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從颱風山竹看聖經中的生態倫理


提起山竹,香港人猶有餘悸。 颱風山竹是近年罕見的超強颱風。颱風襲港期間,香港市面風力和1962年超強颱風溫黛和1979年超強颱風荷貝相約,但是山竹為香港帶來史上最嚴重的風暴潮。風災災情嚴重,香港錄得至少15000宗塌樹,部分地區停水停電、嚴重水浸和交通癱瘓,是有史以來對香港影響最大的颱風之一。 有學者發現,在山竹吹襲的同時,整個北半球一共有9個熱帶氣旋或潛在氣旋,且完美地連成一線,形成世界奇觀。在太平洋中間則是颶風「奧莉薇」(Olivia),熱帶風暴「保羅」(Paul)緊接其後,位於東太平洋上;跨過中美洲之後,位在佛州下方的熱低壓「95L」,後面就是三級颶風「佛羅倫斯」,其後方還有兩個颶風「艾薩克」(Isaac)及「海蓮」(Helene);而在西太平洋東南亞附近,就有颱風「山竹」(Mangkhut)、熱帶風暴「百里嘉」(27W)和「譚美」(91W)。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大氣科學研究員克洛茨巴赫(Phil Klotzbach)認為,同時在大西洋和太平洋出現活躍風暴很不尋常。他指出,海水變暖會造成更強勁和更有破壞力的颱風,亦可能與全球暖化有關。 不少基督徒認定信仰提供了保護環境的理由,這是合宜的。雖然聖經並沒有直接提及環保、生態等議題(因為當時沒有此問題),但是聖經描述了上帝-人類-大地之間的互動關係,幫助我們勾畫出生態倫理。 美好的受造界反映美善的上帝。自然秩序在基礎和源頭上都是美好的,是上帝的傑作,故此,美好的大地見證著創造它的上帝(羅一20),和反映著他的性情。正如「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箴十四31),破壞或踐踏大地的,是玷污其所反映的造物主。 受造界的美好,亦包括它與上帝的心意密不可分。上帝看大地是美好的(創一21),其中一原因是它按著所計劃、所設計的目的,滿富生機地運轉著,而這運轉包括大自然中的「生老病死」,時間和變化蘊藏於上帝的創造秩序之中。故此,正如James Nash所言,不論是生態演化週程中同時蘊含的掠食和豐腴,不論是美與醜不可分的交織,還是洪水地震所同時帶來的毀滅與建造,或是生態體系中帶有秩序的混亂,甚至帶著創造的機會、大體上能預測結果的「有目的性的隨機」(purposive randomness),都被上帝看為美好,因為當中蘊含著上帝奧祕的旨意。 正如保羅所言,人類和大自然都等候著上帝的心意,離開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羅八19-21)。大自然與我們相同,存在是為了頌讚和榮耀造物主上帝;大自然與我們的首先目的,是將榮耀歸給上帝,並引以為樂,以上帝為樂。詩人觀看「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詩十九1)在先知以西結的異象,四活物(代表一切受造之物)與上帝的榮耀同時出現,受造物在上帝榮耀的計劃之中。身為整個受造界的一員,人類的存在不僅是要求自己頌讚和榮耀上帝,更要促進整個受造界一同頌讚與榮耀。我們若愛一個人,理當關心屬乎這人的事件;愛上帝,亦意味看重上帝所看重的。故此,任何促成、共謀或容忍虐待、污染、毀滅自然秩序的行為,都踐踏了上帝在受造界中反映的美好,貶低上帝所看重的,封殺對上帝的頌讚,減損上帝的榮耀。 上帝賦予人類管理大自然的責任(創一26)。「管理」(רָדָה radah)一字是指統治(王上四24)。上帝將自己統理整個受造界的權威,委任交付人類。在古代,君王或皇帝(包括現今的獨裁者)經常在領土上設立自己的像,以表其對這塊土地和人民的主權。這像代表著君王的權威,而上帝也在大地設立人類作為自己的像,代表那最終屬於這大地的造物主和擁有者的權威。詩篇第一四五篇論及上帝如何治理大地:威嚴的尊榮、奇妙的作為、可畏之事的能力、大德、公義、恩惠、憐憫、不輕易發怒、慈愛、善待萬民、以慈悲覆庇等。年輕的羅波安登位時,曾與老臣和謀士商討治國之道,他們說:「現在王若服侍這民如僕人……他們就永遠做王的僕人。」(王上十二7)互相服事才是王道,百姓有義務服務和順從君王,但王權的首先責任是服事他們,關心他們的需要,提供保護和公平公義,避免欺壓、暴力、剝削,君王為百姓的利益而存在。聖經更將君王描述為「牧者」,羊群必須追隨牧者,但牧者的首要責任是照顧羊群,而非剝削或虐待。「牧者」一字重點在於責任,多於權力,故此先知以西結嚴斥以色列過去的君王是剝削羊群的惡牧者,心無憐憫,喪盡良知(結三十四);相反耶穌是好牧人,為羊捨命(約十11)。詩篇第七十二篇祈求上帝賜君王公平公義,公平公義就是「為民中的困苦人申冤,拯救窮乏之輩,壓碎那欺壓人的」。公平公義不是盲目的不偏私,公平(equality)並不一定等於公正(equity),而是插手將事情扭正,蒙冤者得以昭雪,被欺壓者得以釋放,無助者得以伸冤。「你當為啞巴(或釋為「不能自辯者」)開口」(箴三十一8),人類作為上帝君王的代表,自然有責任為無聲的大自然發聲,為不能自辯的各類物種、棲息地、大地發聲伸冤。 「我必因耶路撒冷歡喜,因我的百姓快樂,其中必不再聽見哭泣的聲音和哀號的聲音。其中必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因為百歲死的仍算孩童,有百歲死的罪人算被咒詛。他們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種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做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賽六十五19-25)甚願萬民與萬民、人類與大自然得贖的日子早日來到! ...

向親友傳一個「度身訂造的福音」


不少弟兄姊妹初信時,都很熱心向周邊旳親友分享福音,但往往對方一個冷淡的反應,把弟兄姊妹對傳福音的熱情澆個冷水,甚至從此被急凍冷藏。一個傳福音者要緊記的關鍵是,我們不要忘記傳福音是一個溝通過程,故我們要留意傳福音的溝通藝術。因此,與溝通一樣,分享福音的成長道路,可分為三個層次:   (1) 由自我出發:最基本的傳福音進路,是把自己從上帝那裡領受而來的經歷述說出來。由於是個人經歷,不容否定。   (2) 以信息為中心:此進路講述福音的藍圖:神創造人、人違背神、主的救恩、人的決志。故事的主角不是傳福音者本人,而是那位愛世人的耶穌基督。這進路對聽者來說,比個人經歷更切身。   (3) 以他人為中心:以上進路有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給人「講耶穌」的印象,口若懸河、長篇大論,只重視自己的話有沒有說完,卻從沒有關心別人的心聲。因此,這進路主張我們不單單著重講些什麼,而且同樣重要的是,傳講者怎樣與對方溝通,包括以下4點:一、謙卑的聆聽;二、雙向的對話和回應;三、敏銳的觸覺;四、自然不生硬,因傳講者已把福音融入自己生命之中。   「以他人為中心」的傳福音進路提醒我們:要帶領親友信主,我們要為對方傳遞一個「度身訂造的福音」。福音的主角不變,就是主基督;但福音對不同的人吸引之處都不同,可能是永生、愛、赦罪等。當傳福音的人在聖靈的引領下,發現福音對聽福音的人最大意義的地方,我們所傳的便更有機會為聖靈所用,引領對方到主的面前。   既然聆聽了解對象的渴望和需要是這樣重要,分享生命課題的對話便十分寶貴。灣仔堂十月底至十二月初,會舉辦一個為期六堂的全新福音餐會系列「生命多麼好」,可說是其中一個令以上發生的場景。與以往的「啟福」課程一樣,餐會都有晚膳、詩歌和小組討論的時間。不同的是我們今次採用了短宣中心製作、余德淳先生主講的影音資料,探討生命的不同課題,包括成敗、親情、溝通秘訣、盼望等,並由這些切入點引入福音。我們鼓勵弟兄姊妹邀約親友參加,除了是從課堂講論中明白福音對生命的意義,並且可以在小組分享討論的時段,更深入的了解對方對生命的看法,從而日後靠主更懂得讓福音的珍貴打進對方的心靈裡,引領他們到主面前。   但願弟兄姊妹都能向你的親友傳遞一個「度身訂造的福音」! ...

使命行蹤:護聯網使命小組分享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於2011年已開始成立護士小組,2012年成為「護士行業使命小組」並於2013年取名「護聯網」使命小組,其使命是幫助提升灣仔堂弟兄姊妹對健康的關注,以及凝聚從事健康工作的弟兄姊妹,交通分享,彼此支援在工作及靈性上的需要。多年來,護士人手十分短缺,職場壓力又持續增加,所以小組一同研讀「我們的安慰從何而來?」這本書,成為大家心靈上的幫助。之後又研讀「聖靈的名字」,學習認識及依靠聖靈,在職場及信仰生活上見證主。此外,小組又探討護理行業的專業價值;幫助明白行業的環境和轉變,提供網絡和資料,強化組員在行業內服侍的能量和心志,激發個人成長。 到了今年,經過多番探討、禱告及等候,感謝神,終於有具體服侍弟兄姊妹的機會和行動。我們將於九月與大家分享成立灣仔堂醫護及専職醫療人員團契,簡稱「DNA團契」的願景,期望醫生、護士及治療師、藥劑師等専職醫療的肢體,能彼此結連、守望、建立,以致更能榮神益人。另外,亦與金齡牧養事工的關懷照顧者小組於10月合辦座談會:離愁別緒怎樣「過」?支援弟兄姊妹如何面對哀傷的情緒。 「護聯網」使命小組轉眼間已成立了七年多,尋尋覓覓,終於算是完成了當初成立的使命,回顧整個過程有起有跌,有得有失,當中肯定的是蒙神的帶領及恩典,絕非任何個人的刻意策劃可以做到的。2017-2018年度的核心組員:張惠明姊妹、莊佩儀姊妹、陳淑娟姊妹、陸亮弟兄及李鳳儀姊妹,另外又有蘇沁潔姊妹在一些策劃的事情上給予意見。較前期的主要工作成員還有石惠如姊妹、鄧幗寶姊妹及歐陽平姊妹。 「護聯網」使命小組將會解散,但使命的心志仍在於展開新的一頁,就是與其他醫療專職的肢體結連,成立團契,一同仰望上主的引領及使用。 我們要感謝袁海柏執事在小組成立初期的指導,感謝麥漢勳牧師一直的啟發及支持,更感謝讚美上主的恩典、帶領及賜福,願榮耀歸給上主。 我們將於9月30日下午舉辦成立「DNA團契」的異象分享會,希望你到時出席,一同探索下一個里程。   註:DNA 代表Doctor 醫生、Nurse護士、Allied Health 專職醫療。 ...

「求個好死」


九十年代初在中國神學研究院讀書的時候,校園仍未重建。當時學校有個小飯堂,每日中午,學生跟老師常有機會圍繞圓桌一同吃午飯。 有一趟,我坐在經常教授差傳課程的羅曼華老師旁邊,席上還有一些其他師長。羅老師卻沒有像平日般談差傳事奉,反而頗有感觸地說:「我近來開始感受到,要為自己的人生『求個好死』」。 當時我看了她一下,大概我的眼神讓她感受到我的迷惘和懵懂。所以她轉過身來,向著我和席上其他人說,「大概你太年輕,不會明白的了!」我當時無語,也沒有在意她這評語。因為「求個好死」這意念,對我來說實在很新鮮。 今年五月,羅曼華老師在與癌症共舞若干年後終於辭世,回到她一生忠心事奉的主的懷中。因要負責教會的聚會,我沒機會出席她的追思禮拜。但我沒有忘懷當年在飯桌上跟老師那一幕簡短而極富啟發性的對話。 「求個好死」這意念對我如此深刻,是因為自小我從父母親聽過許多人在戰亂中「不得善終」的故事。母親也因此有了很強的因果觀念,不敢做任何有違天理的事,免得跟她曾見過的人一樣……。但基督徒要為自己「求個好死」,我是從羅曼華老師口中第一次聽到。而自那時開始,我便時常記得希伯來書中的一句話,「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來13:7)又想起詩篇中說:「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為寶貴。」(詩116:15) 隨著年歲增長,我對生命的來去已不再陌生。而從過去幾年的事奉中,我能見證,聖經上對「聖民之死」的描述是非常實在的。特別近年我曾接觸到兩位長年居於海外的弟兄姊妹,分別有年邁的父母親住在香港和台灣。但他們都竟能奇妙地在父親辭世的一刻,剛好回到父親身旁,送別他們回到天家!即或在未信主的親友眼中,這都是極其巧合,無法預先安排得到的!但父神就是如此看顧那些愛祂、專心敬畏和事奉祂的兒女,讓他們的父親在離世前,得到別人帶領而歸主,又在離世之後,得到原本不熟悉的教會相助,讓父親的後事得到圓滿的安排。 執筆寫這文章的早上,正好接到魏牧師傳來他母親香嬸辭世的消息。香嬸是位可敬可愛的長者,晚年時仍熱切參加短宣中心的課程,常常想著怎樣向別人傳福音。香嬸多年前曾告訴過我,她自己和家人怎樣蒙天父引領而歸向主。我懷念她之餘,更看到天父在她的家庭中,是如何信實、仁慈,一生引導、看顧和牧養他們。 ...

155週年主日聖餐崇拜


...

從「死之島」到「踏進光明之鄉」


參加了唐弟兄一個簡單卻令人感動的安息禮拜。牧師在慰勉時憶述弟兄信主的經歷。唐弟兄原來酷愛古典音樂,與牧師初次會面時,大談古典音樂,最後他透露那時他的心境就像一首樂曲「死之島」(Isle of Dead)。牧師坦言道對古典音樂一竅不通,回應弟兄的心情,只能把耶穌的生命之道與弟兄分享。後來牧師帶領了這位心感絶望又面對生命很多難處的弟兄跟從耶穌。此後,難處並沒有離他而去,但弟兄卻對主有堅定的信心,經歷上主的同在,生命不再活在絕望。   唐弟兄的兒子 Stanley 是一個出色的音樂人,我們改了他一個花名叫「琴魔」。他為父親寫了一首詩歌「踏進光明之鄉」。請Milk and Honey 的敬拜隊友作詞,並在安息禮拜中獻唱。這是我第一次聽新鋭敬拜隊為安息禮拜所創作的詩歌。除了詩歌很令人感動之外,當聽到牧師憶述弟兄與主相遇時用拉赫曼尼諾夫的交響詩「死之島」來描述自己的心境,我覺得他兒子Stanley 這首「踏進光明之鄕」,奇妙地為父親信仰人生譜寫了一篇美麗的終結樂章。絶望有時叫人生不如死,但若心中燃起生之勇氣,死何足懼哉!認識那位走進我們的苦難世界,與我們同在,慈愛的主耶穌,叫我們能有生之勇氣和踏進光明的盼望。一位熱愛音樂的父親,由自己的兒子譜寫一首禮讚生命的輓歌,見證上主的恩惠,實在令人感動。   踏進光明之鄉 作曲:Stanley Tong 填詞:Mandy Li / Anna Chan / Matches Mak   慈愛永生的恩主,復活的主。願賜安慰,與我同在。仰望神膀臂內, 永恆的愛,在至高處,我父賜恩典。 慈愛永生的恩主,復活的主。聖光照遍,告別了黑暗。來到主家, 這樂園得新生,得安息,抹去哀傷苦痛,迎來更新。 踏進光明之鄉,沒有眼淚傷痛,原來是主深愛你,已先給你準備。 踏進光明之鄉,在那地必可與你相見,喝著永活水,靜躺於主裡。   ...

怎樣影響世界?


聖經上總是描述神使用關鍵少數去彰顯神的同在,換句話說,神介入世界中的影響,總是在平凡人開始。人的心門就是神國介入世界的入口。在每一個世代中,我們總能發現願意與神同心同行的人物,他們復興的生命成為了那個時代的關鍵少數,成為同一個世代的人的祝福: • 亞伯拉罕成為了萬國的祝福、 • 雅各成了以色列的祝福、 • 摩西成了被奴役的希伯來人的祝福、 • 約書亞帶領以色列民進入迦南地、 • 基甸的三百人戰勝了十幾萬米甸人、 • 在神默示稀少的年代中興起了撒母耳、 • 在異教文化當道的時代中興起了以利亞、以利沙、 • 在被擄到異邦的精英中興起了但以理、 • 在異族中興起了以斯帖作王后保存了整個民族、 • 在官員中興起了尼希米成為了耶路撒冷眾居民的祝福-引領52個小隊一起重建了城牆、 • 以斯拉復興了選民分別為聖的特質…… 其實多不勝數的故事不能盡數,從亞伯拉罕到以色列被擄歸回的歷煉之中,神透過許多累積多代的關鍵的少數,一步步建立了選民的信仰觀,以色列對獨一神的敬拜,最終能祝福萬國。每一個故事值得我們細閱,復興者的生命彰顯在生活的行動中,成就關鍵少數的影響。 再讀新約,耶穌的門徒成為列國的祝福始於門徒的復興與耶穌門訓的延續,其中的表表者:一、耶穌向彼得顯現,耶穌用三次提問、三次同樣的吩咐來復興三次不認主的彼得。二、耶穌向掃羅顯現,並差遣亞拿尼亞造就了保羅。神又差遣了巴拿巴將保羅引進耶路撒冷教會,扶助他成為宣教的新力軍。後來,彼得、巴拿巴、西拉、保羅那代人又培訓了提摩太、馬可那一代人。兩代人同作主工,同來興旺福音。可見屬靈後代的出現不是來取替上一代,而是增援上一代,而門訓是把復興生命凝聚、將不同世代緊扣的惟一途徑。讓我們學習聖經上所提到的每一個門徒,他們沒有受困於世人的制度、政權的思維,他們建立屬靈的下一代的原因不是儲備人才,不是為了有人承繼(succession),而是他們願意見到累代(generations)的復興,神國更大的彰顯。 新約時代中影響世界,我們除了要「MAD(關鍵少數)」, 我們還要同時代的「generations(累代)」! 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只關心自己如何成為關鍵少數時,我們會忽略了神的心懷、祂的策略,忘記了耶穌總是主動去到人的面前,把自己顯現,帶來他們的生命復興。我們沒留意到神締造了新一代的關鍵少數,神不是要在未來使用他們,而是要在這世代中使用他們。既然每個關鍵少數都是神揀選的,期盼我們當中有更多門徒勇敢起來,願意去門訓,凝聚復興的生命、把不同世代緊扣,成全神在同一時代中造成的累代復興,一起看見神國度在此時代中更大的彰顯。 ...

人生向晚,依然燦爛


偶爾在一個視頻上聽到主持人談及香港人長壽的原因,主持人應該是台灣人,到過香港觀察。他觀察到在香港街道上的清道夫都是上了年紀的,在茶餐廳裡工作的侍應也是上了年紀的……,因此,他為香港人長壽的原因下了一個結論:香港人很勤勞,香港人退休後仍勤勞地工作,工作使一個人活出幹勁,工作使一個人很健康、長壽。 香港人確實很勤勞,大部份人在退休後仍會展開事業的另一頁,儲備不豐的固然有實際生活上的需要而要另覓工作;而經濟條件不俗的,又有相當的工作經驗的,也會找事做填滿日程表。從職場上退下的人士,總會被身旁親朋好友關切的問:「退休了,有甚麼計劃?」、「退休了,會找甚麼工作?」、「退休了,生活過得去嗎?」外子兩個月前開始退休,筆者多了機會思想「工作」和「退休」的意義,並反省退休帶給城市中的門徒學習。 退休,首先要學的是「信心的功課」,這世界告訴我們,我們能生活是靠自己雙手打拼出來,退休後要有生活,退休前廿年就要好好準備,方可儲存退休後僅僅足夠的每月開銷。但是,主耶穌的門徒在退休後才正式進入「信心的學校」學習領受「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等應許。 然後,要學習接受新的工作觀,工作不止是每天上班下班,月底有「糧」出。工作還包括那些沒有薪金,為家人、鄰舍、社會付出勞力、知識、經驗、智慧、時間的事情。工作還包括盡己所有的力量活出神的呼召,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口氣。一個人可以從職業生涯中退下來,但是基督徒是永沒有退休這回事的。 還有,退休是學習「放手」,「捨棄」的始點,職場生涯充滿爭競和奪取,退休止息了所有的爭競和擁有。放下職權,放下工作帶來的成就、滿足,放下儲存多年的資源、經驗。當一個人放下大半生緊抓不放的事物,當一個人一無所有時,就會更明白內在生命真正需要的是甚麼,擁有甚麼才能得著真正滿足和平安。 最後,退休讓人更多反省生命,思考人生,重整經歷和關係,進入更深的屬靈旅程。在《退休只是逗號》一書中,保羅‧史蒂文斯提出年紀長,面對種種現實,卻被激發靈命成長,首先,人生在經歷精煉後,導向默想生活。第二,簡約生活,導向苦行。第三,培養在地若天的心懷,活在當下,但心存新天新地。退休,是另個靈命成長的契機。 ...Read More...

KK小子訓練營2018分享篇


感謝神,今屆有32位學員(有4位使命星光學員參加)、10位服侍組(初中生)參加;祂又呼召二十多位信徒參與事奉,甘心服侍下一代。十五年了,今年我再次看見了上帝陶造KK小子的生命,可誇的,是上帝的恩典,照常顯大。看看以下KK小子的分享,同來謝恩: 我是第三次參加KK小子營,每次都很開心,希望下年可以再來參加。(關海林) 我感到十分開心,十分難忘,例如Dodge Bee及水彈遊戲。我也加強了信心,令我不掛念父母。(郭昊禧) 我最深刻印像是星期四:我覺得神從天堂下來,在我旁邊。(伍歷恩) 我最愛Running K活動…… 在「獻情我心」中,很感動,我看見異象,但我不明白。(黎卓恩) 我對第一次信息感覺最深刻,因為我很喜歡學屬靈的印記。(羅奕康) 我最難忘的事,就是玩Dodge Bee及水彈。我希望下一年也能參加,可以聆聽神的聲音及認識新朋友。(魏倚呈) 最深刻是玩水彈和「獻情我心」晚會。(張絡心) 我最深刻的時候,是我踏到一隻蝸牛。(羅煒棋) 我經歷了與陌生人傳「五色毛毛蟲」福音和在很短時間內,要完成七個任務,還有「皮野攻畧」和「奧馬攻畧」也是要用團隊合作才能完成的遊戲。(潘熙妤) 我學到要團隊合作、有信心,才能贏得遊戲。我覺得Dodge Bee很有趣;希望下年可以繼續參加。(溫雋為) 我對Dodge Bee和「皮野攻畧」最深刻,可以學習團隊合作。下年也會來參加。(陳頌希) 這五日四夜營會很有意義,我認為最好玩的是Dodge Bee。(林榆鈞) 最深刻活動是Dodge Bee、皮野攻畧、Running K 和奧馬攻畧,因為這些活動是需要有信心和團隊合作。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非常滿足、很開心。(鄭穎烯) 雖然我身體濕晒,但是好好玩。Dodge Bee好刺激,打「死」咗好多人,我好Happy。(陳心予) 最好玩是水彈和Dodge Bee,因為我喜歡一些刺激的遊戲。(王楊程) 我很喜歡這些很新奇和有趣的遊戲;我更喜歡服侍組做的食物。(周學森) 最深刻的事是服侍組經常叫我們睡覺,但我們都不睡。(吳嫻雅) 從前的我從來都不會認真聆聽或相信聖經,但在這次營中,我學會倚靠神,讓神為我作戰,並且承諾回家後,都會堅持每日祈禱的習慣。(陳梓昕) 我和組員在頭兩天都不太合作和熟悉,但經過不同的活動,我們更加團結和認識對方。(溫劭祈) 最深刻的是Dodge Bee及玩水彈。(馮樂盈) 我感到十分高興,因為我們這一組在九龍公園玩遊戲時,拿到第一。(林凱軒) 我學到團隊合作。我在傳福音、執行任務、皮野攻畧、奧馬攻畧和Dodge Bee等,都玩得很快樂。(何浚朗) 很開心,因為可以在九龍公園一起玩耍,除了有時候失敗,但是大家都好合作。(關家匡) 我很開心可以參加KK小子營,使這個暑假過得很充實。(李子聆) 我最喜歡的遊戲是躲避盤,因為它可以訓練我的眼力、專注力和反應力。我仍需改善的,是少些駡人,以及團隊要合作。(鄭琬頤) 今年是我第四年參加KK小子營。在獻心晚會裏,獻上禱告時,好像被聖靈感動了,邊禱告,邊流淚。我十分開心可以享受這個營會。(張摯信) 感謝服侍組和導師組服侍我們。最深刻的事是和組員一起去傳福音,這是我最開心的事,可以令更多人認識主。(冼一心) 許多遊戲都好好玩,希望KK小子營可以是六日五夜。(張摯憫) 最深刻是到九龍公園的Running K活動,設計遊戲的人設計得很好,雖然很熱,但是我認為也是值得的。(梁善亭) 我最深刻的是去「九龍公園」玩包剪揼。(何倩容) 我覺得最難忘的是 Running K,因為我覺得設計遊戲的人設計得非常好。(曾爾各) 最深刻的活動是傳福音。因為大家都十分投入及認真地向路人傳福音,無論是各國的人,大家都十分落力。(陳彥翔) ...

一個以手打出世界盃的人


世界盃決賽週一場扣人心弦的賽事:日本這支本屆世界盃唯一打入十六強的亞洲隊伍,在領先比利時兩球後,連失三球而負。儘管這支唯一打入決賽週的亞洲隊伍在16強止步,球員已踢出細膩組織,拼盡卻犯規不多,雖敗猶榮。自1998年起,連同今屆,日本已連續6屆打入世界盃32強。日本國內足球熱潮和水準的提升,當然要歸功於日本職業足球聯賽的成立及成功管理,但一位漫畫師更是功不可沒。 1981年當高橋陽一初畫《足球小將》時,日本足球實力平平,在亞洲只能算二三流水準,踢球風氣也完全無法和棒球相提並論。但隨著《足球小將》的出現,一群一群的讀者追隨主角戴志偉的腳步踏進球場,以至十年間到巴西學習足球的日本球員高達一萬五千人!隨著推動足球運動豐碩的成果,《足球小將》也在1988年落下帷幕。 1993年日本足球愈益興旺,職業聯賽開戰,日本隊更在卡達多哈世界盃外圍賽創下佳績。在獲勝就可以歷史上首次打入世界盃決賽圈的情況下,日本隊在比賽的最後20秒被伊拉克隊扳平了比分,錯失晉級機會,全國愁雲慘淡。多哈悲劇成為高橋陽一復出繼續創作《足球小將》的動力,他表示,「我也有責任要為日本國家隊做點什麼」。他以多哈悲劇開頭,開始連載《足球小將――世青篇》,把一份攀進世界頂尖水準的願景,把一份歷經挫折仍不屈不撓的體育精神,灌注在主角身上。憑藉著作品的感染力,日本足球的風氣給挽救過來了,替國人對足球重新注入了希望和熱情。 高橋陽一本身不是踢球的材料,卻傾出他有的漫畫才能,並因著他對國家的愛和承擔,在關鍵的時機激勵同胞,結果為國家足運走進世界舞台奠下重要的基石,服事了當代的國民。重溫這位漫畫家的生平點滴,催使我們也不禁想想:今天上帝把什麼能力恩賜放在我身上,在我面前又有什麼機遇,是我可以服事這時代的鄰舍呢? 灣仔堂是一間使命教會。為了推動弟兄姊妹在聖靈的引領下,尋索上帝在各人心中的感召,年中我們舉行數次「使命廣場門徒匯」,彼此分享與聆聽主的帶領,一起察看並慶祝主的作為。下次聚會將於9月6日(四)晚上教會祈禱會時間舉行。期待你的參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