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在父親節給兒子的一封信


早前我與你媽咪曾到法國諾曼第旅遊,到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盟軍從英國出發登陸法國反攻德軍的海灘陣地,其後又參觀並憑弔一個埋葬了當年一部分在歐洲戰場壯烈犧牲的加拿大軍人墳場。那處正如一般的軍人墳場,二千個形狀和大小相同的白色墓碑上,只簡單地刻上亡者的姓名、軍階、年歲或陣亡日期;當中沒有相片、沒有墓誌銘,只有幾個代表家人懷念的文字。我們在這一排一排墓碑前慢慢地走過,及細心留意每個墓碑上的文字時,除了帶著肅穆的神情外,內心亦不禁有很大的感觸。因為在我們眼前這些墓穴所埋葬的死者,絕大部分年紀比你年輕,有好幾個竟然年輕到只得十八歲。我看到後除了感到黯然神傷外,亦不期然問自己:「比對起這些十八歲的年輕人,我在那個年紀的時候是什麼模樣的呢?我當年有什麼人生目標?關心的是什麼、拼命地追求的又是什麼呢?……」當代入當年這些年輕人的父母時,我亦問自己,倘若你在十八歲那一年,向我和媽咪表示要作出一個類似的決定的話,我們又會如何回應呢?是支持鼓勵,或是反對攔阻你去呢?坦白說,我實在不知道怎樣回答和面對這一連串的問題。

 

埋葬在這些墓碑下的白骨,就是這些未經世面,但卻有大好人生和前途的年輕人。究竟他們是為了什麼原因,選擇走進一個他們本來可以不用理會的戰場?(因為根據歷史紀錄,當年加拿大的軍隊是志願參戰的。)他們亦一定知道,當離開家園後,便會有可能永遠不能返回來的。不過他們竟毅然放下自己的父母、愛人、妻子、兒女、朋友及一切,選擇走上一條會令他們不歸的路。(事實上當中有很多是在諾曼第海灘登陸,踏上戰場第一步時,卻在未開過一發子彈前,便被敵人的炮火擊斃。)如此他們對那場戰爭可有貢獻過嗎?出師未捷身先死是值得的嗎?這些問題亦是當時我在凝視他們的墓碑時,在我腦中浮現的。

 

我不曉得如何回答以上的問題,深信唯有當一個人以堅定不移的熱忱,去回應一個偉大和高尚的呼召時,才會不計較自己會否造出成果貢獻,或付上什麼代價。就好像我們回應作耶穌門徒的呼召,也是要撇下一切、放下自己,甚至自己的性命,不要回頭地來跟隨祂。不是計較成就貢獻,而是順服跟從,這才配得上作祂的門徒,得著天國的獎賞。

 

不過最後我在一個埋葬著無法辨識身份的陣亡軍人墓穴其上的碑文中,找到了以上問題的啓迪。那個墓碑最後結尾有三個字-”Known unto God” (神知道),那表示雖然無人知道葬在這墓穴的軍人的身分,但神是知道的。我相信同樣地,這些陣亡軍人為什麼如此作,又他們所作的一切,是否值得、是否有貢獻,是不用人去判斷,因為這一切都是「神知道」的。正如聖經所說,我們到了最後都會在神的面前為自己一生所作的陳明交帳,因此我們不需介懷人的讚賞和肯定與否,只管竭力將自己擺上,忠心地回應神給我們的呼召。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