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堂會禱告網(Prayer Net)— 與人連結,與神同工


過去十多年,參加過兩個令我畢生難忘的祈禱會:其一是到東南亞一個頗為封蔽的地區的神學院代課,參加和學校相連之教會的祈禱會。每次走進禮堂,只見黑板上所寫的代禱事項,全是為中國福音遍傳,為教會、為世界上其他有需要的人而禱告……。當時這國家人均收入極低,要買一個手提電話號碼卻得用上3000美元!在生活條件如此艱困的社會中,當地的信徒及神學生禱告時卻不以自己的事為念,所求的盡是「神的國、神的義」,令我無比震撼!   另一次是前年我到了華中一個大城市,當地一位做傳媒工作的朋友接待我。第二天上午,朋友因要上班,請了另一位姊妹來陪伴我。這位姊妹因家庭和事業都不順遂,在大城市中僅靠做一點零散的設計工作來謀生。她帶著一個小型的樂器到來,彼此簡單地自我介紹後,我以為大家還可以聊聊創作和出版方面的心得。不料她當下便奏起樂曲引領我一同唱詩、禱告。適逢那幾天歐洲發生了恐襲,許多人喪生。我們的禱告很快便圍繞著歐洲和世界不同的角落,記念許多被遺忘的族群……。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和一位初識的姊妹禱告了兩個多小時,她沒有半句話提說自己的困乏,只為我下午另一段火車旅程祝福。如是,這位只有一面之緣的姊妹,教導了我禱告中最深邃的一課。   這兩次奇妙的禱告經驗,常提醒我城市人、城市基督徒的禱告生活,最大的危機和試探正是太多的「我」,太多「以自己的事為念」!灣仔堂堂會在今年鼓勵堂會中每位成員也尋找至少兩位禱告同伴,每星期分享教會週刊中的代禱之頁,恆切地為教會禱告守望,正是要我們突破自我的界限,與人連結,與神同工。   禱告的形式可以是多元的,體驗的傳統可以是多樣的。但本質上,禱告是相知、相遇、連繫,而絕不是事工,功業,積分。禱告的訣竅是我們的破碎、無助,而絕非我們的技巧、能耐。主耶穌給了我們關乎禱告一個最簡單、最基本的應許:「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 3) ...

作主的朋友


創世記記載一段亞伯拉罕為所多瑪和蛾摩拉代求的事蹟。耶和華說:「我所要做的事豈可瞞著亞伯拉罕呢?」(創18:17)這是一句神人之間關係很重份量的評價。亞伯拉罕接待了天使後,耶和華藉此向他透露要審判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為何上帝覺得此事不應瞞著亞伯拉罕呢?相信是因為他的姪兒羅得住在那地的緣故。   上帝和亞伯拉罕的關係,已達知心的階段。祂知道亞伯拉罕緊張甚麼、關心甚麼,也顧及到他的感受。當亞伯拉罕知道此事後,便開始為這城向耶和華求情。若你仔細詳讀他與耶和華的對話,必定領會到亞伯拉罕是何等瞭解上帝的性情。「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創18:25)這個代求不單有情有理,更摸著上主的心腸肺腑,耶和華見到人犯罪時,內心的矛盾就從亞伯拉罕的禱求中表露無遺,難怪亞伯拉罕得被稱為神的朋友。   朋友在乎知心,神人關係至此可算是至高境界。人算甚麼呢?又怎能有資格與創造天地的主如此相交?從亞伯拉罕的經歷中,看到上帝對人的心意是何等的令人驚訝。耶穌離別門徒的時候,也有一番如此的說話:「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做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我從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約15:14–15)能夠成為主的知心友是何等大的恩典。   信仰的道路叫我們不斷認識上帝,亦不斷體會到祂對我們的瞭解。相交相知叫我們與主可以建立密契,更寶貴的,是可以互相承擔和委身。你是上帝的朋友嗎? ...

主啊!祢在哪裡?


雖然我們都知道跟隨耶穌並不會令我們的人生免疫於失敗、疾病和苦難,但有一天當衝擊我們生命的事情揮之不去、當持續的惡疾或苦難令我們憂傷難耐、當前面的日子看似全是黑暗無望時,我們或許都會疑惑神為什麼不拯救、不保守。當帶著眼淚的禱告看似落空時,我們不禁會問:「主啊,祢在哪裡?為什麼我見不到祢慈愛和信實的作為?」 祂在我們的憂傷和眼淚中 憂傷和眼淚並非苦難的結果,而是我們面對苦難時的自然反應。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憂傷和眼淚是治療過程中所會出現的現象,但從屬靈的角度,憂傷的人將會得神的安慰,正如耶穌所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5:4)另一方面,神沒有離開在苦難中的人,祂與憂傷的人同在,因為「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祢必不輕看。」(詩51:17)所以,若在苦難中問主在哪裡的話,答案就是:祂在我們的憂傷和眼淚中。 祂在我們彼此關懷和扶持中 在過去的日子中,當知道教會肢體遇上事故(無論是弟兄姊妹個人,或其家人),牧者都會第一時間探望關顧,在旁守候、禱告、支持;當然,有時候不僅是牧者,當事人身邊的一些肢體亦會一同表達這關懷與支持。牧者的關顧牧養,很多時候並非只是當事人出現事故那一剎才開始的,而是早在他/她的生命或家庭出現問題或需要關懷或輔導時已經開始,所以這種牧顧是基於一種關係和信任,加上愛心和耐心,以及冒著被拒絕的可能去展開的。有時所發生的事故帶來不幸結果或很大的創傷,以致當事人及家庭都會十分痛苦和憂傷。不過我們深信牧者和其他弟兄姊妹在牧養關顧所展現那種不離不棄的愛,正表徵著主耶穌那種「愛到底」的愛(約13:1),所以祂是存在於我們彼此關懷和扶持中。 祂在我們堅持和信心中 長期在苦難又無出路的境況中,會容易令人意志消沉甚或放棄。但保羅給我們一個好榜樣,他經歷過很多困苦和打擊,但仍堅持不放棄,因為他明白神是在他的堅持和信心中與他同在,一定會為他開路,所以他能夠見證說:「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4:8,9)若不放棄,你必能看見主在你的堅持和信心中。 ...

啟福課程


電影「沉默」中,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洛迪格斯被當時禁天主教的日本官方拘捕後,被帶去與日本知事井上對話。表面上是一個禮遇,骨子裡是勸降。 對話中,井上力言西方的基督教根本不適合日本,就像植物不能生長於沼澤之中,所以西方人絕不應把基督教強加於日本人。洛迪格斯不同意:基督是真理,福音的內容是愛與忠誠,放諸四海皆準的。井上最後回應了一句:基督教根本不了解日本國情!洛迪格斯也回答道,井上先生,你也根本不認識基督教。 這番對話,或許與今天我們與親友的對談頗為相似。我們的親友表達不願意接受主,不是(其實根本也沒興趣)否定耶穌基督的真實;反而,因為覺得耶穌這一套不適合他們,他們自有選擇。所以他們口裡說著: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不要強加予我。 在這一幕,傳教士與日本知事的搏奕只可算是打成平手而已,卻沒有製造繼續福音對談的契機。失去對談的機遇可不是我們願意的。我們的親友需要一些「路標」,把他們指向十架的主,讓他們知道我們的主最明白他們的掙扎。「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了你們。」(約20:21)主耶穌既成了天父上帝的路標,讓人藉著祂明白天父的愛;今天,我們也要成為小路標,把人指向耶穌基督。 今天,我們要了解鄰舍的掙扎,好反映出我們的上帝也明白他們的掙扎。進入他們的生活,明白他們在信仰上面對的疑問、不明白和難處,是介紹耶穌予他們認識時,所需要做到的。 這也是啟福課程渴望幫助你的,藉著下列問題,叫人有認識「福音」內涵的動力,也讓我們同組的組員,聆聽到未信者心中的問題,也嘗試介紹聖經對這些問題的立場: —我是誰?耶穌是誰?(Who)             —你何時見過我犯罪?(When) —為什麼耶穌愛我要愛到死?(Why)       —什麼為之「信」耶穌?(What) —怎樣可以經歷耶穌的真實?(How)       —我在哪裡找到耶穌?(Where) —信了耶穌又有什麼分別?(So What) 今年的啟福課程將於6月20日開始,連續8個星期二在晚上舉行。報名即將開始,請切切記念。 ...

復活節主日崇拜


...

家庭祭壇


美國基督教會研究專家George Barna曾作出一個本土訪問研究:一個人接受耶穌為救主的或然率,在5 - 12歲是32%;13 – 18 歲是4%;19歲或以上是6%。總括來說,就是趁著孩子還年幼時,引導他們與上帝建立穩固的屬靈關係,這是今日基督徒父母及教會需要相應地作出適當的回應。 今日基督教教育要回歸家庭,不要只寄望教會製作多一點兒童活動或聚會,我們的孩子就有好好的屬靈生命;上帝喜悅的,是基督徒家庭有敬虔委身的下一代。下一代既能夠對各種潮流文化和趨勢,有抗疫及分辨是非的能力,堅守信仰,同時能拓展天國福音。除了謝飯祈禱外,我們如何在家中有親力親為的屬靈的牧養功夫投入在其中呢?我們是否知道家人經歷了什麼第一手的屬靈經驗嗎?我們如何努力建立上帝在家中的獨特位置呢?代與代之間能結出「和好之靈」的果子嗎?我們身為家長,如何增強家中各人的屬靈分享與餵養?我們有什麼平台去肯定子女的屬靈能量或洞察力? 我告訴您:若要對應以上的問題,「家庭祭壇」能做得到!是真的,我的家庭已經驗了。   什麼是「家庭祭壇」? 「家庭祭壇」 ( family altar)又稱為「家庭崇拜」 ( family worship)、「家庭禮拜」 (family worship) 或「家庭靈修」( family or household devotions),就是指住在一起的基督徒家庭(可能包括同住的祖父母或其他親人)有一段時間圍聚唱詩歌、談論有關上帝的話及同心祈禱,親近上帝及敬拜祂,以見證一家人生活都是以上帝為中心。也為了兒女將來成家立業時,肯讓上帝陪同出發和上路。未信主的家人也可藉此沾染上帝的恩典和帶領。   聖經基礎? 1.《創8:20 - 21》挪亞「築壇」作記號:上帝是我家的保護者。「壇」是親手作的,下苦工,慢慢完成。是人向上帝之回應。 2.《創12,13,26,28,33,35》亞伯拉罕初到陌生環境,如何表達自己與當地人的信仰是不同的呢?聖經只記載亞伯拉罕4次、以撒1次、雅各2次「築壇」「求告耶和華的名」作記號。這3個父親各自成為下一代的屬靈導師(spiritual mentors),原因是他們都擅長「築壇」;自己先順服上帝的陶造,生命得以被豐盛,然後引導子孫跟從上帝的腳蹤行。 3.《申6:4 - 9》猶太人家長透過聽覺、感覺、視覺、觸覺及行動,努力建立兒女與上帝的關係。 4.《書24:15》猶太人不論在群體中,就是在家中,也敬拜上帝。 5.《詩78:1 ...Read More...

婚姻美事


剛過了結婚紀念日,23年了。對灣仔堂年長夫婦來說,實在是小兒科。但環顧現況,見不少肢體婚姻關係中的美事,都只存留在昔日的舊相集裏。愛火熄滅是不可重燃嗎?還是在乎自己的決定,當我們已否定了可能性,一切都沒有可能!   回想過去的體驗,婚姻關係切忌是懶惰,未結婚前樣樣事以對方為主,婚後少了一種動力,漸漸回復以自己的喜好為先。更論盡是將愛意留在想像裏:「我好珍惜您!」但沒有行動,便沒有意思。我認為在婚姻關係中懶惰的人是自私的人,只顧及自己的喜好和工作日程,身邊人好像是為配合而存在。曾幾何時,你為對方騰出時間,放下一些自己的事,去參與:洗碗、晾衣服、陪伴探家人、公園散步、拍拖行街等。可能你會覺得自己的年齡已浪漫不再,惟浪漫卻生發於願為所愛的人去改變自己,乃以感動之情,開懷的心為獎勵。   在溝通方面,實在是學不完的功課。當然已懂得謹慎,在有事爭論間不算舊帳,也不可互揭瘡疤。因為溝通不是競技場上的比試,沒有輸與贏,贏了場交,可以輸了個家,家卻有美與醜。回顧自己日常中交流的是甚麼話題:只是資料性的事嗎?自己的想法呢?對家庭未來的願景呢?關心對方的說話呢?有時我為對方不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而忟憎!卻沒有關懷的耐性。到底如何守護、叫對方幸福呢?或者,許多同路人在歲月的煎熬下,早已忘記自己的誓言!然而,坦誠的溝通在婚姻關係中至為寶貴,我不怕有辯論的時候,因有健康的激辯,才有心意相通一起禱告的時候。   若問婚姻中最大的挑戰是甚麼?我認為是學習接納。有人以為這是婚姻關係的必然功課,但我體會是屬靈生命的操練,我們有幾接近上帝,才有多少的接納能力:「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詩127:1我們無論在人前有如何長進的表現,夫妻間沒有彼此接納無牆關係,總是欠缺一份自由生命的承載能力,可能是二人已成為一體吧!經驗接納,婚姻中的惡事可以被原諒;經驗接納,對方性格上的軟弱和習慣可以被接受,所結出是信任的果子。最有趣是當接納到一個程度,甚至覺得只有自己是最適合對方,因為能如此遷就,看對方為寶貴……這就是愛吧! ...

聆聽的祈禱


香港是一個生活節奏急促和擠擁的城市,重視效率,在這裏生活最大的挑戰是沒有空間。生活空間缺少,心靈的空間如是。香港也是一個現代化的城市,資訊流通極有效率,每天充斥著泛濫的信息,可是聆聽與被聆聽卻變成生命中罕有的東西,十分珍貴。   處身在這般環境之中,基督徒的靈性培養和禱告生活面對極大的挑戰。祈禱是與上主親近和相遇同行的經歷,卻有時變成了信仰生活表面化,令自己心安的操作。   學習禱告是一生的功課,我們透過禱告與上帝對話,與祂建立更深的密契。而聆聽的禱告卻是一個十分重要和不容易的操練。上帝向人說話,啟示自己,打開祂的心懷,讓我們投進去。來到主面前,我們也要決定是否也打開自己的生命,期待祂介入其中。聆聽與被聆聽成為一個重要的信心成長的旅程。當我們與主建立起這一份心靈的密契,便可以用祂的心一同走進人群,聆聽和碰觸這個世界,用禱告和信仰的踐行守望我們的鄰舍。 ...

使命廣場門徒匯 (MAD Agora)


Agora這字源自古希臘,指當時城邦的文化和商業中心,類似中國昔日的巿墟、也皓似今日的廣場,是一個人群聚集的地方。人喜歡到廣場,因為廣場給人偌大的空間感,讓人自由自在地隨意駐足,甚至可以自由發表己見,或推銷自己的產品。這樣一來,廣場便成為是匯聚不同貨品、展現著不同言說觀點的地方,使人呼吸到豐富和充滿活力的氣息。 「使命廣場」的概念正是源自以上提及的實體廣場,提供一個平台,讓弟兄姊妹把從神而來的感動和經歷分享出來。灣仔堂近年所奉行的「使命教會」路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信念,是聖靈會親自向每一位主的門徒說話,把不同的感動安放在他們個別心中。自幾年前開始,灣仔堂推動「使命小組(MAD,Make A Difference)」的成立,邀請有同一領受的肢體們結連一起,把異象踐行出來。 使命小組是要走入人群的,故不少灣仔堂現有的使命小組都是針對人當下的需要,以向他們提供適切的服事作為切入點,例如:傭入家中(關心來港任職家傭的印尼姐姐)、使命星光(幫助新來港學童的英語學習)等。另外不少是以興趣的活動來吸引我們的鄰舍的,包括:讚美操使命團契(健體操)、高瞻遠足(遠足)、黃金屋(閱讀)、大城小廚(烹飪)等。此外,還有擁抱其他異象的小組,如詩歌舞樹、M77、A0革命、福音探訪使命小組等,都是指向一群獨特群體,從建立關係開始,讓他們認識福音之路。 儘管這些小組有不同的切入點,它們卻都有幾樣共同的元素:學習(Study)、服事(Service)、分享(Sharing)、有時限(Span of Time)、救贖性(Salvation);還有一樣最重要的元素,把使命小組和一般的服務或傳福音活動分別出來的,就是小組的方向和動力皆是由聖靈引領和推動(Spirit-driveness)的。故此使命小組的故事基本上可說是「聖靈行傳」(《使徒行傳》的別稱)在我們身處世代的延續篇。 為了讓眾肢體可以一同窺見上帝在我們中間所播種的感動、所施行的作為,我們年中會舉辦幾次的使命廣場。3月30日週四晚將會有今年首次的「使命廣場門徒匯」,當晚還會有一些使命門徒分享他們在職場中、在生活間與神同工實踐使命的經歷。我們誠邀各位出席與弟兄姊妹同尋天國夢,透過彼此一同分享和禱告,也藉此互相激勵、彼此燃點,讓主大能的手在我們當中清晰地展現。 ...

在呼與吸之間


給三年後的阿柱: 平安!總希望你比我好! 從農曆新年至今,短短一個多月,已經有數位學生自尋短見。在你眼中,每位青少年都是上帝創造的傑作,是masterpiece,他們有著無限的潛能與可能,他們創意無窮、敏於學習,總是懷著赤子之心追尋夢想,是社會的未來,是社會的盼望。然而,他們的離開,卻帶著眼淚、唏噓和無奈,我不禁問道:為什麼?有什麼困難是解決不到? 從兒子的家長交流中發現,各間小學都有相當高的要求,要不給予大量的功課練習,以致小孩子未能早睡早起,休息充足,要不調高課程要求,跳級教學。各學校均在高壓力之中,排名高的學校維持高的學生學習量和課程深度,以保排名;排名較遜的學校,就不斷增加學生的學習量,期望在短時間內提升排名。學校的壓力轉移到學生身上,高學習量使學生生活全面變為有規範的課堂,在生活的每一個空間都是別人期望及別人定的規則,收緊學生自主與生活的空間。在學生的心目中,除了學習,還是學習,上課時間長,溫習時間也長。運動變成課堂,以往到樓下「街場」或空地打籃球,現在成為上籃球興趣班;以往在家中隨意填色畫畫,現在成為啟發創意的視覺藝術班;以往到博物館、美術館、音樂會欣賞展覽或表演來消磨時間,現在成為專題研習的功課;情緒差不是休息或玩耍,而是上情緒管理堂和學正面心理學;整天困在學校、補習社或課外活動中心,但不能每天到公園「放電」。 我寫信給你,因為ABC(你三位兒女)都已經升上小學,你會面對這樣的壓力,就是別人的氛圍,以及對他們的期望而帶來的壓力,升中更是難過的一關。但是,請你不要忘記「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平日你在工作中衝鋒陷陣,但是生命不是行軍打仗,你需要學習主耶穌的榜樣,就是為生活留有空間。昔日門徒請求耶穌不斷醫病趕鬼行神蹟,但主耶穌選擇安靜下來,聆聽自己,聆聽天父。或許你覺得這是浪費時間,正如你休息時總是拿著神學書籍,但是,在呼與吸之間的寂靜,人可以停下來,不再受效率的束縛,人可以真正的做人,回歸生命的美麗。所以,請你多點與小孩子玩耍,這玩耍不是參加某些課外活動,或者去外地旅遊追行程,而是沒有指示及規則,在安全空間內自由活動,是hea、是跑、是談天、是分享食物等。 再次提醒祢,祢要連繫更多弟兄姊妹,連成一個守望的禱告鏈,編成祈禱網絡,承載生命。願祢(我)如此祈禱: 「主啊,我仰望祢,祢是那位將會再次降臨人間的主,那時候,舊的世界將會過去,舊的價值觀、舊的觀念、舊的制度也將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祢的主權,祢將會重新完全掌管整個大地。 主呀,我仰望祢,當祢掌管大地,我們不再在悲哀、痛苦、逼迫。我們的青少年也從社會不合理的壓力中釋放出來,人不再是考試的工具,人不再是賺錢的生產元素,人可以找回自己的尊嚴和夢想,人可以經歷生命的完整。 主呀,求祢保護每位學生,求祢祝福家長及學校有智慧,也求祢改變社會,願祢在這些年間復興祢的作為。 主呀,我願祢來,願祢掌權!奉主名求,阿門。」(取自「Synergy 守護生命禱告運動」第十四日) 柱 2017年3月12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