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烏干達短宣分享


                      短宣是為了誰?                  李素嫻

 

當上傳道人三年,常有機會帶領年青人同作主的門徒。每年我都擔當領隊的崗位,帶著短宣隊去服事,榮幸地成為神工作的見證人,慶幸見證著使命將不同堂會的弟兄姊妹聚合,成為主的器皿。

短宣是為了向上的獻呈,為了我們的主,祂愛萬國萬民,願人都回轉進入神國,敬拜我們的主。

短宣是我們給機會讓神挑戰我們的安舒,更多的順服與付出。當我們嘗一嘗文化差異,密集的辛勞,放下恆常習慣,接受神擴張我們的境界,獻呈總是帶來神親自的回餽。當我們願意為神多走一步,從上而來,祂帶給我們宣教體驗,祂領我們走到祂的視角,去看神國的事,感受祂的心懷,深深與主連繫,在祂的愛中成長,重新發掘我們生命的命定。如此,我們決定參與短宣,既是為了神國,我們既是神國的一員,我們也得到生命的造就。

因著短宣首要考慮的是神正在成就的工作,宣教士與短宣領隊共商行程,關注的細節很多,早在籌備的時候就要尋問上帝,盡力去配合上帝的旨意。神呼召我們作出選擇,去哪裏、做甚麼,看似可以預備,但實際上,最好的預備卻是在沒有100% 預備好時也作出願為主用這個決定。甚至要承受行程未定下來的不安,決定去否。感恩我們是次團隊的弟兄姊妹,作出這樣的決定,並樂意接受行程隨時有變,服事內容及崗位隨時改動。

服事別人是短宣隊的實務工作,本質上我們是代表基督的使者,為了他者而前往。因著我們的到來,烏干達東部山區村落學校師生、中國建築工地的華人、烏干達北部的南蘇丹難民、首都教會的華人、宣教士家庭等,都感到我們從遠方而來的祝福。是的,作為神揀選的使者,付上代價、離鄉別井、山長水遠,我們每個人來到他們面前,不只是送上那些百幾公斤的書籍、衣物,小小的金錢奉獻等等,更是表達我們與神都看見他們的狀況。遇到貧窮的孩子、帶著鄉愁的華人、失去家園/親人的難民、難民當中的師生、牧者及信徒,我們微不足道的付出,就如旱地的甘露,滋潤他們的心田,我見到神對他們的看重,透過我們小小的愛心,神回應禱告使他們更相信神愛他們每一個,即或未信主的華人也從我們交流的歡樂當中一解鄉愁,感染了我們作為基督徒的歡樂。雖說我們是去付出,但我更感受到被迎接、被珍重,嘗到了基督成為我們披上的外袍,何等尊榮。

神看顧所有人,透過短宣隊既是支援長宣的同工進展當地牧養事工,關懷當地的人。其實神也看顧我們。短宣從來不讓參加者自選行程,有別於旅行/自由行,我們不會按著個人喜好修改行程!不過我們也會因應天氣、時機而稍稍改動行程,甚至當我們見到神親自締造的改動如何成就祝福。八天行程,在東部第一件事是搵酒店,全鎮只有最好的那間有足夠房間,只能接受這安排,誰知這一間讓我們嘗到了有一晚無水沖涼,又是因為住在這店,才遇上從香港踏了十三個月單車到非洲的基督徒。另外,在前往北部,十小時行程當中,可以在中途安排了一天帶年青人去國家公園,神也讓第一天就下雨,變相鼓勵了我們第二早四時多出發,再嘗尋獅子的滋味。我第三次往非洲,第三次見到獅子,這是神對我的恩寵,那天祂讓我知道祂不會讓我們白行一趟。往北部難民營路上,司機顯示出他對所有地方的熟悉,有誰會知道,原定的司機不願來,這是在八天路程前一晚才臨時找到的替代,神親自的改動,真是奇妙!

對我個人來說,南蘇丹基督徒顯出難處當中的喜樂、忍耐、盼望,讓我看見神在他們當中,從聖靈而來的觸動,這種攪動更是畢生難忘,嘗到我們同屬一個身體,我不願在肢體的缺乏當中就手旁觀,我第一次在短宣當中,下定心志,好好預備自己,要再去支援這些難民、南蘇丹信徒,心願他們有朝能回國帶著基督的愛重建家園。首要能做的,我買下了防瘧疾,為自己第四次到烏干達旅程作出預備。

經過十小時的車程,回到首都,與宣教士家庭再同住幾天,跟著劉牧師到市區買菜、探訪在商店中工作的華人、一起預福音主日暨第六屆洗禮等等,同住不但為了省錢和省卻車程,與劉家更多時間可以相交,更深體會在當地的起居飲食,是難能可貴的經歷。

短宣完滿結束,既是成就短宣隊員的成長,也是為了這些弟兄姊妹所屬的堂會,給大家開一隻窗,一同看見我們參與在宣教的許多可能性,並想起貧窮的孩子、無家的難民、未信主的華人正在等待我們的回應。

*************************************************************************************************************

 

黃卓瑩

我從來沒想過這一次短宣我會有如此多得着。

我們行程中有為期8天的出外服侍,從首都坐3小時車程,到達烏干達東部的一所山區學校,做5天的服侍。起初其實我對自己真的很沒信心,因為很怕會教不好,而且我要負責聖經的課堂,所以我更加不知所措。我每天向神祈求,希望神能夠幫助我;很感恩那些學生能夠明白而且在第3天的測驗中有不錯的成績。在聖經課中我更感到神的大能,因為其中一天天氣不穩定,上課時雨下個不停,水聲落在鐵皮屋頂足以遮蓋我的聲音,當下我心中默默向神祈求,希望神可以給這些孩子一個認識上帝、聽聖經的機會,當下我亦更大聲唱詩歌、歌頌神;3-4分鐘後雨勢漸漸減弱,我們亦能夠繼續完成我們的課堂。在義教的第3天,我們教他們一些簡單的中文。看着他們一雙雙渴求知識的眼睛,不禁慚愧起來。明明他們不會有運用的機會,可是他們還會抄下來,甚至連老師也是這樣。看着他們,終於明白為何應該常常心存感恩,因為我有一個能夠學習的機會,其實在一些地區是得來不易。山區服侍的最後一天,我們參與了他們的崇拜,發現原來敬拜可以很簡單:不用任何樂器,只靠著拍手和身體自由的擺動已經可以。他們那種大聲禱告的方式亦使我很感動,感到聖靈真的十分充滿這裏。我從沒想過在這麼原始的地方會令我反思自己的靈命以及領詩的方式。感謝主給我上了如此寶貴的一課。

其後我們亦到南蘇丹難民營,在那裏我更明白和平的重要。那裏如此多的孩子,都是因戰火而失去家園。我們到達時,他們那雙手捉得很緊、不停向我們道謝的聲音令我真的十分痛心,願神真的能賜福這地。

這8天之中我們有一段特別的小經歷,在烏干達遇到一位踏着單車,用了13個月到達烏干達的人–呀翔。在聽到他經歷和見證前,我的心還未滿有信心,總覺得自己還未有足夠能力去服侍。可是他的見證就如神的激勵一樣,讓我明白到神必定會保守,尤如為我打了一支強心針一樣,使我最終能好好運用自己的能力。

最後我們為當地華人服侍,探訪、關心一下他們,向他們派發一下福音刊物,並於主日中為他們獻詩。聽到有對夫婦的洗禮見證以及其他人在信仰上的經歷,其實我真的很感動。因為在中國並不能如此自由,可是他們不但沒有放棄,甚至為着上帝,願意為主而受苦。我真的很感恩,神的恩典可以使他們也得喜悅。在這旅程中亦感受到上帝不單是香港的主,更是烏干達、中國、萬族萬民的上帝,神早已在各處為我們預備。

很感謝上帝在這旅程中的看顧和保守,讓我能用自己的恩賜好好為主作工。感謝神使我生命變得不一樣,雖然我個人的力量很小,但感恩神在路上使我成為衪的器皿,大大的使用我。

*************************************************************************************************************

 

陳爾謙

這是我第四次離開香港短宣服事,亦是我第一次踏足非洲大陸。事前我一直有點不安穩的感覺,因為我在預備去短宣的過程中,感受到許多拉扯。我在上飛機之前的一個星期開始腸胃不適,另外在準備的時候亦要設計我們未曾試過的教學活動。

於是,我就帶著這樣的心情來到恩都比,就是烏干達的機場。稍作休息後,我們出發去東部山區的小學義教。我的第一次教學出奇地順利,所有小朋友都很專心,亦很喜歡我為他們預備的簡單實驗。我們義教過程中,老師都以最好的招待我們,更為我們舉辦了一場足球比賽。之後我們就到了一個位於烏干達北部的南蘇丹難民營,因為時間緊迫,我們只能給每班同學十分鐘的詩歌見證分享。回到首都之後,劉牧師帶我們去了解當土地華人的生活和工作,有華人來烏干達做生意,亦有華人跟隨公司來到為當地政府起橋鋪路。

我最深刻是當地人對教育下代的重視程度,不單只是從小學的老師和學生臉上反眏出來,亦可以從難民營中體會得到。有許多老師和家長都將教育下一代當為希望,期望下一代能回到南蘇丹重建家園,這是他們在困苦之中實踐出來的信念。我不知道那些老師是以什麼維生,因為有部份學生都沒法交學費。而且在各個援助組織眼中,教育從來都不是最迫切的需要。

願上帝供應一切所需給烏干達的各人。

*************************************************************************************************************

 

黃鈞沂

我在這次短宣真的經歷了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到非洲、第一次教導三十多位學生、第一次在有雞有牛的草地上踢足球、第一次在崎嶇不平的道路上乘坐半天、第一次到訪赤道、還有很多很多……然而,短宣並不僅如此。若短宣只帶給你一個特別的人生經歷,卻沒有基督的愛,這與旅行沒有分別。

這次短宣主要接觸三個群體,分別是當地學校的師生、華人工地的內地同胞、以及處於烏干達邊境的南蘇丹難民。

當中令我最深刻的,是服侍當地學校的師生。我們在烏干達東部的學校有幾天的義教工作,並與師生同樂。非洲小孩的學習氣氛讓我很驚訝,他們資源不足,並非全部學生擁有書本文具,學校環境也不好。所謂的學校只是由幾所一層高的建築物以及一片草地組成,沒有電燈、沒有冷氣風扇、當然也沒有電腦和投影機了,但他們仍對學習充滿認真和熱誠。我確信他們比香港的孩子更快樂。

感謝神,讓我參與一個充滿愛的短宣,在半個月中與短宣隊及劉牧師一家同行,我們當中的成員都有著不同的恩賜,有人擅長音樂、有人擅長攝影剪接、有人擅長烹飪、有人擅長說笑話、有人擅長安排行程、有人擅長打點一切。有著不同性格和恩賜的人,一起去為神做一件美事,這是一幅非常美麗的圖畫。我們能彼此相愛,全因神先愛我們。

*************************************************************************************************************

 

張樂延

承蒙主恩,我踏上了第一次的短宣。在2016 年的竹居台聯合差傳崇拜,我蒙主呼召體驗宣教。我每天獻上禱告,然而,主沒有立即帶我到什麼地方、作什麼服侍,我將短宣的事常常記掛心頭和不斷禱告,期盼主安排一個短宣給我。

數月前受到灣仔堂傳道人的邀請參與門訓和短宣,我本身想立刻報名,但我在這次短宣的截止報名的一星期前,我仍未報名,我不斷祈禱,求神給我更清晰的旨引,因為我想再次肯定這是主安排這次短宣給我的,最終祂用《愛繫他鄉》這首詩歌感動我,我便最後衝閘報名了!

第一次短宣便踏足非洲,感覺神要將又大又難的事指示我。先是預約打針的阻滯,然後是打針後副作用的煎熬,準備運送的物資和義教材料,還有花15小時多才到達當地……人未到,已感到累透了!但感謝神,祂一路上的施恩開路,我們一行人順利到達烏干達。

到埗的時候,我感慨的說了句「我終於到喇!」,還有烏干達遼闊的藍天很令我感動!到了住在首都的劉牧師家裏,我們在這停留了一天半便出發往東部的托羅羅,在村落學校義教。

一下車,我們便被一群興奮得很的小朋友,蜂擁而至的包圍了,他們的笑容富有感染力而發自內心,他們熱情的款待讓我很感動。學生唱歌跳舞歡迎我們,想必他們用了不少時間和心機練習。老師們用了一種很特別的方法祝福我們,他們用手擺向東南西北,然後擺向我們身上,象徵祝福的雨水都降在我們身上。學校的校長說,請將這裏當作屋企一樣。之後我們探訪了受助學的家庭,從前只會在電視看到的泥屋真真正正在我眼前,昏暗的屋裏只有木桌、兩張膠椅、一個油燈和一本很殘舊的聖經,但他們沒有一絲楚楚可憐的表情,卻依然笑臉迎人,我知道這不是裝出來的,因為我相信有人特意來到他們那裏關心他們,已是一份祝福。

接下來的三天,我、劉牧師的三女和一個在烏干達居住的華人男孩在小學七年級裏教數學,雖然在香港有替人補習,但用英文授課卻是第一次。經過一段時間,我開始掌握到他們的學習模式,其中一種是「請跟我說」,例如「請跟我說棒形圖」,他們便會很齊整地說出。他們擁有的文具只是一支很短的鉛筆、有裂痕的間尺,甚至有些學生要向人借文具,但他們寫的字、畫的圖都很整齊,從不馬虎。除了數學課,我還在聖經音樂課裏幫手,我拿起小結他跟幾個弟兄姊妹進了課室,我們教他們一些詩歌,他們全都高聲歌唱和拍手,更有些在抄寫歌詞。當他們唱到"Jesus, Lamb of God “,那個"Jesus"唱得特別大聲,我的心也被他們感動,那時我們都投入地敬拜!是一個真摯的敬拜!村落學校沒什麼先進的設施,但有一班虛心向學的小朋友和一班不辭勞苦的老師。

在短宣的第一個星期日,我們參與了村落學校連帶的教會。在那裏我第一次以英文分享見證,我講述了我從患有讀寫障礙,不喜歡讀書,到被神改變,找到讀書的樂趣並活著的意義。他們都歡呼拍手稱謝神!另外,在那裏我看到一班單單渴慕神的信徒,他們的敬拜沒有樂器,只有歌聲,唱的歌是他們非洲對唱的風格,但他們真是用心靈誠實來拜父,是真摰的敬拜,在敬拜時,我感受到神的同在!

崇拜完結後,我們到了中國建築的工地,跟在當地工作的中國人聊天和活動,雖然我們源自不同的社會、文化、政治等,但此刻我放下這些,單單去關懷他們,他們也熱情款待我們,又煮了中國菜給我們。在那裏,我感受到他們的思鄉之情,我祝福他們早日與家人團聚。

另一天的晚上和隔一天的早上,我們參觀了國家公園,打開眼界,神創造真奇妙!然後我們趕路前往北部的南蘇丹難民營,最終在晚上才到北部的莫約,在那又經歷了水龍頭沒水出的一晚,看來神又將我的容量擴大。

早上我們便跟同是南蘇丹難民的Pastor Emmanuel前往難民營。劉牧師說自己也是第一次到難民營。Pastor Emmanuel一路跟我們唱詩,讓我們放鬆心情。到了他們用帳幕搭建的教會,他們唱歌跳舞歡迎我們,他們說我們是第三隊人來這探望他們,還說請把這裏當在你的家。之後我們到了他們的中學,上課的地點是樹下,老師的辦公室也是在樹下。當我們走近第一班正在上課的學生時,我便開始哽咽落淚,聖靈在我心裏攪動,我知道是神帶我到這裏來,我也知道神叫我要再來這裏,我心裏不禁在想不如之後在難民營搭個帳幕跟他們一起住吧!我盼望主能差遣我在南蘇丹難民中,服侍他們。

之後我們花了十小時多回到首都,隨後數天在首都裏探訪華人和服侍華人教會。盼望主使用這個教會祝福當地的華人。

這次短宣的開始,我禱告主,求祂給我看見宣教的異象,和讓我看見更多:其一我看到南蘇丹難民的靈魂呼求;其二,我看到真摯的音樂敬拜,是將自己所擁有的,不論是自己懂得的樂器,還是自己的聲音,獻給神,心裏單單尋求神,這就是神所悅納的敬拜。

感謝主!請繼續差遣我!

*************************************************************************************************************

 

陳爾德

正義要進入鄉村,草根要變成主體,傳統要得到尊重,民間力量要甦醒,這些都是雙腿牢牢站在泥土上才能看見的質變。

烏干達的紅土之上,這些價值都仿彿遙不可及,天方夜譚的夢想。正義?總統穆塞韋尼能軟禁反對派領導,獨裁三十多年。草根?國家貧窮的時候,又有誰能奢求民主。傳統?64種語言中,有多少將隨全球化消失?我的眼中,非洲,就只有荒蕪。

我所看見的紅土,卻是完全相反的。在只有破桌爛椅的教室之中,學生們展現着好學不倦的眼神,恫恫雙目散發着意志堅定的決心。這裡是Tororo的Nim Christian School。在2015年,一間韓國教會在此建立小學,約有百米見方的校園呈凹型,只有一層的教學樓座落於田邊,一旁住著一條用泥建成的村落。這裡的學生毫不喧鬧,對黑板上的一筆一畫毫不厭倦,記憶中的學校,不過是睡覺的地方,翻只為考試而翻的書,作只為分數而作的書。在香港這無土的所在,快樂是遙不可及,天方夜譚的夢想。他們比我們都貧窮,卻比我們都富有。我想,這就是文明的代價。

困乏之中,他們知道教育就是未來,所以才興奮,想不到,數百公里的難民營中,信念仍在。

烏干達Moyo 的 Mafobe Refugee Settlement 住了100萬的難民,每天增加8000人,他們都是因逃避內戰而跑到烏干達。目前有南蘇丹部分區域有 10萬人面臨沒有東西可吃的困境,軍隊屠殺平民。難民營內的學生沒有教室,只有一面掛在樹上的黑板,和一些膠椅供學生坐著上課。他們知道教育就是未來,沒有根的難民,只能靠著學習才能在烏干達工作。心中仍抱著回家的夢想。我想,這就是戰爭的真貌。那就是當中的人。上課的場面令人感動,但令人不想其存在。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每一個難民心中,只能反覆著無限的春望。

我不認為一丁點的關心能為難民和學生帶來什麼幫助,反而是我得到更多,那就是尊嚴價值。那些辦學的人,不管在多絕望之中,也希望能令學生有尊嚴地活。不是作為人類,而是作為人。

正義要得到伸張,天國要再來,尊嚴要活著,這些都是雙腿牢牢站在泥土上才能看見的質變。紅土之中,神奔流著。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