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關愛基層勞工 重拾企業靈性


一篇一篇的新聞報導,震動人的心靈:
「日做15小時清潔工心願是睡一場好覺」
「最低工資上調至$37.50,基層:唔理想少得滯」
「國際評級香港勞工權益零分,工時最長、假期排尾4」
「【公廁‧外判】夜更無飯鐘,爭取11年無果。女工餓了:偷偷食碗飯」
「社評:清潔工折射社會悲歌,房委會未嚴管外判商」
「去年貧窮人口升至137.7萬,每5個港人1個窮」
在這美麗繁華的大都會,背後隱藏著不少眼淚:全港有460,000非綜援在職貧窮人口;129,000位65歲或以上長者仍然就業;十數萬外判工,沒有長期服務金、飯鐘錢、沒有有薪病假(連續病少於4天);不少長散工被誤導,以至被無理剝削了法定假期及年假、強積金等勞工保障。聖經描述群體中的貧窮的主要肇因是欺壓,特別舊約對欺壓有相當深刻細緻的了解:(一)剝削社會弱勢—有些人因缺乏社會地位而顯得脆弱不堪,例如失去家庭或土地(或兩者),成為寡婦、孤兒、外地人等,生活保障頓失,拿俄米和路得是典型例子。(二)剝削經濟弱勢—債務不斷累積,使人失去土地,進而落入更深的貧窮循環。利息的累積(出二十二25)和政府的課稅(撒上八10-18)使百姓生活百上加斤,後果有可能是淪為奴隸的命運(摩二6),或被債主不合理地要求(申二十四17-18)。僱主亦有可能故意拖延工資,拒絕提供合理的報酬,欺負勞動市場中議價能力低的工人(申二十四14-15)。(三)當權者的腐敗—所羅門為了興建聖殿和國家其他的龐大開支,使以色列人服苦役和徵收重稅,埋下北方支派叛變的炸彈(王上十二);亞哈的貪婪驅使他謀奪拿伯的葡萄園(王上二十一);約雅敬的貪婪則使他對工人剋扣工資(耶二十二13);以至以色列民族上行下效,「國內眾民一味地欺壓,慣行搶奪,虧負困苦窮乏的,背理欺壓寄居的。」(結二十二29)(四)司法制度的腐敗—當權者或富豪能夠操弄司法制度來為所欲為,例如耶洗別透過權力來操弄法律系統,以剷除拿伯(王上二十一7-16);富人可以利用法庭使公義變成窮人的毒藥(摩五11-12)。

律法書堅持,無論付多大的代價,人們必須面對貧窮問題,加以矯正。律法設計了一套措施,能夠發展成為一套系統性和前瞻性的福利制度,照顧沒有土地和家庭的人。面對民眾的貧窮問題,律法要求富人、法官、擁有奴隸者、債主,以及所有有經濟力量和權力的人,放棄他們有的權利,俯就貧窮人的軟弱,遷就對方。歷史書將為政者的苛傜賦稅和好大喜功表露無遺,相反波阿斯成為公義、憐憫和仁慈的表表者,是以色列人的典範。先知書描述了先知們呼天搶地地為窮苦者奮鬥。他們站在示威行列的前端,大聲疾呼地斥責為政者與當權者的不公不義,勇敢地將他們的惡行連於上帝盟約的要求,即使被當局控以「使以色列遭災」之罪(王上十八17-18),亦將社會的真相揭露出來。詩歌智慧書記載了無數受壓者的哀號、埋怨和呼求(詩一四五、一四六、一四七等),然而上帝卻一一垂聽這些哀歌,與困苦者同哭同悲。

創世故事告訴人類管理大地的責任:「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創二15)這園子不但供應人的需要「果子」,而且是孕育生命的環境,即人類的社會、文化、制度等孕育生命成長的氛圍,人類有責任打理、建立和維護。以色列人作為人類的理想代表(上帝的選民),盟約的內容(律法)指導著以色列人管理大地這園子。到了新約時代,上帝的選民不只是以色列人,也包括基督的教會。初期教會熱切地與人分享資源(徒二43-47),打破當時羅馬帝國的常規;教會建立了一套既非oikos(家庭)、亦非polis(政府)的模式,其中包括雙向的責任制度、權柄架構,以及自願的參與,這後來衍生類近的組織—公司。事實上,英文「公司」(company)這個字,來自拉丁文中cum(一同)和panis(麵包)這兩個字根,其引申的意義是分享麵包,亦是其根本使命。

宣教始於上帝,公司企業作為人的組織(其中一型式),人類和公司企業參與上帝在受造界的工作,就算不是與上帝「共同創造」(co-creativity),也應該是「次級創造」(sub-creativity),所以公司要秉持分享財富、建立社會和愛惜環境的責任來發展自己的事業,是為管家職分。企業家被上帝呼召處理各樣經濟上和勞工上的不公義:剝削僱員應有的合理工資、巧取豪奪的競爭、要求工人盲目順從、不合理不安全的工作環境、掠奪大地天然資源等,企業有其先知的角色向系統性的罪惡(保羅稱為「執政掌權的」)宣戰。

帶有靈性的企業管治將會衍生品格經濟學,面對商界的倫理抉擇,我們發現了三種取向:(一)誡命取向—根據聖經真理作決定,特別地將誡命的總綱「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太二十二37-39)放在現實的生意中,例如:因著敬畏上帝,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員工?這樣的待遇是否「愛他」?(二)後果取向—以能否達到「最大的善」來決定什麼是對的。「如鷹傳播機構」(Eagle Communications)的趙彼得弟兄(Peter Chao)以下列方法來測試自己的公司管理方式:睡眠測試(如果我這樣做,晚上能否安睡?)、報紙測試(如果明天會上頭條,我會做嗎?)、鏡子測試(如果我這樣做,照鏡子面對自己的時候會不會不舒服?)和孩子測試(如果我做這事,會不會不好意思告訴自己家裡的小孩子?)(三)品格取向—根據品格來決定。財富和地位不能帶往永恆,然而「……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十九7-8)由品格而發出的義卻是基督徒進入永恆的衣裳,可見品格是有永恆價值。八福,作為天國的生活體現的宣講,自然應該落實在商界中。虛心的人,看重上帝和別人多於自己;哀慟的人,為業界的罪惡痛悔;溫柔的人,不會有權用盡;飢渴慕義的人,渴望商場中正義之事;憐恤人的人,處處展現仁慈與恩典;清心的人,專注天國事業;使人和睦的人,建立和諧的公司文化;為義受逼迫的人,不惜損失,堅持正直。

公司企業,是上帝的僕人,一同建設美好的大地。願當代基督徒透過公司企業,一同消除職場上的不公不義,盡己責任,將真理實踐於商界,是為所祈。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