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教會是「關鍵的少數」(Significant minority)


在一個講求發展的世界,教會內外不少人,都很容易漸漸轉移以商業世界的思維、從市場佔有率的角度,來衡量教會事工的成效。不能滿足需求、廣泛迎合市場口味的,似乎便要自然淘汰。   然而,主耶穌卻說,那些真正屬於祂的人,其實會被這世界所恨,因為他們不屬於這世界!基督來到世間,就像光照在黑暗裏一樣(約翰福音15:18-27),祂所揀選、所差遣的教會,在世間亦會被視為少數族群(Minority)。然而,教會雖是少數族群,不容易得到世人認同,但她具備的本質和信息,能夠使她不輕易被「邊緣化」(Marginalized),就像光照在黑暗中一樣。試想在一遍漆黑的環境中,即或一點燭光,也會帶來很大分別。一遍漆黑的環境,會令人視野全失。但只要點點燭光,即或微弱,也能幫助人分辨方向。教會的信息就像光,不論多麼微弱的,在被罪惡污染的人世間,仍會是照亮黑暗的力量。   甚麽是「邊緣化」?就是當教會沒有了信息,失卻「光」照在黑暗裏的影響力時,就真正被「邊緣化」了。教會雖然是少數族群(Minority),但只要具備信息、不失去光的作用,就會成為「關鍵少數」(Significant minority),能對世界產生影響力。即或當下不被接受,但當世界陷落在混濁的罪海中,在一片漆黑的暗夜裏,人們尋求真正的出路時,就會再回到教會所指向的信息──從上帝而來的道中。   因此,教會事工真正的成效,不在於當下是否有足夠的「收視率」,能否得到普遍的接納、歡迎,而在於能否守住上帝的道,在暗世之中成為明燈。事實上,神的道、上帝子民的群體──主的教會,在人類歷史許多重要的轉折時期,也發揮著這種「關鍵少數」的作用。 ...

神性的觸摸


  一天晚上,我坐在家中看電視,小女兒忽然來到我身邊,坐在我身上,要我抱著她,然後說,「我不想長大,我想做BB」,跟著躺在我的手臂裡,問起昔日她做BB的情景。我知道那刻不能拒絕她,做自己想做的事。   這使我想起昔日初少團契時背誦的一節經文:「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太19:14)這經文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作者馬太描述了一個場景,就是很多帶著小孩子來見耶穌,請求耶穌按手祝福他們。在門徒的心中,認為小孩只會是阻礙耶穌做祂原本要做的事情,將小孩趕走是理所當然,因為門徒正是受到法利賽人的思想束縛,對小孩毫無感情。對法利賽人而言,孩子的價值只是傳宗接代,陪孩子們玩耍只是浪費時間,阻礙敬虔,有失身分。更何況小孩子是無法完全遵守律法的,他們能否參與上帝的國,心中也是存疑?   耶穌卻不是這樣,祂對門徒有這種拒絕小孩感到不快和惱怒,並作了一個榜樣和教導,把小孩叫來,讓眾人明白我們該如何站在上帝的面前。   遵守律法不一定能使我們進入上帝的國,倒要像小孩的單純、真實無偽、渺小,承認我們總是雙手空空的站在祂面前,接受上帝的國。在心中為上帝保留一個空間,並卸下面具,放棄我們原本在上帝面前扮演的角色,只做原始的本我,就如耶穌將孩子們抱在懷中那樣清純,毫無機心。   在我們裡面,曾有一個受傷的小孩,他被忽視、被拒絕,有時被鞭打、或虐待。但同時也有一位純潔、渴慕被愛的孩子存在我們的心中,他是創造力和生命力的泉源,這就是原始和真實的本我,是擁有上帝形象的我。當我們如耶穌一樣接納小孩子,抱起受傷的孩子,這孩子就不再悲傷,並能感受到愛。這時擁有上帝形象的我就會展現出愛的特質。   當我們觸摸小孩,能發現他心中的神性一面,這神性原本已住在每個人的心中,一直指引著我們走純潔美善的道路。莫怪乎耶穌要讓小孩到祂這裡來,不要攔阻他們。   耶穌正用神性的手觸摸孩子,為他們祝福,這就像一道保護牆,使孩童覺得被愛護,有安全感。同樣地在我們心裡也是需要這保護的雙手,在這道保護牆內,我們裡面受傷的生命得以再度綻放,因為耶穌已祝福了在我內心那個神性的孩子。   最後請你想想,上次你夢到小孩是什麼時候?你如何與那神聖孩子接觸? ...

教會是聖約的群體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彼前2:9)   教會是由上帝的子民所組成的「聖約的群體」(Covenantal community)。今日很多人加入教會,只抱一種「為己」的心態,期望別人滿足自己的要求,給予自己種種關懷肯定、接納支持,又或只抱著一種顧客心態,尋求良好周到的服務,滿足自己的宗教需求。但真正的教會是「聖約的群體」,由基督的門徒結連所組成。必須以遵從上帝的道,並以上帝與人所立的約為根本。主耶穌在約翰福音中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5:34-35) 脫離了這種立約的關係,教會便與人間的社團無異。   因此,「立約群體」所要求的,是先遵守上帝的約,按真理而非按自我的滿足喜好而行。必須切實遵行上帝的道,發生衝突時才可以尋求真正的調解,發展出真正的忍耐、接納和寬容,與及矢志不渝的委身(Commitment)。教會是上帝的家,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既是一個屬靈的家園,教會中的關係,應該是生命的結連,而不單是功能性的(functional)作用,才能達至轉化生命、扭轉人心的影響。教會倘若淪為以自我為中心的「宗教俱樂部」,或僵化的道德教條組織,都會失卻「立約群體」的生命承載力和對世界的感召力。教會必須時常檢視自己的身分與定位,是否與主耶穌為教會所定的相稱。否則在時代的洪流中,便很容易迷失,不能按照主的心意,回應世界的需要! ...

敬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敬拜」 讓你想到甚麼?莊嚴的禮堂、帶領會眾進入聖所的詩班和敬拜隊、引發人默念基督的聖壇上的擺花、傳講豐富神學內容的聖詩、扎心的講道信息、那承托著數百會眾歌頌聲的電風琴,還是……?不錯,這都是在崇拜中,我們所看見,所在意的。不過,我們還是要問自己這個問題:敬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敬拜不單是唱詩,而是常常向神的歌頌、讚美、敬拜。(參詩34:1) 敬拜不單是把事工做好,而是以敬畏、降服的心向主呈獻所有的力量、才幹。(參撒上15:22) 敬拜不單是:看!我呈獻了甚麼?而是:看!我在這裡。(參賽6:8) 敬拜不單是我「說」了甚麼,而是退到心靈的聖殿,肅靜、肅靜、肅靜、留心我「聽」到了甚麼。(參申6:4) 敬拜並非脫離所在的處境,不看世事,而是以屬靈的眼光,以信心宣告聖者所出的令,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參但4:17)   敬拜是指一週一堂崇拜的參與嗎?不是!敬拜是時時刻刻,從清晨、晌午到晚上。敬拜是外在的禮儀行動?不是!敬拜更是心思最隱密之處向創造我的主的敞開。敬拜是我以無私的愛關懷我所愛的人?不是!敬拜更是愛我的仇敵,為那恨我的、逼迫我的祝福。敬拜是我熟練地引用了一段經文並以己力努力實踐?不是!敬拜更是帶著戰兢、敬畏、謙卑的心來到主面前,讓聖言開啟我那雙被世界的王弄瞎的眼睛。   敬拜到底是甚麼?敬拜中我們需要聖詩、風琴,我們需要講道、信息,我們需要禮儀、禮序……,然而,崇拜中更重要的是:我放下所有降服基督,讓基督在我生命每一個領域掌權作王。敬拜是我承認自己只不過是人,我無法洞悉一切、看透所有的隱情。敬拜是我知道世上沒有義人,一個也沒有,連我也不是,我需要來到救贖主面前,靠主恩而活。在世界喧嚷爭閙不休,萬民謀算虛妄的事,敬拜者當依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存戰兢而快樂。在這末後的日子,敬拜不是我的選擇,而是使我的生命不致迷失的起點和終點。 ...

羅家家書(2020年5月)


各位弟兄姊妹: 「凡仰望耶和華的人,你們都要壯膽,堅固你們的心!」(詩三十一24) 截至5月20日,加拿大卑詩省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為2467宗,目前現存個案為317宗,另外2001人完全康復。由於每天新增個案穩定,市民開始鬆懈,所以政府加強宣傳,勸籲市民保持社交距離,亦曾在海灘大量票控違反社交距離限制的泳客。中小學將在六月份開始有限度地開放校園,讓學生回校上課;我們仍在深思是否讓小孩子回校,始終小學生未必懂得保護自己。   Chris Tomlin在2018年創作了一首詩歌,名為「Is He Worthy?」(祂配得嗎?)這首詩歌在北美的電台和教會崇拜中不斷熱播和頌唱,觸動著不少心靈。或許,這是因爲普世基督徒都面對著不同的困境;或許,這是上帝對我們香港人的安慰和鼓勵。開始時,詩人唱道: Do you feel the world is broken? (We do) 你是否感到這世界正被破壞?(是的) Do you feel the shadows deepen? (We do) 你是否感到黑雲壓城?(是的) But do you know that all the ...Read More...

基督門徒的五旬節經歷


五旬節是從初熟節(利23:10–11,15–17)開始算起的第50天(第七個安息日的次日),所以稱之為五旬節。對信奉猶太教的人而言,這一天是摩西在西奈山領受耶和華所給與的《十誡》的日子,也是「感謝賜下律法的紀念日」。這個節日同時也用來感謝耶和華賜與的收穫,所以又稱收割節,是猶太人的三大節期之一。   在使徒行傳2章,門徒在五旬節那天經歷聖靈的降臨,那一天被基督教會記念,稱為聖靈降臨節。對於猶太基督徒來說,那一年過節是十分驚嚇又奇異的。拿撒勒人耶穌沒有進行革命推翻羅馬政權,卻因門徒猶大舉報耶穌所在地,猶太宗教領袖在分封王、羅馬總督面前告密、抹黑,羅馬政府扣上「猶太人的王」這帽子給拿撒勒人耶穌,耶穌承受十字架酷刑至死。縱然耶穌死後已復活升天,完成地上的使命,福音使命卻未完成,由門徒承繼。領受耶穌教導的凡人門徒,他們要聽聽話話留在耶路撒冷,等候聖靈(徒1:4),這時實在是百感交集的時刻。他們恐懼被捕,害怕被打成革命份子,他們留在耶路撒冷乃是置身於風暴的中心。然而,他們未曾放棄,選擇在住所聚集禱告等候神的啟示。他們選擇深信耶穌所宣告這時是神悅納人的禧年(路4:18-19),銘記傳天國福音的吩咐。   使徒行傳1章8節提到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得著聖靈的能力,神的道興旺起來,門徒人數激增,使徒行傳8章1節就提到耶路撒冷的教會遭受到大迫害,福音由耶路撒冷傳到撒瑪利亞,傳到羅馬治下多個地方流散的猶太人當中,甚至臨到非猶太的民族、官長。看來,在大迫害的開始也是大收割的開始!大復興發生在最艱難的時刻,實在令人詫異。耶穌的門徒堅守所信的道,就是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裏一同有分(啟1:9)。這時同受苦難,同得榮耀的時機臨到了,神以聖靈恩膏主的門徒,讓他們在最艱難的日子傳天國的福音。耶穌與之為伍的是漁夫、曾經壓榨同胞的稅吏、妓女等等,都是凱撒大帝的奴隸,福音卻要臨到他們。門徒會否選擇耶穌所行的路?會否把今生押上在那些沒有政治力量的貧苦大眾當中呢?   在聖靈降臨節,五旬節,願我們都被聖靈的火煉淨,預備好受苦的心志,轉化膽怯為剛強。願我們記起聖經裏揭示的真理,相信天上地下執政掌權的都不是聖靈的對手。願我們記起門徒在逼迫中被分散,真相與真理沒有被埋葬,反而復活了,在神的旨意中福音被廣傳了。在羅馬帝國迫害大行其道之時,可能有一些人會殉道,也有一些好像使徒保羅多次坐牢,餘生被軟禁了,也有一些人的命得以保存下來。儘管保命還是喪命不是自己所能決定,但是每個門徒都可以選擇是否仰望三一神、看見天國的大收割,並參與在聖靈的工作當中。 ...

惟願祢的旨意成全


自去年的社會運動,接著是疫情大流行,我們習慣和適應的香港生活,都被無情地改變了。但有些人會不斷擔心,推敲事態的發展,嘗試掌握惟有上帝能掌握的事。這樣帶來的結果,使人活在不快樂和無奈當中,究其原因是我們抗拒當下的情勢和環境。為甚麼禱告這麼久仍沒有蒙應允?為甚麼社會總無寧日?為甚麼疫情不快些過去?我們都不想接受現在的處境,不過信主日久了,大家都會明白,萬事萬物都掌管在上帝手裏,是祂容讓我們置身其中。然而,我們一向被教導是要把握機會,機會是留給有預備的人,我們要努力、要爭取、要堅持,我們要改變環境……。就在人掙扎與抗拒之間,內心忽然開始有一點點體會上帝賜安息日給子民百姓的心意,在創世時祂賜福第七天,呼召我們進入祂的安息裏,在那裏我們不是要了解情勢,也不是心懷不平,卻要是進入上帝同在的安息裏,我們不再在問問題,卻在享受能置身在祂手心裏的呵護。至於世情如何,這是祂給我們的處境吧!當然,上帝不是要我們留在原地,祂是要我們釋然接受自己的處境並善用情勢,我們要相信祂,定睛在祂身上,不是在環境之上。弟兄姊妹,我不是鼓勵你們要有正向思維,而是要有信心在愛你的上帝身上,正向思維相信的仍是自己,有信心是相信那位愛你到底的上帝,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那位上帝。現在,何不放鬆向祂禱告:「上帝,感謝祢聽我的禱求,請賜信心給我,使我相信在適當的時間,祢會讓我明白祢的作為。許多時,祢用艱難煉淨我,更新我的生命,用困苦鍛鍊我的品格,使我合乎祢用。請幫助我勝過試驗,不要糾纏在追尋事情的前因後果,抗拒不順心的事,反倒要明白祢讓我置身其中的目的,也許有不喜歡的感受,卻有正確的態度,更剛強、更有勇氣去面對。感謝祢!沒有帶我脫離一切的問題,卻賜我力量去經過,否則每一次我都沒有耐性去等待,就作了次好的選擇,而領受不到在艱難背後,祢為我預備了更大的祝福。上帝,不要按我的意思,惟願祢的旨意成全。」 ...

「解封」


世界各地人士都期待著疫情早日退去,各國能盡快解封所有限制令。「解封」這字,成為各國期盼盡早達成的目標之一。如能解封,表示我們進入後疫情世界,這世界會帶來怎樣的變化,也是未知之數。   這使我想起一套有趣的電視故事:「請溶化我吧」,講述冷凍技術出現,男女主角參與24小時的冷凍技術實驗,但卻意外地被冰封了20年之久。20年後又意外地解封,可惜時代已不同了,如何接受新世代和適應新環境?是男女主角要面對的挑戰之一。   從冷封至解封,讓我想起以色列人在曠野的生活。《民數記》記載以色列人前往應許之地時,在曠野經常遇到艱難的考驗,從起居飲食開始,不是抱怨沒有肉食,就是埋怨缺乏水源,甚至質疑領袖摩西的帶領,是否有著上帝的同在。以色列人試探上帝,留戀埃及的食物和生活,他們的身體雖然離開埃及,可惜心靈仍然被「冰封」在埃及的物慾時期。未曾認識拯救和引領他們的上帝,也未能打開心眼,看見上帝所給他們的應許之地,如何美好;更未曾體會真正的「流奶與蜜」之地。從來「未認識、未打開,未看見、未體會」,這豈不是心靈世界被冰封嗎?何時心靈能被解封?   領袖約書亞和迦勒,他們早在出埃及時,心靈已被解封。溶化他們的心,正是上帝說話的應許,他們緊緊的抓著和跟隨。他們沒有質疑上帝的說話,信賴上帝所揀選的領袖摩西。他們也做過探子,回來後講述上帝所賜的那地,是「極美之地」(民14:7)。這回應正好顯出他們對上帝的信心。可惜,其餘十位卻看見迦南人如同巨人,非常強壯,自己的民族如同蚱蜢一樣,最終會死在那些民族手上。這樣的結果,正是以色列人將上帝「冷封」了。領他們出埃及、過紅海的上帝在那裡了?祂的作為在那裡呢?難到上帝的帶領出了問題嗎?   其實,以色列人當年活在生命的邊緣上,看不見出路,因為他們的心早已被冰封了。何時能被溶解?何時獲得真正的解封?誰能為他們解封?唯有經歷四十年的曠野磨練生活,重新認識這位上帝,心靈才能被解封,才看見真正的盼望。回想一下自己的心靈有被冰封嗎?有困在自己的世界裡嗎?有懷疑過神嗎?何時心靈才被解封?   溶解是需要耐性等候,解封後的適應,也是要我們等候,這才能進入新的變化,再次體會新的生活。教會經過疫情帶來不少變化,不論教會建築物的轉變、使用媒體的轉變、崇拜更新的轉變、接觸人群的轉變等等。每一個轉變,我相信都有上帝的介入,有著上帝的同在。正如約書亞和迦勒,也看見新時代的轉變。當約書亞帶領新一代子民,他們的心靈已被解封,只等候回應上帝的話--進入迦南之地。儘管面對不知名的未來,新一代的人心靈早已預備好,因為他們已領受上帝的話,所以約書亞便說:「至於我和我家,必定事奉耶和華。」(書24:15),他用了一生的生命回答對上主的話,進入永久的應許之地。願我們也抓緊祂的話,以祂的話為重心,不怕任何的挑戰。 ...

職場靈性新常態


星期六的早上,暫時放下神學院的功課和書本,打算讀讀聖經。打開中神的Youtube Channel,聆聽著昔日老師們的教導,好一個滿足的早上。星期日清早起來,準備好早餐和熱茶,開啓電腦,讓小孩子先參加Willington Church的兒童崇拜,再參加成人現場崇拜,邊喝茶,邊崇拜,好不寫意。看看眾人在網站上的留言,大家都十分樂意分享自己的領受;教會也特意開啓各個Zoom的小組或祈禱會,讓肢體們彼此支持。足不出戶,也能參與教會生活,妙哉!有人說,互聯網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發明,此言非虛;二十一世紀過了二十年,人們將互聯網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或許這也是大家的日常生活。新事物將會成為常態,就是我們說的新常態。我們可以選擇崇拜的時間和地點,更可選擇想參與的教會崇拜或講員;我們可以在互聯網上找到不少出色的主日學課程,免費或收費,總有一課適合你。傳統上我們以為靈命成長,就是勤於參加教會的崇拜、團契、祈禱會、主日學和事工,然而,新冠肺炎和限聚令下的新常態,完全顛覆了我們對靈命成長的理解,它不再只是星期六或日的教會聚會,而是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操練屬靈生命,正如畢得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在其一書《翶翔的基督—畢德生談聖經靈修學》中指出,靈命操練的主要場景是職場(I’m prepared to contend that the primary location for spiritual formation is the workplace)。   什麼是屬靈生命?南美神學家Segundo Galilea指出:「屬靈生命建基於首先愛我們的上帝,它是上帝的邀請,是一份禮物,也是我們對上帝愛的肯定和接受,使我們願意學習聖潔。屬靈生活是一段成長的旅程,使我們越發明白上帝創造我的心意,迎接上帝的國。」這段旅程,就是活在聖靈裡的旅程,我們將會經歷:被尋回(路十九10)、被認識(詩一三九)、被愛(約壹三16)、被寬恕(約壹一9)和「雙重認識」(認識上帝和認識自己—加爾文)。換句說話,靈性旅程是一段蒙福的生活。   從古代希臘文化中認為的二元主義,即靈魂高尚、肉體下賤,到中國道教文化中追求「肉身成道」的修道操練,大都認為信徒需要離開塵世俗務,才能修成正果。基督教卻不是如此。創世記指出,上帝吩咐我們六天工作,第七日安息,工作與安息,同樣重要。耶穌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約五17)古時猶太教的拉比如此教導:「父親有責任教導兒子如何做生意,否則就等於教他們搶劫!拉比希勒爾為伐木工人,拉比煞買為建築工人,拉比約書亞為鐵匠,拉比哈尼娜為造鞋工人。」(他們皆為第一至二世紀的著名拉比)聖本篤(St Benedict)創辦的修會更以「Labora et Ora.Laborare est Orare.Orare est ...Read More...

生命因祢傳奇:與逆境共舞


面對未來確定會來臨的逆境,想起一個與逆境共舞的生命故事,就是創世記有關約瑟的傳奇一生。約瑟是耶和華為拯救雅各一家而放在埃及的一隻重要的棋子。約瑟被上帝揀選,除了是上帝的恩典外,他的生命確實是與別不同的。約瑟被賣到波提乏的家為奴隸,耶和華與他同在,賜福與他的一切工作,使他在主人眼中有卓越的表現。同時,主人覺得他為人忠誠,絕對可以信賴,所以除了自己所吃的飯外,別的事都交付了約瑟,可見約瑟實有過人之處。 約瑟並沒有因為被賣往埃及而丟棄對耶和華的信仰,反之他順服祂的安排、處處表現出生命的光彩。上帝與約瑟同在並沒有改變他的不幸際遇,他遭波提乏的妻子誣告,最終使他成為階下囚。此時,約瑟並沒有埋怨,他為著持守生命的純正,甘願付出如此重價。上帝喜悅他,在監牢的日子中與他同在。在司獄眼中,約瑟是擁有卓越生命的人,可以對他完全信賴。可見一個蒙主使用的人,在甚麼環境中都有生命的影響力。 行走信仰的道路需要堅忍的心,尤其是當你的盼望一次又一次落空的時候,你對上帝的信心便會受到極大的考驗。約瑟在獄中見到一道曙光,就是當他為法老兩位大臣解夢之後,他寄望那位能將官復原職的酒政,可以記念他的冤情,拯救他脫離牢獄之苦。怎知他所解的夢雖然都應驗了,但他卻被酒政所遺忘。「酒政卻不記念約瑟,竟忘了他。」 約瑟不單可以從夢中得啟示,也善於幫助人解夢,這是一種屬靈的智慧,更是上帝同在的印證。一般人都很難理解,一個那麼敬虔、有高尚生命情操、又得到上帝恩寵的人,他的際遇竟然如此不堪,是否上帝也把他忘記了?上帝在人身上的計劃確是一個奧秘,但祂會一步步的引導、慢慢地向我們揭示祂的心意。在我們靜心等候的時候,他會用不同的方法顯明祂對我們的悅納。約瑟由被兄弟出賣到埃及為奴,又成為獄中的囚犯。 如今,面對著可以翻身的機會也落了空,這一切都會令他沮喪;但耶和華在每件事上與約瑟同在,祝福他手上一切的工作。約瑟就是憑著與上帝親密的關係,能夠默然等候,堅持到底。 上帝遲遲未使約瑟脫離牢獄的困境,一方面要考驗他的耐性,另方面是祂有更奇妙的安排。兩年後,法老得了一個異夢,無人能圓解。此時,酒政想起自己的過失,他違背了諾言,忘記了那位為他解夢的約瑟,於是他向法老推薦約瑟為他解夢,約瑟便因此被帶到法老面前。原來兩年前在獄中的經歷,正是為著這個時機。 生命的困境不但沒有將約瑟打倒,反而讓他熬煉出一個成熟的生命。他對主的虔敬和忠誠、對事情的睿見和處事的智慧,都在別人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時間是對生命最大的考驗,約瑟一直等候耶和華,他並不知道上帝有甚麼計劃,但他深信自己的命運是掌管在祂的手中。 約瑟是個有屬靈眼光和睿見的人,他在甚麼景況之下都可以流露出與別不同的生命光彩,使旁邊的人深受影響。他為法老解夢,預告了七個豐年和七個荒年將臨大地。他更提出了一個治國的良方給法老參考,教他如何面對前面十四年一豐一荒的日子。 一個從監牢中被提出來的外邦人,在法老和埃及眾臣僕的面前,竟有如此的膽量和遠大的眼光,他的表現實在令人刮目相看。法老也心為所動,便委任約瑟為宰相,按照他所提出的治國良方治理埃及地,準備迎接七個荒年而來的挑戰。約瑟亦欣然承擔此項重任,可見他確實胸懷大志,一心要為大地眾生靈謀幸福。這不單為埃及地,也是為著大地各處的百姓積殼防饑。約瑟被法老器重,是因為法老看見他裡頭有上帝的靈。屬主的人往往在生死關頭有重大的貢獻。我們在世人眼中何等渺小,但在生命的領域裡,因著上帝的同在,祂教導我們認識生命的真諦和奧秘,我們便有信息與人分享。對於那些在生命路程上有迷惘的人,就成了一盞指路明燈了。對於這個世界的光景,我們有與別不同的透識力,更重要的是,我們具有承擔的勇氣。我們在世上是微不足道的「少數民族」,但在生命的領域裡,我們卻是一群有承載力的勇者。 作為基督徒,我們的人生與一般人無異,同樣不知明天會如何。上帝並沒有給我們一本清楚列明一切的生命路線圖,祂只要我們每一天信賴祂的帶領和安排。如果我們落在一些莫明其妙的景況中,就讓我們學習約瑟對上帝的信任和堅忍的心志,總有一日,我們會明白祂在我們生命中奇妙的帶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