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WhatsApp有時.Signal有時


柱哥: Kenneth,近日互聯網世界掀起一股網絡移民潮,眾人紛紛考慮應否停用WhatsApp,或者轉移使用哪一種即時網絡通訊軟件。坦白說,我十分苦惱,我習慣使用WhatsApp已經超過十年,絕大部分的親人、朋友、本地的、外地的、教會各個團契小組事奉團隊,以及我們現正關心的難民家庭,都是依賴WhatsApp來溝通。如果我棄用它,我感到十分不便。

Kenneth: WhatsApp,全名為WhatsApp Messenger,取其英文中打招呼「What’s up」的諧音,是一個具備多媒體及簡訊傳送功能的手機應用程式,屬於即時通訊軟件。它可利用網絡傳送多媒體及簡訊,以及利用手機中的聯絡人資訊,尋找也有使用這個軟件的聯絡人。WhatsApp是由Brian Acton和Jan Koum於2009創立的軟件,總部設於美國加州。然而,開始時WhatsApp並不受用戶歡迎,Koum甚至想離職放棄;幸好Acton鼓勵:「如果你現時放棄,你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儍瓜!不如多等幾個月?」他們加入「推播技術」Push Notifications,自此WhatsApp大受歡迎。自此,大量用戶加入,使用互聯網而非電訊來互發短訊(SMS),短短五年,WhatsApp收發的短訊數量超越了SMS。截至2016年2月,WhatsApp的使用者人數超過10億人,使其成為時下最流行的即時通訊軟件。

柱哥:  有趣的是,本來Acton和Koum打算應徵Facebook,失敗後才自行創辦WhatsApp。但是,到了2014年,Facebook反過來以美金190億元全面收購WhatsApp,Koum正式加入Facebook董事會,算是求仁得仁!自此,WhatsApp和Facebook連成一線,兩個賬戶的資料互通,一方面用戶感到十分方便,另一方面卻有所憂慮。我相信普羅大眾所關心的,除了是各通訊軟件的界面和方便程度,不少人也十分關心當中的安全性。其實,所謂的通訊軟件安全性,是指什麼?現時香港人流行的WhatsApp、Signal和Telegram,三者有何分別?我們應如何抉擇?

Kenneth: 一般用家使用溝通軟件,較在意訊息上的私隱度,三者均對內容加密,即使訊息在傳送途中被截取,亦不易泄露實際內容,而WhatsApp亦跟隨Signal及Telegram,於去年年底開始陸續向全球用家推出「閱後即焚」功能,進一步防範訊息外洩。另一樣較受關注的是身份上的私隱度,WhatsApp及Signal用家透過電話號碼識別對方身份,Telegram用家則只需透露自設名稱,因此匿名性較高。而在官方提供的手機軟件安全私隱度方面,WhatsApp收集接近二十項個人資料,Telegram只收集四項,而Signal則不會收集任何手機上的個人資料,開戶只需提供電話號碼。最近Whatsaap更改使用條款細則,雖已表明公司內部無法讀取客戶加密對話內容,但廣大用家仍然因為WhatsApp收集眾多個人資料(如手機硬件資料、使用習慣、通訊錄等等)而甚為緊張,紛紛計劃以Signal取而代之。由此可見服務供應商之背景及可信賴程度亦是用家關注的。

柱哥: 用戶之所以十分關心WhatsApp的使用,其實是因為它與Facebook的關係。Facebook同樣是一個極受歡迎的社交媒體,然而,我們需要留意,Facebook的客戶不是我們用戶,Facebook最關心的絕不是用戶的使用,而是利潤。紀錄片《願者上網》大膽地揭露社交媒體公司的本質。以Facebook為例,它是一間商業公司,投入資金開發軟件,自然期待豐厚的利潤-來自廣告商的廣告費。換句說話,Facebook的客戶是廣告商,它「採集」用戶的時間、資料和關注(大數據),然後賣給廣告商,向用戶發出客化的廣告資訊。Facebook精心策劃整個版面設計,工程師絞盡腦汁,希望用戶可以投放生活(甚至生命)中更多時間在其平台之上,最好就猶如時間黑洞般,一旦被吸進之後就永遠出不來。所以,Facebook的用戶並不是服務使用者,而是供應個人資料和習慣資料的「金礦」。「金礦」一詞,並非誇大。2015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家Michal Kosinski和劍橋大學心理系研究員Wu Youyou進行了一項人格分析預測研究,研究結果發現,Facebook中的Like能夠準確預測用戶的人格、喜好和消費習慣。一個人只要蒐集到65個按讚紀錄,模型預測的準確度就和他的朋友一樣,若是蒐集到300個按讚記錄,電腦對實驗者的人格預測,則會和他的配偶一樣準確。也就是說,這套模型只要蒐集到300個以上的按讚記錄,就能比另一半更了解你。可見Facebook是一個非常有效的宣傳平台,深深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Kenneth: 的確,網上社交網絡已經成為生活一部份,因此網上行為操守其實與實體生活社交大同小異。公眾對科技發展隨之而來的網絡安全問題更為關注,大家開始謹慎保管網上帳戶資料,正如保管銀行戶口資料、個人資料一般。另一方面,公眾亦更加留意自己的數碼足跡(digital footprint)會否被濫用,開始使用VPN、無痕瀏覽模式等等。任何服務皆有安全漏洞,因此要認識每種服務特性,然後因應情況適當使用。例如想去公共空間(俗稱公海)流連,比較適合用匿名性較高的Telegram,以免被陌生人「起底」。相反想與熟人溝通,自然希望使用能夠輕易核實身份的WhatsApp或Signal。

柱哥: 我同意你的觀點。我們不能完全依賴單一通訊軟件,同時我們需要有智慧地使用它們。我想起聖經中有關「警醒」的教導。耶穌告誡我們:「你們要謹慎,警醒祈禱,因為你們不曉得那日期幾時來到。」(可十三33)我們習慣活在安穩的生活,以為現在的生活方式(通訊習慣)能夠直到永遠。然而,耶穌告訴我們:好景不常。我們需要保持警覺,預備自己面對未來的轉變。相對「警醒」,聖經一直指出「怠惰」是一種罪。聖經學者柯德納(Derek Kidner)在其箴言註釋中指出,怠惰的人不會開始做事情,不會把事情做完,不會勇敢地面對事情。他假設,怠惰的人也會工作,只是他們拒絕承擔眼下最重要的工作,反而喜歡躲進次要的課題。換句說話,如果我們只是習慣現有的通訊方式,拒絕改變通訊習慣,罔顧個人和朋友的私隱,任由軟件開發商運用你的資料,是怠惰的行為,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聯絡名單)。

Kenneth:對抗「怠惰」這種罪,我們需要培養哪種聖靈的果子?

柱哥: 我認為我們需要追求「信實」這果子。信實,希臘文為πίστις(pistis),這字形容服務忠誠可靠、值得信賴的人。耶穌是信實的完美典範,他是忠信的大祭司,在十字架上成就救贖,赦免了我們的罪,帶領我們成為上帝的兒女。耶穌的信實,在於他每時每刻都向上帝負責;而我們追求信實的果子,就是學習過著向上帝負責的人生。何謂向上帝負責?英國作家Os Guinness在其經典《The Call: Finding and Fulfilling the Central Purpose of Your Life》指出,上帝的獨特性在於祂用說話來呼召我們,而非用神像來引誘我們。向上帝負責就是回應上帝對我們的召命,這才是信實的人生。首先,論到「個人召命」,我們是否清晰了解上帝對我們的呼召?或者我們有沒有努力尋找/求問上帝的召命?無論我們是什麼年齡,態度決定高度,召命決定生命,也應不斷尋索。坊間有不少出色的教導,今季靈命工程「在工作中遇見上帝」也會提及這課題。其次,上帝呼召我們「愛人如己」,在我們做每一個決定前,先考慮對他人的影響,例如今次WhatsApp事件,有可能揭露他人的私隱,我們自當謹慎。另外,我們不要活在幻想之中,以為教會內相親相愛的習慣和氣氛,必然會在社會中出現。通訊軟件開發商是不折不扣的商業機構,他們不可能無私地為我們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免費的東西往往是最昂貴的」,這話不錯,免費的通訊軟件和社交媒體往往需要用戶付上隱藏卻昂貴的代價,用戶不能以為我們活在通訊的烏托邦之中,科技發展必然百利而無一害。正視罪惡,仰望天國。

Kenneth:是的,我喜歡傳道書的意念-「WhatsApp有時,Signal有時;下載有時,刪除有時」。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