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見證(2017年4月)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得救見證(2017年4月)

譚綺華
回想最初接觸到福音大概是在小學時候。我的大姨是一位基督徒,每當她有空便會對我們講耶穌基督的事跡,在聖誕節時,她亦曾帶我到教會參加聖經班,當時年幼的我只覺得很不錯,有故事聽又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遊戲。漸漸長大了,便沒有再參加這些教會活動。成長後大家姐亦多次邀請我去佈道會,但都被我以沒空拒絕了。直到一次體檢中發現身體出了毛病,我心情十分低落,大家姐再次邀請我返教會,告訴我可以倚靠主,亦在她幫助下決志信主。在醫院進一步檢查後證實患上了癌症。在手術前,牧師到了醫院為我祈禱,教會內很多弟兄姊妹都為我代禱。我害怕面對死亡,晚上無法入睡。唯靠著聽詩歌及禱告才能讓自己感到平安。在後續的治療上亦經歷了很多神所賜的醫治和恩典,很多預期會出現的身體不適都沒有出現,真正經歷了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感謝主!接納我這個罪人,信主後開始學習靠祂改正自己,多關心別人的需要。然而,與人分享真是快樂的事,願靠著神的恩領繼續走人生路!

 


 

區婉慧
自小在基督教學校長大,耳濡目染之下我接受了神是確實存在,並且是這宇宙的主宰。在我二十多歲時,我跟隨了一位鄰居返教會,然而不到半年,我背叛了神,離開了教會。幾年後,我當了全職家庭主婦,只顧照顧孩子。有一位中學同學信了主,她勸我回教會,當時我並不接受,且大膽挑戰神:我是經歴了許多許多才由信至不信,我須經驗更多才可由不信到信。就是這樣,我的經歷就來了,我和兒子的關係突然變差,到了一個無法控制的地步。我夜夜失眠,突然在一個星期日的清晨,剛剛睡著,就突然驚醒,我感到我應該回教會認罪的,就是這樣,我開始返回教會了。

在灣仔堂一段日子,我的家庭仍然存在著不同的問題,但感恩的是,藉著神的教導,我沒有感到懼怕或沮喪,相反我更肯定神已住在我的心裡。我亦相信,在未來的日子,無論順境逆境,我都會一心一意地追隨基督,祂是我的天父,我是祂的女兒,我立志一生跟隨祂、效法祂,成就祂的心意。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我相信現在就是我穿上新人的時侯了。
 


 

汪惠玲(家人代筆)
我今年已95歲,獨居的我大半生都信奉觀音,以往我認為觀音可幫助我。十四年前弟弟一家開始邀請我參與教會崇拜及聚會,但由於居住的地區與教會距離很遠,也只能間斷地參與。至四年前在家中暈倒後身體變差,入住了弟弟家附近的老人院,他們能經常探望我並為我祈禱。老人院亦定期有牧師來講道,使我對信仰有更深認識。心裡漸得平安,決定跟隨主耶穌。幾個月前,我轉到灣仔堂附近的老人院,可以穩定地參與崇拜,熱心的姊妹還接我返團契。終於能在今年決志成為基督徒。感謝神!

 


 

林海星
我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的,從小就上主日學,但在我心裏有個疑問,覺得神好霸道,信祂的人就上天堂,不信的人就下地獄,所以中學以後就沒有再上教會了。到了18歲那年,有天我和朋友去玩時,和別人吵架,後來還打起來了,最後給警察抓了,吿我傷人要上法院,那時候心裏真的好不安,因為可能會留案底。有一晚想起了主耶穌的事蹟,我就禱告求神給我勇氣去面對一切結果。之後在法庭上給我打傷的人對我說,因為不想影響我的將來,只要我答應以後不再打人和向他道歉,他就不告我了,之後我只是守行為一年,這事以後我就信了主耶穌了。

信主前我好容易動怒,和不會關心身邊的人,信主後我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和開始關心身邊的人,認識自己是一個罪人,得到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賜與我新的生命,更叫我在禱告中經驗祂同在的平安!
 


 
謝爾彰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 16:9 ) 聖經中如此吩咐。但事實上,我過往總是不斷地自把自為,渴望控制自己的人生,成為掌握自己生命的人。

自小便在這教之中長大,一直從牧師、傳道人口中聽到上帝的教導,每逢主日定必參加崇拜。即使在平日也是上基督教的學校,老師不時在課堂中分享信仰。信仰就像是一種慣性。即使在海外留學的日子,我也堅持上教會,並且參與學生團契。一直以為,我盡了「基督徒」的本份,一切當作的,也好好做了。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我發現自己依然活在罪中。而我不配自稱基督徒。於是我索性對團友說:「我認為我不是基督徒,我說我是無疑是自欺欺人。」我承認自己的不配,並努力反省自身的不足。然而,我依然在罪中掙扎。

到我畢業返港的時候,我依然不斷去思考自己與上帝的關係。在生活上遇到痛苦與迷惘的時候,心裡依然會誠心禱告。在今年初,牧師在講道中提醒會眾:「你們要祈禱求問神,今年可以如何回應祂?」於是,我便求問。上帝真恩賜我內心感動,並主動要求領洗。昔日,我執著如何憑自己的努力脫離罪。今天,我曉得得救乃本乎恩,也因著信,而信心也是恩典。我學會了放下自己,明白到我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人生,在遇上生命的各樣挑戰時,最要緊是懂得懷著信心,跟隨主的引領。就如以賽亞書中提到:「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31)
 


 
任泳山
我是從小就在教會長大,所以祈禱,參加聚會和靈修就變得理所當然。但到我十三歲時,想法開始變多,自然地就會想我一直信奉的上帝究竟是否存在呢?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我曾經離開過信仰生活,因為在敬拜當中,我感受不到神的同在,覺得我是在浪費時間。但經歷過在暑假中的雲南壁畫團後,我的生命開始變得不一樣。
在暑假時,我跟隨幾位姊妹到了雲南一個鄉下醫院,為他們兒童病房的牆壁畫上圖畫。當時,就算每天都要早起床,或工作完結後身心疲累的時候都要敬拜、禱告和分享,但這過程中我竟沒有感到不耐煩,反而心中充滿平安。

在旅程中,我看到神賜給我們無數的禮物:如大自然的美景,醫護人員的愛心等。通過這次旅程,神靜悄悄地送給我一份最大的禮物:一條以音樂去服侍祂的路。其實,在壁畫團裡任司琴之前,我都有在兒童崇拜中彈琴,但那時純粹是為了「彈琴而彈琴」,而不是以一個服侍的心去做。但通過這個歷程,我發現了神賜給我音樂的才能,其實是為了要去事奉祂,要透過音樂的力量,接觸新一代的未信者。

而十分感恩的是,在壁畫團完結後不久,我就被邀請為早堂詩班的司琴和風琴班的學員,令我在事奉的路上可踏前一步,更使我明確自己所領受的。頌讚和榮耀惟有神是配得的!(啟五12-13)我要以堅信回應上主,立志成為這個教會的一分子,並希望透過神所恩賜的,繼續事奉祂,做個愛神的女兒。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