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在線」的真門徒群體


耶穌吩咐門徒在世而不屬世(約17:11,15),要活出基督的樣式。我們相信神呼召人持守神的律法,成為道的載體。神將這些人放進異邦文化當中,藉著神子民的生活倫理認識全地至高的主。使徒行傳標記著耶穌的門徒由城鄉與教內傳講救恩轉向到異邦的公共空間宣講福音,於是社會與教會的互動隨即發生,同時福音的論述與教會群體的倫理生活的公共性遞增。隨著科技的發展,當大眾媒體由1840年代經過150年的泡沫式增長,新聞、書刊、小冊子、影音、廣播、網站,在不同時代下,都有信徒感召應用新媒體使基督教的傳播得以擴展。

 

雖然我們作為耶穌的教會,在本質上與初代教會無異,但實際的生活場景已經很不同,當代處境下的傳播模式已因人人在線與網絡平台誕生而轉變,只要手機在手,我們就可以在網絡平台見識眾議與及發表己見。我們正在使用這些科技,滿有便利的同時,有沒有帶著門徒入世而不屬世的儆醒心進入新媒體的生活形態之中呢?

 

神學家祈克果的描述至今還是適切的,他的意思是(以下是筆者粗疏港式粵語的翻譯)「…真理無人聽,大大聲的反而有人聽」、「大聲的人戰勝了真理」以及「吵鬧的贏了深沉的」(註1),而我們也能發現媒介是人的延伸。我們可以發現網絡世界充斥著許多的邪惡,除了色情、暴力的資訊容易搜尋,異端邪教的信息海量,發佈又快又廣,例如:摩門教,在YouTube上可以觀看他們經卷產生的耶穌傳,質素畫面顯示出那是花費甚巨的大製作、他們也開發了多個手機應用程式幫助教徒讀摩門經;又例如:(南韓的)好消息宣教會,甚至有瑪哈念網絡神學院,除了韓語,還有普通話、簡體字的網站、網站有整全的神學課程內容,內地網民中招機會相當高。又例如:耶和華見證人,網站與其華美的建築物一樣吸引人,他們投放大量資源製作全球各種語言的講壇信息,美國基地的講壇內容經他們官方翻譯可以在同一天全球同步發佈,又有不少其他教派相信其領受的天啟信息是真確的,以至該網站包羅所有基督教網站,便利眾人,令到在「快」文化底下的信徒不以為然。

 

在網絡平台佔了先機的是異端邪教,也反映了基督教如果要進入使用這工具,我們當如何預備好自己,媒介本是我們的延伸,我們是為誰所用呢?有一個傳聞藉得我們好好深思:谷騰堡(J.Gutenberg, c.1390-1468)研究發展歐洲第一架活字印刷機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這機器如果落在魔鬼手裏,將要為害無數的人!」谷騰堡摸起錘子,就預備把那雛型的印刷機砸掉。但聽到另外一個聲音說:「這機器可以為神使用,傳播福音,拯救許多靈魂!」他就感謝神,繼續工作下去。

 

另外,若然我們要成為主所使用的「在線」群體,最大的挑戰就是常常踐行基督真理,我們在網絡群組的一舉一動,也讓我們以基督徒的身份呈現人前。勿忘「在線」的信徒群體也是教會的延伸。當我們進入異文化宣教,我們是要進入他們的語言、文化,這也應用在新媒體。例如我們在網絡傳播,要抓住熱話點作為媒體宣教的起點,借助時政、經濟、體制、文化、歷史、思想、生活點滴等等立體又多層次的話題,從這些世人喜歡的關注與討論,帶到每個人內心的隱惡和福音的更新、上帝的公義與憐憫上,就是基督徒的信仰、價值、視角。

 

作為教會,無論在線或是離線,我們是否與人建立實在的關係,所謂的媒體宣教、福音的傳播本是道成肉身的宣教,生命影響生命的傳播,是言傳身教,重視傳播內容的品質,也重視傳播者自身的生命品格。麥克盧漢(Marshal McLuhan)曾這樣說:「對於耶穌基督,媒介和訊息之間是沒有距離或間隔:我們可以說,這是唯一的一種情況,媒介和信息是完全一致的。」無論往後的日子我們是否願意成為媒體宣教的群體一份子,我們同有一個呼召,就是活出福音的大能,讓聖靈在我們身上的塑造縮短我們與所傳講的訊息之間的距離,更像基督。無論我們以怎樣形式宣教,我們也終會見到神的大能榮耀,因為人們經歷福音的大能全是聖靈的工作,是祂叫人靠著耶穌,歸回父神。

 

註1:“…from now on those who are right will not be listened to, but those who speak louder”; “…the louder will prevail over the truth”; and “…the loud wins through the deep.”  Quoted in Lobo, J. A. (1982), “Manipulación de los ‘Mass Media,’” AA.VV., La manipulación del hombre, San Esteban, Salamanca, 104.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