不說謊,在到應徵學校求職時,仍坦言相告自己停止被僱的事實。但在向未信者述說此見證時,我要提醒自己不要在高舉上主施恩的同時,意圖要突出了自己的那些所謂持守,因而模糊了見證的焦點。   (3)   指向上主屬性 我們有時會假設,一件神奇的經歷,如大病得癒,本身便述說了神的能力。但其實事件本身並非就等同見證。要逹到見證的果效,便莫忘在過程中清楚交代神在裡(內心)外(事件)作工的微妙角色。我們的見證,一般都會彰顯上主的大能,但我認為,更要進一步帶出上主慈愛和信實的屬性。記得有次我和太太縷述主在我們事奉中的幫助時,媽媽忽然向我們說:「你們的耶穌對你們又幾好噃!」雖然當時她未能完然明白主的大愛,但我為她領會到屬神的人那份蒙福感謝神!   (4)   生命相應改變 一般來說,我們提到見證,常指我們從神領受的經歷。但經歷本身只是見證的前半部份,可能更重要的是見證帶來生命的改變。這點提醒我們,要時常活出我們從主領受的恩,因為面前的親友可從你日常生活中,看出你所陳述的經歷,有沒有在你生命上帶來真實的改變。所以當我們作見證時,不但是唇舌在說話,我們平時的行事為人、待人接物,也在向對方展露上主在你身上有多少雕琢的痕跡。   但願聖靈厚賜我們敏銳的屬靈眼光,叫我們時常能夠洞察上帝恩手的作為,造就自己和他人。 ...

走進人群 謙卑服事


耶穌基督在世上傳道時常主動接觸人群,走遍各城各鄉,與當時自稱認識上帝的拉比有很大分別。祂傳道是勞苦和付代價的,連喫飯的工夫也沒有,甚至祂的親屬也認為祂「癲狂了」。正如祂自己所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捨命作多人的贖價」。祂接觸那些有需要的人,滿足他們身心靈的需要,不單醫治他們的病,也將天國的福音,一個真正的盼望傳與他們。   作為主的門徒,我們需要主動地進入人群。不單如此,我們要為福音勞苦作工,盡上一切的心思和精力,服事那些有痛苦而無助的人,將天國的福音傳給他們。更深的異象是由實踐使命產生的。關愛鄰舍的行動就如耶穌走遍各城各鄉,接觸廣大的群眾,讓我們可以更深地看到他們的需要。耶穌看見這許多的人,心裡面受感動,因為祂不單是看見人群,祂看見羊群,一群無牧人的羊。他們在痛苦、迷失、危險的處境中掙扎,祂不單看見表面,祂看到他們生命的光景。病患叫人受苦,貧困的病患者更是生活在絕望中。基督徒的服事和關愛,好像一杯涼水,叫人在苦困中得著安慰和幫助。同時亦使我們更明白生命的掙扎,讓我們可以擁有主耶穌一般的悲憫心腸,與受苦者同行,向他們宣講救恩的盼望。   城市人每天接觸到很多人,見到很多事情發生。有社會學家如此說:現代人一天所接觸的人,可能比古代的人一生所接觸的為多。可惜,我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十分疏離。主的門徒需要看見那些照上帝形像所造、有血有肉的生命的尊嚴和價值,尊重生命,愛惜生命。我們要看到人內在的生命光景,聽到他們心中的呼喊。透過謙卑服事的關愛行動,與人分享我們領受到上帝的愛與憐憫。 ...

蒙恩歲月


人高齡非偶然,上帝有祂目的讓人享受長壽,基督徒在世是鹽是光,壯年時是,年長時也是,反倒是自覺無用,將鹽丟在外面任人踐踏,將光置於斗底下。我們的長者從不炫耀昔日在社會工作時被賦予的身份,有幸福的家庭卻只認定是上帝的恩賜,他們更看重:我們是灣仔堂人,他們是上帝家裏的成員。今年適逢疫情未能舉行聚餐,但往年可見出席者的認真態度,這是灣仔堂的家宴,他們早預備時間,行動不便的,總有辦法排除萬難,他們享受的不在食物,盼望是一家人能夠聚首一堂。還記得前兩年的主題:「金齡是寶」、「齡的突破」,正是嘗試發掘年長弟兄姊妹的人生智慧,到了銀髮階段,仍能散發出正能量。而在敬老主日,牧恩長者歌詠班的獻詩,他們的水準是被肯定的,但最使大家感動是一個個飽歷人生風霜的面容,卻流露出積極及喜樂之情,所唱的歌詞就是他們的人生體驗,所歌頌的上帝就是他們的力量。   我們常常有一種錯覺,年長的肢體是要退出事奉陣營,他們的角色就是等待被關顧、被服侍者。然而,年長肢體豈不是基督身體一部份,乃是不可或缺,在主裏沒有預定使用期限的,年長雖然行動會慢一點,說話可能不夠伶俐,但閱歷幫助他們做人進退有度,更懂得體諒身邊的人之需要,他們曾親身探勘人生的地圖,攀過高山低谷,認識到人的限制,人性的軟弱,今天且越見生命朽壞的威脅,那種無力與無奈感,使他們更懂得朝向永生上帝的懷抱,仰望祂的憐憫與恩眷。我見灣仔堂的老友記,他們都認識上帝的獨一性,非偶像神明可比擬的,專一敬畏的態度,使後輩為之汗顏,如年邁肢體在崇拜唱詩時,堅持去跟隨大眾站起來,對一位由大門行入禮堂也要幾分鐘的長者來說,實在是吃力的事,但他們更看重在上帝面前表達至誠的態度。敬畏上帝是智慧的開端,使人活得更加真實,這是在上帝面前應有的模樣。   人生階段如四季,春天時倒有一股頑強的鬥志,總想找最短路徑達到人生的目標。夏天時專心儲積財富,總覺得遠遠未能滿足自己的需用。到了秋冬時份,它的顏色帶給我們的喜悅,同時卻染了淡淡的愁,一種失落感的逼近,只想望春夏的繁華,不要秋冬的蕭索。當退休工作終結,昔日職場關係衰微時,上帝創造的季節,卻提醒我們是時候要學習放手過去,幫我們找到未來必須過的人生,不可讓秋冬的表像癱瘓了我們的生命,豈不知這時侯是自然界在恣意播種,有生命的種子被毫不保留地撒下,好在大地中等待新生命的孕育。似乎今天上帝要用自然界教導我們認識祂的生命法則,不再是收藏退隱,不再是囤積自保,反倒是敢於面對人生的秋冬季節,學習走進群體,如撒種般分享自己,上帝會使我們體驗到富足的真理,就是共同努力的結果,豐盛生命是靠全體來維繫,彼此學習分享,在主裏孕育出一個充沛富足的共同體—灣仔堂。   最後,送上我的祝福:「親愛的,我願你事事安寧,身體健康,正如你的心神安寧一樣。」約三1:2 〈和修版〉 ...

懷愛33載


不經不覺懷愛夫婦小組已經過了33年。我們一群弟兄姊妹同行信仰生命路,足足維繫了33年,確是值得回味和感恩。小組成立於1987年,是由於灣仔堂在九龍區居住的弟兄姊妹,要為教會成立一個分區祈禱會。想不到後來竟然慢慢發展為教會長壽的家庭聚會小組。我加入小組時並非灣仔堂人。 懷愛組的聚會很簡單。每月聚會一次,每次由小組成員輪流帶領查經,我們喜歡把聖經逐卷精研細嚼,不經不覺已查考過不少經卷。此外,間中也會研讀一些好書,討論一些與時代有關的信仰問題。查經後是彼此分享及代禱,然後一同晚膳。晚飯亦很簡單,每家預備一味餸餚,親自下厨或現買皆無任歡迎,豐儉由人,擺上什麽便吃什麽。反正大家志不在食,桌上生命交流和分享才是主菜,彼此間的情誼也就這樣經年累月的積聚起來,愈來愈濃厚。 33年來,我們一同面對社會變遷及人生各種生活的變化。生兒育女、移民的抉擇、工作的壓力、癌病惡疾的煎熬、事奉的承擔與挑戰、退休轉線等。我們結伴同行、風雨同路,一同成長、分享不同的人生經歷,見證上主的恩典。能够有這群弟兄姊妹在信仰人生路上彼此扶持,互相激勵,實在是上帝給我們的恩典與福氣。 懷愛組並不是一個封閉的小組,雖有些成員因事奉離開香港,有移民海外的,也有組員帶着負擔去成立新的夫婦小組或被差派去植堂,但小組也不斷邀請新人加入,因此注入了不少新的動力。我們也不是一個內向的小組,組員在教會、職場、機構有不同的事奉承擔。當中有牧者和宣教士、執事和堂委、宣教機構的董事、福音班導師、主日學老師等。懷愛組將我們連繫起來,生命交織在一起,一同關心天國的事,同心為教會守望,互相砥礪和支持,用生命去見證和宣揚上帝的恩典與慈愛。我們在其中經歷了彼此牧養所帶來的成長與祝福。 面對世局變幻莫測,香港也進入一個不再一樣的局面。如何作主門徒,見證基督的生命,我們不能單打獨鬥。令人想起主耶穌臨別對門徒的叮嚀:「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4-35) ...

「敞開的門、無人能關」


自從今年二月中旬開始,因為疫情,教會的崇拜和多項聚會,大部分時間必須停止面對面的接觸交流,盡量改為在網絡上舉行。對於長者或一些不熟悉電腦操作的人士,這種轉變實在帶來一些不方便,而且缺少面對面的交流分享,也令大家感到十分失落! 這種失落、迷惘是真實的,而如果社會上種種限聚的措施仍持續,我們必須尋找方法去維繫群體中的相交生活,不致忽略那些少機會接觸、聯繫,或有特別需要的肢體、慕道朋友。 不過,當透過網絡來聯繫,成了繼續信仰和教會生活必須作出的安排時,在當中我們也可以找到另一片天空。經過大半年經常「限聚」的情況,我和一些分散在不同地區的舊日好友、同工,因為網絡會議的普及〔有好些視訊程式可以免費使用,安排也十分方便〕,得以經常再聚首分享。 利用網上通訊工具來查考聖經,是限聚期間另一項突破。我和本堂的李偉雄弟兄,想及可以藉網絡來開設新的查經小組。偉雄弟兄在退休後,經常專心研讀聖經,把新舊約讀了一遍,並寫下扎記,很願意與其他人分享。於是我們開了一個名為「Read through the Bible」的小組,鼓勵參加者以讀完聖經一遍為目標; 並邀請有興趣的弟兄姊妹,每兩週一次在網上相聚,由創世記開始,每次一同讀三章。進行了幾次後,我們對創世記中發生洪水的情況,挪亞入和出方舟時的細節,也多了很多思考,發現一些以前未曾留意到的地方,也有很多屬靈上的深意。 利用網絡,不單可以舉辦課程、查考聖經,或小組分享等保持團契和信仰生活。事實上,今時今日,網絡聯繫是無遠弗屆的。疫情期間,筆者有機會參加兩個在不同城市舉辦,有關「網絡宣教」的課程,給我莫大的啟發。透過手機上的通訊軟件,目前我加入了兩個組員來自不同城市的查經和禱告小組〔每組都有些我原本不相識的組員〕,並用廣東話以外的語言來聚會。 香港是一個屬靈資源非常豐富的地方,即使在疫情期間,仍然有很多網上的課程、聚會可以參與。但對於身居外地的朋友,這些網上的小組或互動,則可能是他們吸收屬靈資源或維持團契生活僅有的機會。 在啟示錄三章8節,主耶穌寫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信中,提到「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在今日,這個敞開、無人能關的門,也許就是透過互聯網而形成的「資訊高速公路」。 網上聚會或互動,資源花費有限,服侍範圍卻無遠弗屆。事實上,如今只要有心,有簡單的器材,學會一些基本的操作,人人也可以成為牧者、宣教士!疫情使教會很多聚會和事工不得不中斷,但上帝也在為我們開啟另一道「開了就無人能關」的大門!我們願尸意接受挑戰跨進去嗎? 〔備註:網絡宣教與服事,雖然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但前人的經驗能幫助我們除去很多障礙。其中一本可參考的書籍是: 鄧諾文、區建樑著:《網絡媒體宣教--未來十年教會拓展攻略》 (2016年9月初版)〕 ...

與九十後青年談移民


(以下對話請想象為廣東話口語,各人名字全屬虛構,不必深究。) 時間:Zoom教會祈禱會後   地點:各人家中   教會祈禱會結束後,柱哥打算關上電腦,繼續煲劇;幾位青年馬上留住柱哥,談天說地。 浩哥:   柱哥,原來你真的回來了!你知道嗎?今天的香港不再是你離開時的香港了。 柱哥:   我明白的。我雖然身在加國,但常常閱讀香港的新聞,了解到從去年年中開始的社會紛爭,到國安法成立,及就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的辯論,的確心中憂慮。坦白說,不少人曾勸我們移民,但最終我們都是先回來。 小晴:   柱哥,既然你講移民,我不妨向你坦白,我幾年前已經考慮移民,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的生活壓力太大,我希望移民到另一地方,找回自己的work-life balance(工作與休息的平衡)。社會事件只是加速了我的抉擇。我心儀台灣,主要因為我喜歡台灣文化,而且是華人飲食文化,我始終受不了炸魚薯條。其實移民台灣有多種途徑,包括投資移民、創業移民、專業移民、讀書移民等。我不是專業人士,但略有儲蓄,所以我打算投資移民,透過移民顧問,撰寫投資計劃書,在台灣投資600萬新台幣(約155萬港元)以上,開設有實際業務的公司或投資現有台灣公司,並要聘請兩名以上台灣籍員工,營運3年。同時,我只需要在台灣連續居留滿一年,就可以申請定居許可,取得身分證。取得身分證後,即使我每月坐飛機回來,都比在香港供樓化算。 柱哥:   Work-life balance的確是不少香港人夢寐以求的生活,事實上香港人的工時遠遠拋離已發展國家的平均時數,不少人的健康、心理、家庭關係都受此影響。不過,我想想,work-life balance是否聖經的教導?換句說話,耶穌有沒有工作與休息的平衡?福音書記載:「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耶穌太受歡迎,也太忙碌了。就連他個人的靈修時間,都選擇在清晨或深夜,明顯他不是過著工作與休息平衡的生活。雖然如此,耶穌卻是過著蒙召的生活—傳揚天國的福音。所以,我們不是追求工作與休息的平衡,而是有方向、有重心的蒙召生活。當然,無論我們的工作是何等神聖,都必須有充足的休息、健康的人際關係和與神的關係。 小晴:   我明白這是耶穌的生活,但我不是傳道人,我只是一名平凡的打工仔,根本談不上召命,也談不上見證天國的福音。我怎能與耶穌相提並論? 柱哥:   我相信耶穌的事奉工作並不是三十歲之後才開始,耶穌成年後雖是一位木匠,他仍是事奉上帝。事實上,事奉與工作並不矛盾,例如先知以賽亞一直的工作是政府公務員,同時是上帝的代言人;保羅是帳篷的工匠,同時是宣教士。工作本身就是上帝的召命!正如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所言:「信徒皆祭司」。他將「各人蒙召的時候是什麼身份,仍要守住這身份」(林前七20)中的「身分」,翻譯成「工作」。意思是上帝在我們的工作、事業、職業中呼召我們,並在工作中事奉上主。所以,我們追求的,不是balanced life,而是called life。 浩哥:   柱哥,我知道你想引用亞伯拉罕的故事來說明被召的人生。但是,我不是屬靈巨人,我只是小薯仔一名。你知喇,我家「仔細老婆嫩」,我「男人老狗」不怕什麼,但是我們考慮移民,都是為小孩子嘛!香港的教育制度是不錯的,但是壓力太大。我不望我的小孩子將來能夠入讀三大(港大、中大、科大),但起碼我只是希望他們享受學習,享受校園生活。近日有關部分教科書修訂內容的討論,更令我感到不安。本來移民美加是一件十分複雜的事,但自從BNO持有人有權在英國居住5年,都成為不少人的希望。我知道英國推出印花稅減免政策至明年3月31日,50萬英鎊內樓價減免最多1萬5千英鎊,實屬吸引。倫敦是國際金融中心,英國高速鐵路HS2即將在伯明翰通車,加上英國政府大力推行「北方經濟引擎」(Northern Powerhouse)計劃,曼徹斯特發展潛力甚高。英國的教育系統和文化備受推崇,我們的小孩子能夠接受優質的教育,將來也可在不同城市發展,的確值得考慮。 柱哥:   小弟的三名子女有幸在溫哥華接受教育一年,他們的確十分享受校園生活。與香港相比,我認為兩地教育各有優點和缺點。溫哥華的中小學較著重個人發展,多發掘自己的興趣和方向,功課較少抄寫和背誦,考試測驗較少;香港重視學生的學術水平,而且佔優,另外較重視學生紀律,包括守時、禮貌、性文化、吸煙(吸毒)文化等,有較明確的規範和指導。的而且確,兩者各有利弊,但是父母的角色同樣重視,無論任何地區任何學校,父母都需要積極地建立美善的學習環境,包括抵抗過份的學業壓力、主動教導正確的性觀念、拒絕毒品等等,所以移民外國不一定能夠減輕家長的教育壓力。 浩哥:   我明白作為父親,有責任建立子女成為頂天立地的真君子、真門徒,但是我確實對未來十分憂慮,害怕他們活在充滿謊話的社會中。我心中這份恐懼,是否代表我信心軟弱? 柱哥:   我認識你不是信心較弱,作為一位父親,關心子女的成長是天經地義的。神學家Klaus Bockmuehl用一個三層高的結婚蛋糕來比喻三種召命。最底層的是「人類召命」(human vocation),即管理大地和與上帝相通;中間一層為「基督徒召命」(Christian vocation),包括家庭、教會、鄰舍、社會、個人成長、安息;最頂層才是「個人召命」(personal vocation)。按此比喻,你的「個人召命」絕不能離開「基督徒召命」和「人類召命」,換句說話,如果你的「基督徒召命」不穩固,你不可能回應「個人召命」。所以,當你尋找「個人召命」時,你必然顧及你的家庭,所以為子女周章,都是上帝的心意。話雖如此,我發現你心中充滿恐懼。如前美國總統羅斯福所言:「你唯一值得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你的恐懼已經影響你的理性分析,在這情況下,你絕不適宜做重大的決定。我們都需要求問上帝在你家庭的心意,尋問心意,就是探索這些情緒背後的意義,透過認識自己和上帝,分辨這意念是來自自己,抑或上帝,並且放在上帝的手上,使我們合宜地回應這份情感(ordered affection)。如果你想知道更多,請你參加今期靈命工程。如果你不能實時上課,你將會在電郵中收取課堂錄影內容。 咦!鹿仔,恭喜你上兩星期結婚,你和太太有沒有考慮移民? 鹿仔:   唉!有呀!我太太十分希望移民,所有她尋找了很多資料,包括各地的移民門檻、生活水平和工作機會。她也正在分析,究竟是「一次過」連根拔起移民他方,還是先取居留權,但留港工作賺錢。不過,其實我個人不想離開。所以我想,如果申請成功,就是代表上帝開門,那麼便去吧;如果申請失敗,就是代表上帝關門,我太太便死心了。新婚嘛,我不想逆她心意。 柱哥:   鹿仔,我勸你都是與太太商量清楚,一同尋問上帝的心意。上帝喜悅我們負責任地、主動地尋問祂,事實上所謂的「開門」,這不一定是上帝的心意,相反,如果是「關門」,也可能上帝都希望我們嘗試,不過有另外的學習。我在溫哥華見過一些新移民夫婦,一位十分熱衷,另一半卻「被迫」移民,嚴重影響夫妻關係,令人心痛。馬來西亞作家阿爾文(Alvi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