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對焦」與「失焦」


路加福音10:38–42記載了耶穌進入伯大尼的村莊探望馬大和馬利亞兩姊妹,耶穌之前已認識她們,是朋友的關係,馬大知道耶穌和祂的門徒經過她們的村莊,接待耶穌和祂的門徒到自己家裡作客。 馬大的家裡可能好熱鬧,忽然多了好幾位客人,馬大忙著伺候作客的耶穌和祂的門徒,而馬利亞卻放低她應該要做伺候的工夫,坐在耶穌的腳前聽耶穌講道。 路加醫生在這裡呈現了兩幅圖畫:一幅是馬大正在忙得不可開交的情景,如果有近距離的寫照,可能是她滿臉汗水而略帶不滿的神情;而另一幅圖畫是耶穌和馬利亞,耶穌一面講,馬利亞一面聽,可能間中他們都會有一些對答,馬利亞會問耶穌一些問題,他們是閒適地坐着講道和聽道。 試想像一下,這兩幅圖畫其實很有趣,馬大的圖畫如果加進一些急速節奏的配樂,更加活現出「為許多事思慮煩憂」的忙亂景象;而馬利亞的圖畫,用柔和舒適的音樂襯托,更突顯「選擇了上好福份」的那種福氣洋溢的意境。 在這段聖經裡面,馬大和馬利亞都把握著耶穌在家作客的時機,但是她們兩個的表現卻是截然不同的。馬大盡朋友之誼,想為耶穌擺上最好的款待祂們,這是值得欣賞和佩服的。但是,耶穌說馬大被許多服侍的事情「分心」了(NIV的翻譯是distracted),換句話來說,即是馬利亞不會「被分心」,馬利亞如何不會「被分心」呢?我想,其實馬利亞都知道款侍客人的重要性,更何況現在到她們家裡作客的是主耶穌,但是馬利亞在意的、注視的,不是接待客人的事務,而是集中注視著耶穌這個客人。馬利亞重視的,不是「事務」,而是這位客人(這位主耶穌),所以馬利亞選擇了「更好的」的服侍,是無為而為,乃是把握著與耶穌同在的時刻,聆聽祂的道、親近祂、敬拜祂,在主耶穌看來,是「選擇那上好的福份」,英文聖經的翻譯,是「選擇了更好的福份」,由此推論,馬大選擇的是好,但馬利亞選擇的是比好更進一步,是更好。 馬大接待服侍耶穌的本意是好的,但是在那一刻,她卻失了焦點,注視服侍的事務多於注視主耶穌自己;而馬利亞可能由主耶穌踏進她的家門開始,她的目光一直在注視著主,沒有離開過。馬大和馬利亞都是本於愛主的心,做她們當時認為是對的事情。 各位弟兄姊妹,我們今天會為許多事情「被分心」嗎?我們目光的焦點是放在那裡呢?那「更好的福份」對我們現今的生活有甚麼意義呢? 願主的道引領我們。 ...

教會為天國國度的實現而存在(Kingdom Community)


主耶穌曾向父祈求:「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祢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17:15–18) 教會重要的身分,是被差遣進入世界、體現和見證天國已臨的群體。教會的存在,絕非為著她本身的組織、機制,而是為著天國的實現。因此,教會沒有自己本身的議程,她所有的就只是耶穌基督為實現天國而有的議程。這種國度神學(Kingdom theology) 所帶來的視野十分重要。   教會有時只看重信徒有否出席聚會,以此作為衡量其靈命成熟程度的標準。但卻往往忽略了弟兄姊妹離開教會四牆之外是個怎樣的基督徒,在職場或他身處的環境,如何實踐真理,體現作主門徒的價值觀。但事實上,上帝的國度是在祂所創造的世界裏,而非限於教會建築物的四牆內。而衡量教會實踐使命的程度,亦不在於她能吸引多少人加入這群體本身,而是當人加入這群體後,受差遣回到世界踐行真理所發揮的影響力──教會的成員,能否帶著從上帝所領受的真道、屬天的世界觀、價值觀,進入人世間種種不同的領域,重新體現創造主在不同領域中的主權(Sovereignty)。因為上帝救恩的計劃,是要更新祂整個受造的世界,讓天國的權柄,透過祂的子民得以彰顯、落實。 ...

羅家家書(2020年7月)


各位弟兄姊妹:   「上帝啊,我心堅定,我心堅定!我要唱詩,我要歌頌!」(詩五十七7)   加拿大卑詩省七月份每天新增新冠肺炎個案約為20-30宗,雖然相比東岸省份疫情輕得多,但由於夏季來臨,眾人紛紛外出玩樂,省衛生官員警告,疫症將有可能大規模爆發,民眾應當減少外出,保持社交距離。記念香港近日第三波爆發,求主醫治,求主保守前線醫護人員!國柱一家將於七月尾返港,求主保守行程,和在港接受檢疫的程序,請為我們代禱。   臨別在即,不捨之人或物,不勝其數,其中溫哥華的各樣花卉樹木,更是靈修的好伙伴。社區中的路旁,偶然遇見梅花,在冬春之際,百花盛放。梅花,習於傲寒中綻放,最早給人們報來春天的信息,故稱為「報春花」。她早已不僅僅是一種花卉,她已成為我們心目中高潔的象徵。寒風中,其樹姿蒼勁,香飄久遠,其芳愈寒愈豔,臨風寒勁挺傲然鐵骨,生機盎然。中國文人自古為梅花賦予品格德性:通體清澄、內外俱淨,至純至清,寒風中佇立仍散發芳香,體現君子的高潔人格、意志堅強、節操凝重,歷代不絕,意象幽遠。例如: 「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宋.王琪《梅》) 「不同桃李之繁枝,自有雪霜之素質。」(宋.李子正《減蘭十梅》) 「冰作骨,玉為容,常年鬢雲松」、「更無花態度,全是雪精神」。 (宋・辛棄疾《臨江仙﹒探梅》)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  (元・王冕《白梅》) 「閱盡千葩百卉春,此花風味獨清真」 (元・陸遊《園中賞梅》) 歷代無數仁人志士都學效梅花一樣的品格,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不與黑暗勢力同流合污,堅持真理,堅立於寒風之中。近代台灣的費玉清也唱道: 「雪花飄飄 北風蕭蕭  天地一片蒼茫 一翦寒梅 傲立雪中  只為伊人飄香 愛我所愛 無怨無悔  此情長留心間」(《一剪梅》)   君子為天下蒼生傲立寒風中,門徒為真理堅定於基督的愛。保羅說道:「只要你們在所信的道上恆心,根基穩固,堅定不移,不致被引動失去福音的盼望。」(西一23)我心堅定,在暴力陰霾下堅守信心,在前路茫茫之際堅信盼望,在謊言威嚇之下堅持愛心。我心堅定,效法寒梅的傲骨,更依靠基督的寶血。福音是什麼?就是「祂(上帝)藉著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們與自己和好,都成了聖潔,沒有瑕疵,無可責備,把你們引到自己面前。」(西一22)我們之所以能夠堅持,不是我們的信心特別大,或是我們特別堅毅,而是上帝已經將我們帶到祂身邊,常常與祂在一起。究竟還有什麼能夠嚇倒我們?是政治前境?言論自由?人生安全?司法獨立?繁榮經濟?保羅誇口:「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鈎在哪裡?」(林前十五55)連死亡也不能使我們與上帝分離,地上的寒冬還算什麼?可能我們會在工作上面對威脅,或者不能表達某些言論,甚至信仰自由面對極大挑戰,但是,不要害怕,只要堅定,因為耶穌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太十28)   由於中國大陸消費力大減,溫哥華的海鮮造價不斷受壓。波士頓龍蝦的價格長期維持在每磅$9.99,白點蝦更跌至每磅$14.55的歷史新低,溫哥華肉蟹也跌至每磅$5.99。作為溫哥華的神學生,托市有責,馬上斥資數十元,支持本地漁民。近日製作蒜香肉蟹,味道不錯:蒜蓉炸至金黃備用;盤子中放上新鮮河粉,肉蟹斬件,放在河粉之上,鋪上蒜蓉油鹽糖,清蒸十分鐘即可。 主內 羅家 2020年7月20日於溫哥華住所 ...

雅各的叮嚀


在過去一年間,我們身邊的事物實在變得太快了!社會運動、新冠肺炎、港區國安法,都帶給港人未曾想到的影響。就像本港的疫情,本以為疫情解禁的日子指日可待,冷不提防本地確診個案猝然暴升,教我們幾乎接受不了。   其實雅各書第四章早已提醒我們:生命是無常的。「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裡去,在那裡住一年,做買賣得利。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13-14節上)我們會有點疑惑:計劃將來、掌握時間,日常的習慣,有問題麼?   「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14節下)我們的問題是:太忙於計算,專注於追逐利益,甚至以為可以操控人生,忘記了生命原來像雲霧一般短暫和飄渺。   「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15節)我們要知道:慣常安逸的生活並非如我們假設的必然持續下去;我們要回歸那位用權能托住萬有的恩主,才可以得著生命的安穩。   這一點是承接著雅各書第四章上半部份給讀者的問題:選擇擁抱世界,還是親近上帝呢?名作家魯益斯指出世人的一大陷溺,就是太容易滿足——太易滿足於眼前屬世短暫的物質世界,而不渴慕屬天永恆的活水。但請留意雅各書的受眾並非主外的人。這裡雅各彷彿向當時信徒提出一個挑戰:你們有沒有像世人一樣太眷戀今世的繁榮安定,而冷落了那位時常願意親近我們的主?(參第8節)這個問題,也是上主藉雅各向我們發出的提醒。   說回13-17節,作者在勉勵收信人看到世事的無常,因而要常仰望上主後,他為這一小段作了一結語:「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既然生命的一切都是源於主,我們生活上做事優次的選擇便不應在乎自己的志趣,而是要抓緊機會作主給我們的善工。   弟兄姊妹,你有沒有想過,上主此刻在你面前開放了那些機會之門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我在傳道部服事多年,體會當人諸事順利時,常專注眼前生活質素的提升,倒沒工夫思想信仰的事。反而當世情波動時,人心的土壤會較為鬆動。傳道部在八月份,會一連六次在週間推出網上書簡「居危思安」,旨在喚起教會以外的朋友思想生命的奧秘,盼弟兄姊妹踴躍把信息轉寄給未信主的親友。另外,傳道部亦將會開辦一個網上課程,「見證工作坊」(暫名),旨在裝備弟兄姊妹在平時與親友交往,能更有效地講出我們心中感恩的原因。盼這些資源都能幫助弟兄姊妹,在人生不同的季節,為主作工。 ...

平靜的心


作者:歐鑑輝   教會辦公室維修完工,是時候將前收拾起的書本雜物歸位。心中冒出一個感受,有許多東西多年沒有看過、或是動過,不單封了塵埃,不處理的結果,就是繼續放在那裡。可是昔日留下這些資料夾和書本時,心中總想它們有一天會用得著,有參考的價值,但多年忽略它們的存在,今天看來留下只是帶給自己一種安全感,多於運用它們。況且參考過去的經驗可以是借鏡,另一面也可以是綑綁,太多承襲舊有的方式,便沒有空間給新的經驗進來,正如我的辦公室空間有限,不捨棄舊有的東西,便沒有空間迎接新的進來,坐在充滿東西的房間,更是有壓迫感。     經過一番努力,身驅披滿塵埃和汗水,看著初步收拾好的辦公室,似應有完成一件工作的滿足感,說也奇怪卻是一份平靜的感覺。細味之下,發現平靜不再是孩提時,父母叫自己的安靜:「唔好郁」,也不再是在學靜坐時,裝模作樣,總是不能止住的思緒,想東想西的狀態。平靜竟然是這麼實在,不在專注於虛無,卻在捨棄雜物的內心空間中出現,而決心使人擺脫情緒的支配,呈現出明澈的心境,可以再一次感受、思考、判斷、有創意和有夢想,而敞開的心靈,感應聖靈的同在,永恆的光要照進來,使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恐懼無所遁形!       「捨棄的雜物」既是房間的東西,更是人內心許多的假象:可以是要成為他人期望的人、或是得到心中想望時的滿足感、認為努力工作賺錢就等於愛家人、有事奉就是在順服上帝等。因此,我們維持在忙碌中過每一天的生活,使自己多疲倦,不顧自己真實的需要,生活中真相根本追不上我們的腳步。此刻,當說要捨棄內心的雜物而得平靜時,最困難是在人眼裏這些都是好的東西或是好的事,不過往往使人失去平靜的心,活得不似真實的自己。惟願憐憫的主,引領我們能進入祂的平靜裏,在紛亂的世局中,仍時常聽到祂在我們內心的呼喚! ...

在劇變的時候仍要讀經


作者:李素嫻     2020年在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下半年,活在劇變中的世界,每個人只有尋回信仰的根基,才能站穩。上半年的讀經生活,只讀了兩卷書,約書亞記、以賽亞書,是希伯來聖經(舊約聖經原本的排列次序)的前先知書、後先知書的第一卷。希伯來文聖經的成書,大致上都是將過去在嚴謹的口傳與書寫的傳統下寫成的經文抄本編寫成經書。希伯來人、十二支派、以色列民、南北兩國的子民、在帝國下散居的以色列民、猶太人……在不同時期對這民族的稱呼雖有不同,但是這民族所經過的歷史,我們拿起聖經,便可以將時空壓縮,快速地見證到神是怎樣的上主。為了在歷史事件中解說神的作為,聖靈藉著聖經不斷啟示不同年代的人,祂未間斷地呼召並建立神國的子民。     近來認識有幾位90後、00後,分別在去年和今年認信決志的人,他們都是經歷聖靈,未曾經歷過慕道讀聖經的階段就已降服於主耶穌。在聖靈的帶領下,有一位開始了讀經,已讀三分一本聖經。只要人心裏有份迫切,渴望更認識主,才會生出一份幹勁與耐力,在許多疑惑中仍堅持尋索祂。人在有限的經文中,仍能遇見無限的上主,這是聖靈的恩賜。     回想在我牧職的生涯中(開始了卻未完的生涯),是學習在大大小小難題中更緊靠上主。牧職開始時,第一件令我震動的大事發生於2014年的831,基本法應許的真普選沒有發生,9月1日我正式上任宣教師之職。來到2020年630,港版國安法將帶來香港社會巨大的改變,事態會如何發展,在不確定的將來之中,作為基督的門徒豈不是定晴於祂嗎?世上豈不是只有神才能貫徹始終地持守約定?世局變遷,將生命的錨下在哪裏呢?與其不知所措,不如捨棄自己的船,跳上主的船吧,無論神載你往哪裏,就在哪裏活出基督。與其不知道將來有沒有機會聽見言論自由下的宣講,不如好好讀經,把道存在心中,預備過手中無經也有經的人生。     今年三月有位知名的美國牧者陳恩藩牧師移居香港,對一般移民方案來說,是逆向的移民。但從世上的宣教士感召而移居的,這卻是眾多雲彩故事之一。香港的時局確實波濤翻湧,未曾想過移民的人,都正在籌謀移居外地的可能,有些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就如初代教會被逼迫逃亡的人,也有些人如《路得記》中的家庭移居外地尋找求生機遇,那怕大多數都不是如宣教士般有特定的呼召要往哪裏,或是確定地一定要留在哪裏,然而神卻呼召人持守祂的恩約。只要我們都持守神人關係中的立約,合一的國,上主的國仍然在建立中。我深信「那裏有基督,那裏就有教會」,在任何境地,我們都可以仰望神的帶領,神會藉著聖靈與聖經向祂的子民說話,因認識神而無懼在身處的世界中,彰顯教會的光,就是在教會裏的真光。     從以色列民到被逼迫的基督子民,聖經上豈不都宣稱,無論你往哪裏去,神都與你同在嗎?你豈不見弱小的奴隸都被興起,那帝國下的被擄之民都被贖回,在逼迫中的信徒都與耶穌的榮耀有份?當我心默默無聲,祂的聲音卻如此嘹亮。願每位信徒都在讀經中得著亮光,時刻聽見神的聲音,得著神的道,被神得著。 ...

教會是「關鍵的少數」(Significant minority)


作者:麥漢勳   在一個講求發展的世界,教會內外不少人,都很容易漸漸轉移以商業世界的思維、從市場佔有率的角度,來衡量教會事工的成效。不能滿足需求、廣泛迎合市場口味的,似乎便要自然淘汰。     然而,主耶穌卻說,那些真正屬於祂的人,其實會被這世界所恨,因為他們不屬於這世界!基督來到世間,就像光照在黑暗裏一樣(約翰福音15:18-27),祂所揀選、所差遣的教會,在世間亦會被視為少數族群(Minority)。然而,教會雖是少數族群,不容易得到世人認同,但她具備的本質和信息,能夠使她不輕易被「邊緣化」(Marginalized),就像光照在黑暗中一樣。試想在一遍漆黑的環境中,即或一點燭光,也會帶來很大分別。一遍漆黑的環境,會令人視野全失。但只要點點燭光,即或微弱,也能幫助人分辨方向。教會的信息就像光,不論多麼微弱的,在被罪惡污染的人世間,仍會是照亮黑暗的力量。     甚麽是「邊緣化」?就是當教會沒有了信息,失卻「光」照在黑暗裏的影響力時,就真正被「邊緣化」了。教會雖然是少數族群(Minority),但只要具備信息、不失去光的作用,就會成為「關鍵少數」(Significant minority),能對世界產生影響力。即或當下不被接受,但當世界陷落在混濁的罪海中,在一片漆黑的暗夜裏,人們尋求真正的出路時,就會再回到教會所指向的信息──從上帝而來的道中。     因此,教會事工真正的成效,不在於當下是否有足夠的「收視率」,能否得到普遍的接納、歡迎,而在於能否守住上帝的道,在暗世之中成為明燈。事實上,神的道、上帝子民的群體──主的教會,在人類歷史許多重要的轉折時期,也發揮著這種「關鍵少數」的作用。 ...

神性的觸摸


作者:魏新勝   一天晚上,我坐在家中看電視,小女兒忽然來到我身邊,坐在我身上,要我抱著她,然後說,「我不想長大,我想做BB」,跟著躺在我的手臂裡,問起昔日她做BB的情景。我知道那刻不能拒絕她,做自己想做的事。     這使我想起昔日初少團契時背誦的一節經文:「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太19:14)這經文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作者馬太描述了一個場景,就是很多帶著小孩子來見耶穌,請求耶穌按手祝福他們。在門徒的心中,認為小孩只會是阻礙耶穌做祂原本要做的事情,將小孩趕走是理所當然,因為門徒正是受到法利賽人的思想束縛,對小孩毫無感情。對法利賽人而言,孩子的價值只是傳宗接代,陪孩子們玩耍只是浪費時間,阻礙敬虔,有失身分。更何況小孩子是無法完全遵守律法的,他們能否參與上帝的國,心中也是存疑?     耶穌卻不是這樣,祂對門徒有這種拒絕小孩感到不快和惱怒,並作了一個榜樣和教導,把小孩叫來,讓眾人明白我們該如何站在上帝的面前。     遵守律法不一定能使我們進入上帝的國,倒要像小孩的單純、真實無偽、渺小,承認我們總是雙手空空的站在祂面前,接受上帝的國。在心中為上帝保留一個空間,並卸下面具,放棄我們原本在上帝面前扮演的角色,只做原始的本我,就如耶穌將孩子們抱在懷中那樣清純,毫無機心。     在我們裡面,曾有一個受傷的小孩,他被忽視、被拒絕,有時被鞭打、或虐待。但同時也有一位純潔、渴慕被愛的孩子存在我們的心中,他是創造力和生命力的泉源,這就是原始和真實的本我,是擁有上帝形象的我。當我們如耶穌一樣接納小孩子,抱起受傷的孩子,這孩子就不再悲傷,並能感受到愛。這時擁有上帝形象的我就會展現出愛的特質。     當我們觸摸小孩,能發現他心中的神性一面,這神性原本已住在每個人的心中,一直指引著我們走純潔美善的道路。莫怪乎耶穌要讓小孩到祂這裡來,不要攔阻他們。     耶穌正用神性的手觸摸孩子,為他們祝福,這就像一道保護牆,使孩童覺得被愛護,有安全感。同樣地在我們心裡也是需要這保護的雙手,在這道保護牆內,我們裡面受傷的生命得以再度綻放,因為耶穌已祝福了在我內心那個神性的孩子。     最後請你想想,上次你夢到小孩是什麼時候?你如何與那神聖孩子接觸? ...

教會是聖約的群體


作者:麥漢勳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彼前2:9)     教會是由上帝的子民所組成的「聖約的群體」(Covenantal community)。今日很多人加入教會,只抱一種「為己」的心態,期望別人滿足自己的要求,給予自己種種關懷肯定、接納支持,又或只抱著一種顧客心態,尋求良好周到的服務,滿足自己的宗教需求。但真正的教會是「聖約的群體」,由基督的門徒結連所組成。必須以遵從上帝的道,並以上帝與人所立的約為根本。主耶穌在約翰福音中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5:34-35) 脫離了這種立約的關係,教會便與人間的社團無異。     因此,「立約群體」所要求的,是先遵守上帝的約,按真理而非按自我的滿足喜好而行。必須切實遵行上帝的道,發生衝突時才可以尋求真正的調解,發展出真正的忍耐、接納和寬容,與及矢志不渝的委身(Commitment)。教會是上帝的家,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既是一個屬靈的家園,教會中的關係,應該是生命的結連,而不單是功能性的(functional)作用,才能達至轉化生命、扭轉人心的影響。教會倘若淪為以自我為中心的「宗教俱樂部」,或僵化的道德教條組織,都會失卻「立約群體」的生命承載力和對世界的感召力。教會必須時常檢視自己的身分與定位,是否與主耶穌為教會所定的相稱。否則在時代的洪流中,便很容易迷失,不能按照主的心意,回應世界的需要! ...

敬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作者:譚蜺 「敬拜」 讓你想到甚麼?莊嚴的禮堂、帶領會眾進入聖所的詩班和敬拜隊、引發人默念基督的聖壇上的擺花、傳講豐富神學內容的聖詩、扎心的講道信息、那承托著數百會眾歌頌聲的電風琴,還是……?不錯,這都是在崇拜中,我們所看見,所在意的。不過,我們還是要問自己這個問題:敬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敬拜不單是唱詩,而是常常向神的歌頌、讚美、敬拜。(參詩34:1) 敬拜不單是把事工做好,而是以敬畏、降服的心向主呈獻所有的力量、才幹。(參撒上15:22) 敬拜不單是:看!我呈獻了甚麼?而是:看!我在這裡。(參賽6:8) 敬拜不單是我「說」了甚麼,而是退到心靈的聖殿,肅靜、肅靜、肅靜、留心我「聽」到了甚麼。(參申6:4) 敬拜並非脫離所在的處境,不看世事,而是以屬靈的眼光,以信心宣告聖者所出的令,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參但4:17)   敬拜是指一週一堂崇拜的參與嗎?不是!敬拜是時時刻刻,從清晨、晌午到晚上。敬拜是外在的禮儀行動?不是!敬拜更是心思最隱密之處向創造我的主的敞開。敬拜是我以無私的愛關懷我所愛的人?不是!敬拜更是愛我的仇敵,為那恨我的、逼迫我的祝福。敬拜是我熟練地引用了一段經文並以己力努力實踐?不是!敬拜更是帶著戰兢、敬畏、謙卑的心來到主面前,讓聖言開啟我那雙被世界的王弄瞎的眼睛。   敬拜到底是甚麼?敬拜中我們需要聖詩、風琴,我們需要講道、信息,我們需要禮儀、禮序……,然而,崇拜中更重要的是:我放下所有降服基督,讓基督在我生命每一個領域掌權作王。敬拜是我承認自己只不過是人,我無法洞悉一切、看透所有的隱情。敬拜是我知道世上沒有義人,一個也沒有,連我也不是,我需要來到救贖主面前,靠主恩而活。在世界喧嚷爭閙不休,萬民謀算虛妄的事,敬拜者當依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存戰兢而快樂。在這末後的日子,敬拜不是我的選擇,而是使我的生命不致迷失的起點和終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