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有跡可尋的差傳路徑


對於一個快將『登六』的成年人來講,回望過去,總叫我驚嘆!因為一個個不經意的人生地標,最終拼湊出一條清晰可見的路徑。是誰把這些路標擺放呢?只有一個答案,祂就是愛我、造我、呼召我的上主,在不經意之中,我已被塑造成今天的我,並且在這差傳的路徑上前行,行步就會見步!

在這路徑上能夠追索的第一個地標就要數到33年前了,二十來歲的年青人,被按立為執事,白紙一張何來負擔,應該進入那一個部門事奉呢?母會當年雖然正邁向百歲,但仍未設有差傳部,在李暉牧師(後來擔任中華神學院院長)的大力推動下,終於成立了差傳部,我就被委派其中,開始了差傳的第一課。

1993年蒙主呼召,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期間參加了學院內兩個不同的差傳祈禱組,定期為跨文化工人代禱。第一個學年的暑期實習,更選擇於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服侍,揀選的原因都已經忘記了,不過,卻給我機會認識了很多不同的宣教工人,更加有機會到訪創啟地區工場,跟接待的工人一起生活了個多星期,稍為體驗他們的生活。

在神學第二個學年的暑期迫近之際,我仍沒有意識自己還未安排好自己的實習,一位好心的同學(前長基會友),把我介紹給鄧達強牧師,於是我便開始與灣仔堂的大家庭拉上了關係,但當時仍未知道原來這個家庭心繫差傳、佈道和植堂。

神學裝備畢業之後,就自然地留下來建立新的教會-基埔堂,然後,就發現這教會已經自動地成為灣仔堂聯合差傳群體的一員,於是,跟隨著眾多前輩的腳踪,在差傳上更多學習-接觸差會、關心工人、處理危機、制定政策…在差傳路上與各堂一起成長。這一程一走就二十多年了,與基埔堂和竹居台的弟兄姊妹一齊學習、一齊實踐差傳;直至2017年師母患病和安息,我就放下了竹居台!

兩年之後(2019),上主藉著一個竹居台常委的提問,再次呼召我返回竹居台事奉,他問我:『竹居台還可以做甚麼?』眼見各堂在差傳上已經成長,我回答他:『沒有甚麼好做!』我想,正因為這樣回答,上主在之後一次退修中,就讓我見到竹居台這個大家庭在差傳上,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為上主發揮;所以,毅然歸隊,在常委中服侍。兩年又過去了,越來越見到竹居台可以為主更大發揮,奈何未有專職同工委身,為此心中難忍,也為此禱告求問,最終,毅然答應願意承擔,出任竹居台的專職同工。

感恩!基埔堂欣然願意與各堂分享,把我半職差出,好讓我更多時間與精力投放在差傳服侍上;在考慮過程中,也曾經為到基埔堂的需要而憂慮,但在禱告過後,上主讓我見到,危機在祂手中也可以變為一個轉機,但願竹居台、基埔堂和自己都擺上信心,在同行的差傳旅程中,更深體會上主的能力和供應,叫萬民成為門徒。

弟兄姊妹,起來吧!發夢吧!我們一起建造吧!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