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橙、蘋果?還是一劑解藥?


最近美國哈佛大學的校牧委員會,選出了一位無神論者愛潑斯坦(Greg Epstein)擔任校內的「首席牧師」(牧師團的主席),理由是他們的學生當中,無神論、不可知論者的比例越來越高(從2017年32.4%,增長到2019年37.9%)。而這樣一位「人文主義牧師」,可以協調校內四十多位來自不同信仰和精神傳統的牧師或代表,包括路德宗科學家、福音派基督徒、巴哈伊教的教徒等……

這使我回想起自己讀大學的時候,曾經面對過一段深刻的掙扎。那時我信了主四年,在大學修讀宗教和哲學。學系內的老師、教授,不乏卓越的學者,而且他們講課時思路的敏銳、清晰,對學生任何提問的掌握、拆解,都顯出是學術界的絞絞者。從大學一年級到四年級,我都熱愛聽他們講課。

但每當有同學問及基督教信仰的終極性,其中一位教授的回答,一直令我非常困惑。他說:「基督徒的信仰,就像人吃了一個橙,覺得非常好吃,樂於與人分享。」同學們就問:「那麼,如果其他人手中已有一個蘋果或其他好吃的水果呢?」最合理的答案,自然是各有所好,無所謂好壞,各人吃自己愛吃的便好了……。而事實上,這也是當時大部教授對基督教信仰最終的看法。

這答案之所以令我困擾,是因為我成長在一個父母拜佛的家庭,小時候每年也跟母親去廟宇燒香禮佛,回家後還會細閱母親求簽所得的簽文。如果基督徒的信仰只是一種選擇,沒有終極性,那何必歸信主?而且不同文化各有其宗教或卓越的精神傳統,宣教也是多此一舉了。

然而,聖經一直告訴我們「世人都犯了罪」,除非接受基督十架的救恩,為我們流血代贖,否則靈魂和身體也必永遠滅亡。因此,基督徒的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劑必須的解藥,而不是任君選擇的水果!

面對一個多元主義的世代,「信仰就像一種好吃的水果,嘗過後樂於與人分享」,在中外不少社會甚或教會中也有它的市場。如果我們不認識基督的救贖,對於自己和對人類永恆命運的終極性、重要性;我們在世生活時,將何等容易受到蒙蔽,輕忽生命中真正重要的優次!

Category: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