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封面文章 - 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週刊封面文章

橙、蘋果?還是一劑解藥?


最近美國哈佛大學的校牧委員會,選出了一位無神論者愛潑斯坦(Greg Epstein)擔任校內的「首席牧師」(牧師團的主席),理由是他們的學生當中,無神論、不可知論者的比例越來越高(從2017年32.4%,增長到2019年37.9%)。而這樣一位「人文主義牧師」,可以協調校內四十多位來自不同信仰和精神傳統的牧師或代表,包括路德宗科學家、福音派基督徒、巴哈伊教的教徒等…… 這使我回想起自己讀大學的時候,曾經面對過一段深刻的掙扎。那時我信了主四年,在大學修讀宗教和哲學。學系內的老師、教授,不乏卓越的學者,而且他們講課時思路的敏銳、清晰,對學生任何提問的掌握、拆解,都顯出是學術界的絞絞者。從大學一年級到四年級,我都熱愛聽他們講課。 但每當有同學問及基督教信仰的終極性,其中一位教授的回答,一直令我非常困惑。他說:「基督徒的信仰,就像人吃了一個橙,覺得非常好吃,樂於與人分享。」同學們就問:「那麼,如果其他人手中已有一個蘋果或其他好吃的水果呢?」最合理的答案,自然是各有所好,無所謂好壞,各人吃自己愛吃的便好了……。而事實上,這也是當時大部教授對基督教信仰最終的看法。 這答案之所以令我困擾,是因為我成長在一個父母拜佛的家庭,小時候每年也跟母親去廟宇燒香禮佛,回家後還會細閱母親求簽所得的簽文。如果基督徒的信仰只是一種選擇,沒有終極性,那何必歸信主?而且不同文化各有其宗教或卓越的精神傳統,宣教也是多此一舉了。 然而,聖經一直告訴我們「世人都犯了罪」,除非接受基督十架的救恩,為我們流血代贖,否則靈魂和身體也必永遠滅亡。因此,基督徒的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劑必須的解藥,而不是任君選擇的水果! 面對一個多元主義的世代,「信仰就像一種好吃的水果,嘗過後樂於與人分享」,在中外不少社會甚或教會中也有它的市場。如果我們不認識基督的救贖,對於自己和對人類永恆命運的終極性、重要性;我們在世生活時,將何等容易受到蒙蔽,輕忽生命中真正重要的優次! ...

真愛的實踐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四7–8),基督徒在愛心生活的實踐上,並非單純一種道德行為的表現,而是生命與上帝合一和相交的生命流露。使徒約翰在這段經文論到愛,他所用的邏輯十分簡單:上帝就是愛,我們是由上帝而生;我們的生命既是源於祂,那麼,愛就是我們生命的表現,一個十分明顯的標記。    很多基督徒提到彼此相愛的教訓,就會指出很多困難,將不能彼此相愛理由歸咎於別人或所處身的環境。例如人與人之間的疏離現象,生活的方式未能提供相交的機會,家庭背景形成一些古怪的性格等。總言之,他們心中的問題就是,「我沒有機會去愛!我不曉得如何去愛!」他們所提出的困難都十分實際,可惜卻忽略了另一個事實,就是基督徒的生命曾經有一個巨大的轉變。聖靈將我們重生,我們是由上帝而生的人,這位愛的上帝是我們生命的根源,正如使徒彼得說,我們是與上帝的性情有分的人(彼後一3–4)。既然如此,讓我們的思想能突破這些阻隔,深信今天我們既然擁戴有上帝的生命,就有足夠的能力去實踐愛的命令。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五章用葡萄樹與枝子作的比喻,叫我們確信,我們能夠愛,因為基督是我們愛的源頭。弟兄姊妹,讓我們勇敢地去實踐愛,別忘記我們是由上帝而生的人。    基督徒相愛的生活不單基於我們由上帝而生的事實。這種「愛」獨特之處,更是因為它不是以人對愛的詮釋、理解、體驗作為標準,它是以基督的愛為典範。    主耶穌基督在約翰福音十三章三十四節吩咐門徒說:「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既然我們所擁有的生命是基督的生命,我們所流露的愛也是基督一般的愛。「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壹三16)。因此,基督徒彼此相愛是基於我們對上帝的愛的領受和體驗,這個獨特的經驗,叫我們的愛心有別於一般人所理解的。    耶穌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呢?它是一種「主動的捨己」。這種愛有幾個重要的特徵:它是明顯的、主動的、有行動的、捨己的、無條件的。    很多人在教會生活中常問一個問題,「我可以在教會中得到甚麼?今天回到團契裏,到教會中,我可以有甚麼得著?」有沒有人問:「究竟我能為我的弟兄作些甚麼?」愛是主動的捨己。主吩咐我們要為弟兄捨命,那麼我們的金錢、時間、精力、感情,肯不肯為弟兄而付出呢?「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究竟我們對主愛的體驗有多少呢?讓我們用心思想使徒約翰的叮嚀:「親愛的弟兄,神既是這樣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    大多數人都只注意到,相愛是一個美好的品德,卻忽略了約翰壹書四章十二節所提出的事實,彼此相愛能夠使基督徒體驗上帝的臨在。這是一個內在屬靈的經驗。由弟兄相愛、我們體驗上帝的愛,更經歷上帝臨在在信徒中間的事實,聖靈確實運行在愛的團契之中。    約翰說從來沒有人看見上帝,但若我們相愛,我們就可以經歷祂是真實的,愛上帝的心能具體地表達流露,甚至得以完全。約翰談論到愛上帝與愛弟兄,兩者是分不開的。相愛的生活、不單向未信的人見證基督的生命,更叫我們這群人體驗上帝的同在,又能使我們對上帝的愛,有具體而圓滿的表達,這種屬靈經驗是長進的基礎。 ...

158週年崇拜


基督愛教會 你們要常在我裡面, 我也常在你們裡面                                                 ...Read More...

幸福小組


背景 2019年9月去台灣探訪教會,在台灣初次認識幸福小組,帶動台灣興起佈道,使福音在台灣再次被燃點。從高雄福氣教會開始,在教會以小組及家庭的方式進行,掀起華人佈道熱潮,因福音的力量,深具果效,他們有著豐富,具實踐經驗的基礎,也使弟兄姊妹反思門徒的使命。 2020世界華福中心也發起TIPTalk 大會,分享生命故事,分享教會的使命,分享幸福小組佈道威力,全球已有二千間華人教會使用此小組進行佈道,一年間人數翻起兩三倍。幸福小組從2017年起在內地各地培訓幸福小組同工,內地牧者也到台灣參加相關研習會及門徒訓練,幸福小組運作確有果效。 影音使團在2019年成為香港先鋒,舉辦幸福小組的課程,並舉辦第一場香港「幸福小組」密集訓練,培訓教會弟兄姊妹推動幸福小組。伯特利神學院近期也以神學方式探討和鼓勵教會,裝備牧者如何運用幸福小組,推動福音事工。 到底什麼是幸福小組? 似「啓發」非「啓發」的福音佈道,模式雖似「啓發課程」,卻強調「攻心不攻腦」,以服侍為見證,以救恩為基礎,強調改變生命。故此以愛心來見證和感動未信者,不強調辯論來說服未信者信主。如何活出愛心呢?小組是要建立門徒的屬靈品格為重點,不只是帶領對方信主便可。這包括:愛心、信心、耐心,以及在小組內培養各類事奉的恩賜,例如:領導、組織、宣講信息(由信徒來分享福音)、見證、為人禱告的能力等。 曾有這樣的見證:有一位不懂字的長者,看聖經也很吃力,來到幸福小組,聽了弟兄姊妹的見證和福長(即組長)的講道信息,非常感動,於是熱心地邀請了朋友來。她自己先畫了簡單的畫當作邀請咭,邀請朋友來參與幸福小組,就這樣自然地攻了別人的心,成功帶領別人來參與小組,雖不懂字,也不懂講福音,卻發揮了創意的恩賜邀請朋友來。 幸福小組要激發信徒傳福音動力的策略,以一連串有組織和規模的課程,以固定運作模式進行。在第一及第二週是預備週,不斷的禱告、等候和預備。然後進行為期八週的聚會,在幸福小組中稱未信主的福音朋友為「BEST」(BEST FRIEND之意),是好朋友的意思。一年開兩期小組,每期十四個禮拜,當中可以四個人為一個小組,在自己家或教會也可以進行。 小組聚會具有固定流程:從破冰、敬拜(或分享詩歌)、見證、信息、代禱和交誼時間,與一般小組聚會沒有不同。但在這八週內卻有以下的重點要分享:從「真幸福」、「欺騙者」、「救贖者耶穌」、「禱告的上帝」、「遇見神」、「十字架的勝利」、「釋放與自由」、「幸福的教會」等精心設計的內容,著重一般人都渴望的幸福、救贖、自由,循序漸進的帶出「基督耶穌是唯一的指望」,期望八週過後,讓BEST成為基督徒,日後能受洗歸主,在教會生根成長。 我們知道讓一個人改變想法是多麼困難,更何況是人生基本價值觀和信仰觀。但參與的教會,不約而同地分享「神蹟奇事」,確實在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能有果效,很多組員和BEST得醫治和平安,與家人和好的故事,都激勵人心。我曾參與影音使團的幸福小組分享會,也聽了這類的激勵人心的見證故事。 幸福小組的神學觀 細心觀察和了解,幸福小組有著創造論的觀念(強調神創造和人被揀選的福氣,人生的意義是美善的,因此人要活出創造者的真善美的本意,以生命見證來彰顯神的信望愛)。同時也有救恩論的觀念(強調神的愛,在人犯罪後,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幸福小組結合兩者,要活出真善美的見證,也要談論耶穌為人的救贖之恩。 幸福小組能否在教會開辦和推動?需要好好禱告,等待合宜的時機,首先會嘗試在牧恩園地興趣班推動。弟兄姊妹,讓我們一起為福音努力不懈!💪 ...

公民社會的神學反思


柱哥:Carol,Kenneth,感謝你們兩位與我一同主領由職青部主辦的課程「公民社會的神學反思」。 Carol:如今資訊的速度、時局的改變,實在是太多、太快、太激烈,卻未必有更多的空間去消化,感恩這課程讓我們一起學習從主的啟示、歷史的演變、神學的反思等作出更「到肉」的交流。主向人的心意從來是美善的,即使在極大的禍患面前,更顯福音的大能和教會同行的寶貴,深願一起經歷信仰不單不是「堅離地」,更是全方位的介入生命,主的同在足夠有餘帶領我們面對每天的新聞和挑戰,因我們不只顧念眼前的,更有永恆的視角和資源更新我們。 Kenneth:的確,近年香港政治生態急速轉變,港英成長一代習慣倚賴代議士處理社會議題,年輕一代則有意無意被捲入一波又一波政治事件,而作為信徒又另有一面向,期望所言所行討神喜悅。面對陳腔濫調、未能回應現實處境,有的直接落場實踐,有的內心充滿張力,情感上五味紛陳亦未必找到適當出口。此課程正好讓弟兄姊妹分享近年所累積的思考,正如一樣米養百樣人,一本聖經同樣牧養百種信徒,每個人都在編織自己的神學,如果大家能互相交流,或許可以在知性和情感上都有裨益。 柱哥: 提到神學,不少人以為這是象牙塔內的學問,只是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高人的玩兒。相對於我們這群平凡的基督徒,我們只要多多祈禱便可。但是,我思考,我們該怎樣祈禱?「神學」(theology)一字,源自希臘文theologia,最早由早期教父俄利根(Origen,184-253)提出,意指明白上帝的恩賜,而「神學」一字,多指信徒默想和默觀的靈修操練,及至十二世紀的神學家阿伯拉爾(Peter Abelard)才開始將神學視為一套對基督教教義的系統研究。奧古斯丁(Augustine,354-430)指出信仰研究是為生發、孕育、保存和加強信心;安瑟倫(Anselm,1033-1109)認為神學是一項為了更愛和更深刻地認識上帝的活動。所以,神學的出發點,是熱愛上帝;一位真誠地愛慕上帝的人,必然是一位認真思考和研究信仰的人。而且,信仰是實踐性的,即是我們的信仰能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出來,正如司各脫(Duns Scotus,1266-1308)相信:「被神學慣性所圓滿的智性,會理解上帝為一個該被愛者,並根據其中的規則,實踐可油然而生。因此,神學的慣性是實踐性的。」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指出「真正的神學是實踐性的;思辯的神學屬於地獄的魔鬼的。」楊牧谷牧師(1944-2002)說:「神學是人的努力,要在某特定時間及空間條件下,嘗試了解上帝的自我啟示,並以代模的方式來整理出人對該啟示作出之適當反應。」可見,真正愛主的基督徒,必然認真思考信仰,並且致力於現實的處境中實踐信仰,而這次「公民社會的神學反思」課程,正是這樣的學習。 Kenneth: 今次預備「公民抗命」一課,感覺會觸碰到部份信徒底線。「順命」一向是香港教會群體培養靈性的主軸,而「抗命」與教會普遍追求和諧的氣氛又顯得格格不入,甚至彷彿與聖經教導相違。然而我發現竟然有政治學者借用聖經中撒瑪利亞人比喻,從義務論角度解說公民抗命的原則,比起一般只是「動了慈心」的教導更立體。或者有時愈資深信徒,愈會被既有認知限制了聖經內涵,原本應該被上帝釋放的生命,反而活得諸多綑綁。除了此課題,我相信另外「復和」一課亦會觸碰不少人的神經。 Carol:由論述到踐行,要在分裂中復和並非紙上談兵,因復和是雙方的認罪和悔改,定意以主的仁愛、公義和真理為復和的前題,但如今多人「五癆七傷」,先別談不同陣營的復和,就連與主和好、與自己和身邊至愛的復和,都必須倚靠主繼續去突破和恢復,但當主的鞭傷不斷醫治受傷的我們,主的大能承載著我們的軟弱,我們就得以回到這恩典當中去站立得穩、成長和得勝,即使別人不值得寬恕,仍可寛恕,即使暫時未能完全寬恕,仍可求主赦免和幫助,這是成聖的過程,每人都需在主面前按著自己的地步前行。 柱哥: 按照實踐神學的經驗,神學反思有四個步驟:(1)描述;(2)解釋;(3)規範;(4)踐行。以我主領的其中一課題-「本土」-為例,我們先描述所謂的「本土主義」在社會中的展現型態,我們發現「本土主義」其實與「民族主義」十分相近。接著,我們嘗試透過政治哲學來了解民族主義,不同學者(如:卡明卡Eugene Kamenka、懷庭W. Whitnem、哈斯Ernst B. Hass、埃特Peter Alter、普拉米那茲J. Plamenatz等)的理論以不同角度來解釋各國或地區展現出來的民族主義,了解各種民族主義的核心內涵。在規範方面,我們從聖經的角度了解上帝對民族主義的心意。當代美國聖經學者漢密爾頓(James M. Hamilton Jr.)在其一書“Work and Our Labor in the Lord”展現出一套整全的聖經神學思考模式,即考慮到創造、墮落、救贖和回復。我們細心檢視有關創造的經文,特別是巴別塔事件(創十一1-9),了解到上帝喜歡多元民族,分散和多元原是上帝的心意和賜福。然而,因著人的罪惡和驕傲,民族國家分裂,那怕是上帝所建立的以色列聯合王國,民族間的不和導致兵戎相見、生靈塗碳。然而,基督的救贖使所有民族都成為亞伯拉罕的子孫(羅四17-25),每一個民族都能夠因著信心、藉著基督,成為天父的兒女,而保羅也指出,每位基督徒都有兩個公民身份,一是地上國家公民,一是「上天的國民」(腓三20-21)。福音不在於消滅政治或政治身份,而是轉化地上國家,擁抱天國的信、望和愛。最後,上帝在那日必定回復他對民族的心意,說是「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啟廿一24),萬族萬民一同敬拜和事奉主。經過了一連串的神學思考,使我們對這課題的認知更立體,也幫助我們獨立思考,不易隨波俗流。 Kenneth:正如丹麥神學家齊克果(Søren Aabye Kierkegaard,1813-1855)所言:「日子必須往前過,但是必須往後了解。」如果我們不懂得反省現實和過去的經驗,我們根本無從繼續向前走下去甚願我們基督徒學習神學的思考方式和態度,將信仰活現於生活之間。 ...

得力秘方


有專家意見,人在長期壓力下,身體會釋放出一些訊號:如眼睛乾澀、集中力差、早上疲累、頻去廁所、食量突增、忘記人名、常發脾氣、心算變差,若有四項以上便是危險級別。然而,聖經的智慧早為人預備了得力的良方。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太11:28-29)所謂「安息」,不是死亡,而是先有自覺性,知道自己在勞苦擔重擔,不勝負荷,要找解救的方法。主耶穌就是他們要認定的心靈治療師,不單能夠給予專業意見,更可以供應滋潤人心的活水。不過,當進入安息時,需要人有回應的行動,就是「來」。亦即要抽離現實的環境,試想像如電影「星空奇遇記」(Star Trek) 傳送人從星球表面到太空船上的先進方式,你被傳送到外太空在主耶穌的身邊,祂與你,你與祂一起觀看自己在地上每一天的生活處境,幫助我們從一個高角度了解自己人生,有更清醒的頭腦,不再當局者迷! 有一企業家,管理大組織,經營業務繁多,忙到不可開交,他時時感覺心浮氣燥,精神也不能集中。於是,往向他的生命導師求助,寒暄一番後,導師備茶,斟茶入他的杯子時,竟滿溢了仍繼續傾注,茶水開始湧流在枱面上,但導師似乎全不在意,企業家忍不住便衝口而出說:「要停啊!」此刻,導師滿面笑容,對他說:「你領悟到了吧!」是的,有時我們實在需要停一停,想一想我們正在作甚麼?到底想要得甚麼?循轉不息的生活,日復日,年復年,不斷有事需要回應,有時使人覺得似是那些要做的事牽著我們走,卻不是人在決定自己的路。其實,忙是問題所在嗎?但主耶穌在地上傳道時更忙,連吃飯和睡覺的時間也不夠,不過耶穌從不覺得祂的工作是重擔,使祂勞苦,反之越做越有勁。這樣看來,擔重擔不是工作的重擔,卻是心靈的重擔,沒有意義的工作使人覺得無聊,不斷追尋擁有更多和更好是虛榮心在作崇,無謂應酬則使人疲倦,至於耶穌所作的,卻是世上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事! 有人或許有疑問,以耶穌在地上的工作為例子,我們怎能與祂相比,真是無話可說。不過,我們要留意,其實是主耶穌親自吩咐我們以祂為榜樣:「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且更加不可忽略前面一句話,要先學習祂的「心裏柔和謙卑」,對我們來說,就是承認自己的不足,需要倚靠神的同工同行。即不要讓我們的自私、自滿、野心蒙蔽了自己的心眼,看不清神要我們負的軛。而當中最寶貴的應許是「到我這裏來」的人,就有真光同住,照亮他們內心的黑暗,便不會亂打亂幹,以至心靈枯竭,卻是常常得力:「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最後,讓我們要明白,安息不是卸下重擔給主,甚麼也不需做。乃是要常在主裏面,做應該做的事,尋找到安息的源頭,生活自然有滿足和快樂。 ...

生命的視角


一位得過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曾經做了兩個有關「前景理論」的實驗,嘗試用雪糕的包裝來測試人們對前景判斷的心理:他們用一個五安士的杯,放七安士的雪糕進去。另外又用一個十安士的杯,放八安士雪糕進去。兩者賣相同價錢,結果哪一個包裝的雪糕更多人買? 竟是前者更多人願意買。原因是人們看到杯子很滿,感到是較多。另一杯因為只是八成滿,人們感到不值得!另一個實驗是售賣餐具:一套是二十四件完好無缺的餐具。另一套同樣是那二十四件餐具,再加上十幾件有殘缺的。結果亦是前者更多人願買,而且願意付更貴價錢買。反映出人們的口味,不願要「次貨」。這實驗明確地讓人看到,人們衡量什麼是好,什麼更有價值?其標準往往不是客觀的,很多時決定於我們的視角。但世界上很多東西其實都在影響我們的視角,我們怎樣做決定,很多時完全在乎我們怎樣看。 我們處身於一個十分混亂的世代,一切價值標準越來越混淆。道德的、美感的價值,也不斷被倒置。最近聽到人說,目前最流行的其中一種手錶,是一種行針的手錶,但錶面上一到十二小時標記,位置不是順序的。也就是說,從一時跳到二時,但二時的標記不是在一時旁邊的,而是可能轉到平常五時或六時的位置!這樣的手錶,反映出我們這世代,連時間、連正常的邏輯秩序也想倒轉!福音信仰帶給我們生命新的視角、新的參考點。我們生命的視角要不斷經歷改造,固有的想法亦要不斷被真理改變,能夠按福音信仰給與我們的價值觀,心意不斷更新而變化。這是聖靈更新的能力,倘若無聖靈的工作,我們心靈的視野不會改變。 很喜歡保羅的提醒:「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6-18)福音帶給我們生命視角的轉變,亦會影響我們怎樣看我們的前景和作出當下的選擇。 ...

「使命星光」(Twinkles)與「使命星火」(Sparkles)


張家朗奧運奪金的喜訊震動全城,背景小故事不脛而走。家朗父親昔日為籃球運動員,本希望兒子繼承他加入籃球界。但當他帶兒子學劍擊後,發覺他對劍擊興趣甚濃,就讓他繼續學劍,甚至允許他在中四輟學,全心投入運動。家朗的例子反映出:父母和長輩的引導與支持,對孩子的成長是何其重要。 不過,現實上不是每一個孩子都有如此經歷的。「使命星光」使命小組接觸的一些孩子,他們的家庭或因環境問題,或因家長本身學歷不高,未能滿足孩子在成長旁邊有人同行的需要。「零咪零囉!」這是一位女同學曾經回答導師的話,豪氣地表示對成績滿不在乎,背後反映出家長無力關顧兒女成長,唯有讓他們終日沉迷打機的可憐光景。 使命星光因疫情緣故,原本每星期六的服事無限期暫停。但感謝主,我們被學校邀請,承擔了另一形式的服事機會:就是在平日上學的日子,每星期用兩個下午的時間,為一些支援上很有需要的孩子們進行功課輔導。我們從中與同學建立關係,流露關心。上述的女孩子經過導師數月來不離不棄的同行,感恩在期終考試的表現大有進步!弟兄姊妹,如果你是退休人士,或在下午有空閒的話,會否考慮加入我們的行列,替一些有需要的小子們,送上一杯涼水? 使命小組常是觸碰聖靈感動的地方。使命星光在這段「半失業」的日子,被神帶領,接觸到一個服事的呼聲。這呼聲來自一位別號「火柴姐姐」的神學生。她在七年前回應了上主的感動,招聚了一群南亞裔難民的孩子,在佐敦一公園裡替他們上主日學。孩子們有一共同需要,在學習中文上尤感吃力。過往幫助孩子學習的經驗,讓我們應邀前去服事這群兒童。「使命星火」就是這樣成立了,在每個星期六下午替這十多位在異地生活的小學生,在學習中文上幫助他們,也關心他們。弟兄姊妹,你又有沒有負擔藉著服事讓主愛跨越民族藩籬,進到這群小孩的心中? ...

「今天你從孩子身上學到甚麼呢?」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個資訊,標題是「看見孩子的內在天賦」,裡面有這樣的十句說話: 慢熟的孩子,其實很謹慎。 多話的孩子,其實很熱情。 固執的孩子,其實很有主見。 衝動的孩子,其實具行動力。 分心的孩子,其實富想像力。 慢吞吞的孩子,其實善於觀察。 講不聽的孩子,其實富實驗精神。 愛生氣的孩子,其實情感豐富。 易破壞的孩子,其實善於探索。 好爭辯的孩子,其實勇於表達自我。 不知你同意與否,這十句說話雖然不是絕對真理,但卻不無道理。它的作者可能嘗試帶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和理解孩子的表現,而表現的背後可能反映了他們的內心世界,而我們作為成年人,怎樣能夠明白孩子的內心世界呢?怎樣可以看到孩子內裡的天賦呢? 我回來灣仔堂服侍已一年多,過去的一年,神讓我有機會與內子在兒童部一起當顧問,負責兒童部的發展、每週兒童崇拜運作和接觸家長們。雖然在疫情嚴峻之時大家只能在網上相見,但最近數個月,能夠在教會裡與孩子們實體相聚,一齊崇拜和交往,讓我在當中有不少學習與體會。我記得有一個情景,有一次週六兒童崇拜完結後,有一個幼稚園K2的男孩子(他剛來教會兒童崇拜個多月)向我道別,我當時是蹲著身子與他道別,他跟爸爸行了幾步之後,轉身向我走過來擁抱著我,我沒有預計他有這個舉動,但當時我卻十分感動。 接觸和牧養孩子對我來說是新嘗試,過去在天約堂我是牧養長者和成年人居多,現在牧養的對象「由大變細」,而牧養的場景也轉變了,對我來說也是新的挑戰,正因為是「新」,卻令我更有動力去學習和嘗試怎樣去與小孩子相處、怎樣去與他們建立關係、怎樣去牧養和建立他們的生命,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擴展自己牧養的闊度與量度。 在過去的五月份,我與內子有機會參加了一個三天的導師訓練課程,是訓練我們以創意和想像去向孩子栽培基督教信仰和引導他們屬靈生命的成長。在三天的學習裡,有理論、實踐、交流與互動;過程中開闊了我的視野和加深了我對孩子靈性培育的重視,其中老師所傳遞的信念價值 -「我們相信孩子與生俱來有神聖奇妙的觸覺和意識,對神的同在和奧秘有所渴慕和經歷,更能深入接觸及親近神。」- 到現在我仍在揣摩與反思當中;另外,老師分享到,在每一次與孩子的聚會相遇後,要問自己「今天你從孩子身上學到甚麼呢?」這句說話更加令我不停咀嚼、反覆思量。 我們可以從孩子身上學到甚麼呢? ...

A Tale of Christ(一個和基督有關的傳說)


從外地旅行回港,在飛機上重看了一齣兒時看過的經典電影:賓虛(Ben Hur,參註)。雖然跟隨家人去觀看這部電影還在懵懂之年,但電影中很多畫面卻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在我的童年歲月時常縈繞。如今回想起來,這部電影令我印象深刻的畫面,很多都是關乎善惡的對壘,勞役和死亡帶來的恐懼,以及善終必得勝的信念。由於看電影的時候年紀太小,加上年代久遠,對於電影的情節實在沒有任何記憶了。   重看這部電影,才知道當中的主角猶大賓虛(耶穌時代巴勒斯坦的貴族),是因為不願意與羅馬人合作、出賣自己的同胞,因而與童年好友梅瑟拉反目。賓虛為了保持對猶太人信仰的忠誠,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母親和妹妹被監禁,自己也被送到羅馬的戰船上當奴隸。但上帝在冥冥中主宰一切,賓虛因在一場戰事中救了船上的羅馬長官而重獲自由,且被他收為養子,得以再回巴勒斯坦地。最後他藉著馬車比賽和梅瑟拉一較高下;梅瑟拉卻從馬車墮下受了重傷,臨終前講出了賓虛親人的下落。   賓虛在痲瘋病人住的山谷找到自己的母親和妹妹,這也正是耶穌基督被彼拉多判處死刑之時。賓虛非常同情耶穌,在祂前往各各他山的路上希望給祂遞上一點水來解渴。當基督在十字架上死去,聖殿的幔子從上而下裂開的時候;賓虛的母親和妹妹便經歷到神蹟的醫治,身上的痲瘋病得以痊癒。   這部電影雖然是虛構故事(電影的英文副題是A Tale of Christ),卻成為了上世紀家傳戶曉的經典電影故事。過去半年在外地,親身感受到西方社會因為世紀疫症而受到的衝擊,西方人因為放棄了傳統道德價值而感受到的迷惘惶惑。這部自己童年時觀看的經典電影,卻重新對我說話。   儘管這電影是虛構的故事,但當中道出的卻是人類社會一些恆久不變的主題:善惡的抉擇;忠誠於真理還是以利益為上;存心寬恕抑或繼續爭鬥……。當世界因為各種災難而翻騰,我們的心中,是否仍看得見不變的南針? 註:Ben Hur一名,電影中譯為「賓虛」,若用和合本聖經的譯法,可作便戶珥(即戶珥之子)。古時約書亞在山下與亞瑪力人作戰時,摩西在山上舉手禱告,左右扶住他手的人,是亞倫和戶珥。所羅門作王時,十二位官吏中,管以法蓮山地的是便戶珥。因此影片的主角用這名字是頗有意思的。如果大家有興趣觀看這電影,可參: https://www.gimyvod.cc/vod-read-id-79951.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