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得救見證(2016年12月)

朱家輝
首先,我要感謝主!灣仔堂幼稚園讓我的兒子在這裏學習生命的起步。每當接兒子放學的時候看見貼在牆壁上,充滿聖靈的話語都令我有所領悟和啟發。所以我覺得灣仔堂幼稚園不單教導兒童基本知識學習,更是整個人生成長的真理。我決志信主,是有一次在灣仔堂週六佈道會聽袁海柏先生主講主題「豪宅」,令我領悟什麼是真正住在「豪宅」。繼完成了初信栽培課程後,我和家人就開始返灣仔堂崇拜,從中認識了一班親切友善的弟兄姊妹,也漸漸增加了對信仰的認識,特別是參加了洗禮班後發覺領受更多。「信靠耶穌」,學習聖經裏的教導,從而整個生活也漸漸轉變,使我不得不相信神的能力有多大。耶穌為我們犧牲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赦罪,賜給我們新生命。我決定要接受冼禮,每天都住在祂的豪宅裏,讓我的生命完全由上帝掌權,引導我走祂的義路。

 


 

潘嘉楊
小學信主,中學把主忘記得一乾二淨,肉身逢主日到教會,卻星期日聖徒也不如,每天犯罪得罪神。神卻從沒離棄我,污穢的我得到基督耶穌的救贖,浪子回頭。聖靈一直同在賜福與我,使我從不同經歷中成長,並召回我靈從新認識至聖者,學習祂教訓的道理,並幫助我能選擇教育為事奉的方向,更有宣教的心志。短暫生命於永恆神事工上有份,何等美妙,一切皆神所賜,我本來不配,恩典卻白白賜給我。願我從今以後不離開真道,不被社會價值所操控,擁抱神國的永恆價值,為主而活,不枉此生,阿們!

 


 

鄭文輝
信仰的歷程是由很多年前的中學時代開始的,我是在一所基督教的小學升到基督教的中學。還記得當時宗教科老師介紹我看一系列的書籍名叫那裏亞,那時候我看這故事書,心裏有很多很多問題,曾經和老師探討故事的內容和聖經的關係,然而十多年走過後都沒有決志信主。很快中學時代過去,老師同學也各散東西,工作多年一直把信仰的尋求放下,曾有中學的同學向我傳福音,當時我的心剛硬,只是執意拿科學去作屏障,然而主奇妙的安排真是人不能預計、想像!
在過去這幾年,跟朋友開始返教會,重新讀經,第一次參與團契,和主內弟兄姊妹一同經歷生活的挑戰,看到他們美好的見證,讓我真實的體會基督徒的生活是何等不同,但是最大的轉折點是見證天父奇妙的恩典。我家遇到一個又一個的難題,用盡我和太太的智慧也不能找到解決的方法,前路芒芒看不見出路,然而天父奇妙的安排,在我以為不可能的地方,竟然開了門,更奇妙的是,弟兄姊妹們按主的感召,伸出援手,讓我一家經歷人所不能預見,但是天父才能的恩賜。我看到主內弟兄姊妹們無私的愛和付出,讓我以為解決不到的難題都奇蹟地一小步一小步向前邁進。當我只注目在自己的能力,忘記了向主祈禱交托,我才發現人單靠自己的努力是可以徒勞無功的。我看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然而天父美妙的安排讓我明白到只要信靠天父,在祂旨意裏凡事都可能。
最後感恩的,是在幾個多月前,我的母親病重,再一次我看見天父的恩典,她接受了福音,讓我在和她相處的最後的日子裏,有機會在她床邊一起祈禱,一起查考聖經,阿們。很高興現在活的每一天,能脱離罪的捆綁,在天父的祝福和看顧裏,努力!

 


 

黎煥榮
我叫黎煥榮,今年83歲,有四名兒女及五名孫兒。我是退休公務員,健康還好,有個人興趣,退休生活頗充實幸福,有兒女的温馨關愛,他們都有宗教信仰,很是感恩。早於60年前,當我年青時曾想過找個宗教信仰,也曾参加過教會聚會多次,後因工作時間未能配合及家庭重擔問題停下來,直至2011年太太去世,受兒女們的鼓勵,我跟隨他們再次到教會参加主日崇拜。初時對信主條件上的要求不認同,更有抗拒和懷疑如:1.聖經内容難讀難解,2.耶稣是造物主,3.世人均有罪,4.信主便得救和祈祷就解決問題等。每次在主日學上都不能集中聆聽,不入腦,浪費很多時間。
某日我看到一段西方紀錄片,故事敘述一個小城鎮,派出一班騎士外出參加每年傳統的騎馬比賽,出發前,領隊向騎士講解賽事,騎士們都喧嘩一片不在心去聆聽。但當領隊帶領作出發前祈禱時,大家都肅靜俯首禱告。我馬上有個強烈的感覺,祈禱的力量很大,一定有其真理存在。我又讀過某世界領袖一段文章,他説:一個國家的人民沒有信仰是個可怕及危險的國家,因為沒有信仰會導致自我泛濫、缺少約束、沒有統一精神。我很同意這個説法。其後我反思,信主不會有什麼損失,反而心靈得到平安,有神作依靠。我的抗拒、懷疑心態就改變下來。
往後,有幸得到兒女、教友、牧師的指導和解釋,我嘗試踏出一步去投入信仰,得認識主耶穌的愛及認識自己的本相。終於,釋疑了並決心信主參加洗禮班。

 


 

謝秀珊
我生長於一個管教嚴厲的家庭,讀大學時才第一次認識學校以外的朋友,經歷時間考驗之後成為好朋友。我們的友誼擴展至他的太太和家庭,他後來舉家到星加坡工作,我打算帶兒子去探望他們,誰料星期日致電他太太確實行程時驚聞他中風的消息!幸好四日後到星加坡時能見到他,太太和孩子也安好,及後他身體亦漸漸康復,到他們回到香港時我便打算「陪伴」參與主日崇拜,希望多點時間見面,就是從那時開始返灣仔堂,後來又認識和參加以馬內利團契查經A組。
怎料一次崇拜當中聽到牧師說:你以為是自己揀選來教會?其實是神進入你生命當中,主耶穌早已選擇了你作為祂的子民!我才醒覺天父這些年來的同在,「一直」給我的愛、恩典、憐憫,多得數不盡,在A組內經歷到主的信實,不離不棄,我亦漸漸學習和明白聖經的道理。信主之後,我得到了自由,從以前辛勤守規矩盡責任的我,改變為省察自己的罪過、接納人的軟弱、學習效法基督形象的新人,踏上讓生命不斷更新成長的道路。

 


 

何泳詩
信主前後的改變
從前的我是一個很主觀、執著,常常跟別人比較的人,不肯接受別人的意見,不肯認錯和認輸的人,但心地也很善良,我喜歡捐獻給世界上有需要的人,也樂意分享和關懷身邊的人;信主後。我個人的壓力減輕了,我可以藉著祈禱去把心中的包袱和憂慮全部交給耶穌!心靈得到平安慰藉,更不用常常去尋求預知未來的方法,企圖趨吉避凶,亦因為神的憐憫和眷顧,使我肯放下執著,肯退一步從別人角度著想,明白到人有短處,同時也有長處,有著耶穌的創造,對人要懂得接納和欣賞!現在我肯打開心扉,跳出自己的框框,變得肯聆聽別人的觀點和思考整件事情,從而獲得處事上的小智慧,實在感恩!
今日的反省
其實我仍然覺得自己對主耶穌是有點「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的!那所謂「夏迎春」並非指信奉其他偶像,而是有時候會躲懶,少了祈禱!為了糾正它,我決定要對主耶穌的提醒即時回應和禱告,那便可以杜絕累積經歷才去禱告的惡習了,我相信祂會更加開心的。然而,一切都是主耶穌基督的恩典,祂在十字架上的大愛使我得著自由的生命去更新改變。我要一生一世跟隨祢!

 


 

印晞綽
在中六DSE過後,我再次回到灣仔堂,加入了只有年輕人的保羅團。在這裏,我與神更親近,亦在弟兄姊妹的幫助下融入了這所教會。
在這期間,我要完成高級文憑課程,第二年才進大學。但我遇過許多困境,常常因學業及人際關係而煩惱。因着基督,我能挨過這段時期,當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也有了洗禮的想法。而大學的生活堅定了我洗禮的想法。在大學中,我仍被許多人及事衝擊。我卻能在教會中找到安寧,更深明白依靠上主的重要,更體會自己的軟弱,惟有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拯救,才使我得自由。因此,我決定要跟隨神。

 


 

簡少芳
我是一個傳統的家庭主婦,丈夫湯祥順是一個洋服裁縫師傅。自從嫁給丈夫後便專心在家相夫教子,平時也會幫助丈夫工作,也會間中在家做加工工作幫補家計。就如當年一般家庭一樣,丈夫收入微薄,生活捉襟見肘。幸好當年政府開始有九年免費教育,子女們都是通過教育脫貧。女兒在讀大學時通過學園傳道會認識主耶穌並決志信主,之後在1989年的灣仔堂週年紀念崇拜洗禮。我當時有參加她的洗禮儀式,這是我第一次踏足灣仔堂,也是我第一次接觸教會。見證女兒洗禮時,心中有一股開心溫暖的感覺。隨後接受女兒邀請參加佈道會,也上啟福課程,心中開始有信主的想法。有一次女兒邀請我和丈夫參加歷克、胡哲的佈道會,當時他呼籲決定信主的人走到台前,丈夫突然走了出去,自己也跟隨了他,還簽了聯絡資料由灣仔堂陳耀權牧師跟進,之後便開始參加灣仔堂聚會。可惜後來丈夫開始腦退化,經常發脾氣,並且不願恆常參加教會活動。舊年年尾更因病情惡化不斷進出醫院,我們終日奔波勞碌,非常疲累。但很感恩,丈夫在臨終前最後一個月洗禮歸主。我們見證他真心歸主,心中雖然不捨得,但卻有對永恆的盼望和來自神的安慰。丈夫過身後我便開始返勉勵團契和婦女天地等教會聚會,後來更參加了洗禮班,預備心志決心跟從主。願主祝福帶領!

 


 

李扁
我出生於農村家庭,家中是拜祖先和偶像的,我卻都不喜歡拜偶像◦我知道附近某村落有教會,亦聽聞這裏的人能互相幫助,我很喜歡,希望能走進去看看◦我的家庭是傳統的重男輕女,女兒是必須在家料理家務,且家中大小事務亦放在我身上◦後來,我隻身來港工作,之後結了婚,除了照顧家庭,又要找生活工作,沒有時間認識主◦直至我的兒子進入一間基督教中學,認識主耶穌,看到主內的弟兄姊妹對我們的關懷,深深被感動◦我兒子也常邀請我跟他返教會,我在教會裏聽到牧師的講道,心裏感到非常平安◦在95年我做了一次大手術,兒子邀請牧師來我家為我祈禱,並邀請我信主,於是我決志信主◦之後教會的姊妹不時來探訪我,鼓勵我受洗,但因我行動不便,外出需要人陪伴,在家又要處理家務已經忙著整天;後來丈夫有病,在家亦需照顧,所以沒有時間返教會◦直至丈夫接受主受洗後返天家,兒子及女兒開始催促我,快些受洗加入教會,所以我今天受洗,我深受神的保守,真誠感謝神!

 


 

司徒諾恩
我是個「信二代」,而且是個典型的信二代──從少吸收聖經知識,積累至今的聖經知識不少,也明白這個信仰的核心價值在哪裡,知道是非判斷的基準等等。但有一攔阻我親近神的──就是我明白耶穌的救贖過程、原因和意義,可是我從來沒感受何謂「得救」。神就在我渴求遇見祂、經歷祂更多之後給了我奇妙的經歷。
在DSE結束後開展了一連串的「門訓」,其中有退修的時刻。神在我迷惘、痛苦時給了我祂的安慰──祂一句“it’s never too late”成為了那個退修以致人生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神親自跟我說話,確立了祂的信實、祂的慈愛。但這一次經歷只是一個起始點。
暑假時,我在本堂青年部舉辦的「敬拜馬拉松」裡更深的經歷神以及領受神。其中,神在幾個活動中再次跟我對話──透過弟兄姊妹的禱告服事,以及祂親自說話安慰,堅定了我的身分──作為被神揀選的兒女身分。聖靈的充滿與同在釋放了我──從罪裡釋放我,使我不再被罪控訴,讓我經歷祂的「拯救」、我的「得救」與「得勝」;我也在聖靈裡被釋放領受祂所賜下的恩賜,服事人、服事神。
「洗禮不是終點,而是起點」。背上自己的十字架走這條路,一點都不容易,我仍然會跌倒,可是已經沒關係了,因為拯救我的神,會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扶起,而我也在走這條窄路時學習一步一步的靠近祂。我能生於世上而遇見祂,實在太好了。盼望看到這篇《得救見證》的你,也能更多更豐富的經歷神的恩典與領受,如果你還沒有經歷神的拯救、迷失了、或跌倒了,通通不要緊,因為“it’s never too late”。

 


 

黃鈞沂
我自小就在基督教家庭中成長,從小參與主日學和崇拜等教會活動,雖然是基督徒,但對信仰沒有深究,也未親身經歷過上帝的作為,只是「家人信所以我也信」,而且信也沒有什麼不好。然而這並不是正確的。
在我小學某年的某一天晚上,我的哮喘病復發了,在我感到很辛苦的同時,我突然有一個念頭:叫母親為我祈禱。當她說完「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祈求,阿門」的同時,我氣喘的感覺立即消失。我肯定這並不是巧合,我也確信這世上真的有一位神,衪愛我們、與我們同在、聆聽我們禱告的聲音、甚至會施行神跡奇事。
在我中一的時候,受到教會敬拜隊的音樂感動,我也想成為敬拜隊的一分子。於是我便學習打鼓,加入敬拜隊服侍。我在敬拜隊中發現敬拜並不是演奏音樂這麼簡單,上帝要使用我的手,透過音樂將福音傳給他人。
我在高中參加了一個基督教營會。在晚會中,了解自己只是個渺小的罪人,根本不配得上帝的愛,但上帝仍會親自尋找我、愛我,所以我立志將自己擺上,決定為神而活。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