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紀念與回憶


我們的人生充滿了很多紀念,無論是日曆上顯示的公眾假期,又或者是我們刻意圈住的日子,都是一些每年值得紀念和慶祝的日子。當我們經過一些公園、廣場、墳場,看到矗立的歷史人物塑像、紀念碑或墓碑時,都提醒我們一些值得我們記念的人物和事蹟。不過並非每個留下來的紀念標記或歷史痕跡,都是值得慶祝或令人快樂的,因為有時它們的存在是要訴說一個悲哀的故事,或是一段悲慘的歷史,要人不可遺忘,讓後人警惕。

 

早前到波斯尼亞首都薩拉熱窩旅遊。這個城市除了承載著因暗殺事件而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污名外,亦在九十年代初前南斯拉夫瓦解時,各地區和族裔提出獨立而與塞爾維亞族裔軍隊爆發戰爭。在這場戰爭中,這個城市被敵軍圍困,與世界隔絕,斷水斷糧差不多四年之久,在不停受圍城炮火的攻擊下,全城人命死傷和房屋摧毀無數。時至廿年後的今天,城內仍有摧毀的建築物未重建、房屋未修補。其中最值得提及的是矗立在市中心的地標聖心主教座堂,它當時受到圍城炮火猛烈攻擊,現在雖然已完全修復妥當了,但它的一邊外牆仍刻意保留著被炮彈攻擊過的痕跡,看上去與整座教堂格格不入,但卻毫不掩飾地要保留和訴說薩拉熱窩這段悲慘歷史。

在教堂外面的另一邊,矗立著前教宗約望保祿二世的金屬鋁雕像。其實約望保祿二世在波斯尼亞戰爭當時,曾多次呼籲不同宗教信仰的各方族裔要停火及和諧共處;薩拉熱窩的天主教徒雖然只佔極少數人口,但這城市是他常記念和關懷的地方,所以在這城被圍期間,他曾表示要到訪這教堂,希望帶來全世界的關注與和平。只不過他提出後,圍城的塞族軍領袖不能保證他的安全,所以他身邊的人都不贊成他去。結果,在戰爭結束後,他終於可以訪問薩拉熱窩,為這城市和人民的重建帶來支持和希望。他其後亦為這座堂的復修捐贈了金錢,所以後來教會為感謝他的恩情,雕塑了他的像放在門前的右邊。

當我站在教堂的前面,看見左邊外牆炮彈痕跡所顯示那段當地人不能忘記的歷史傷痕,但另一邊卻看到前教宗的雕像,他仿佛作為教會的領袖,站在那裡記念那地方的和平,帶領教會和呼籲各族裔、宗教彼此寬恕及和諧共處,一起建設美好的明天。這教堂所顯示的就好像我們人生的實況,我們的過去委實有很多難忘和傷心的過去,硬要將它們從我們的記憶中抹去實不容易,甚或不可能,因為它們確實是我們人生的一部分,所以唯有接受它們存在,又讓基督的慈愛、平安和信實幫助我們去記念、等候和寬恕,為前面要走的路以禱告和盼望仰望主,求祂記念我們,正如詩人說:「耶和華啊,求祢因祢的恩惠,按祢的慈愛記念我。」(詩25:7)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