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們 致 力 以 聖 言 建 立 、 裝 備 和 動 員 上 帝 家 中 每 個 成 員 作 主 門 徒 — —
        領 受 上 帝 呼 召 , 見 證 基 督 , 擴 展 天 國 ;
        效 法 基 督 榜 樣 , 走 進 人 群 , 謙 卑 服 事 ;
        隨 從 聖 靈 引 導 , 以 愛 結 連 , 各 盡 其 職 ;
  一 同 踐 行 信 仰 , 轉 化 世 界 , 叫 它 不 再 一 樣 。

為什麼我們的見證影響不到這世代?


參與帶領烏干達復興的慕約翰牧師曾經語重心長地道出了幾個關於福音信仰的事實:

➤ 我們神的兒女都當深信,復活的主已經得勝,主的教會以及每一位祂的門徒也是在得勝的一方。然而,我們面前出現的情況是……

➤ 當今世界上增長得最快的宗教是伊斯蘭教;這情況不單在亞洲發生,在美洲、歐洲等國家,伊斯蘭的數目也不斷增長。

➤ 崛起只有約三十年的同性戀運動,他們在社會、制度、文化所產生的影響,已經足以動搖教會在社會建立了二千年的根基。

➤ 今天我們都很努力做福音工作,也帶動我們建立了許多教會;但有一件事我們是做不到的,就是影響這個世界。今天不少地方的年輕人彷彿都對福音沒多大興趣,甚至不少教會裡的年輕人也隨流失去。

為什麼我們的見證影響不到這世代?是否有一些東西我們可以做呢?若然,那會是什麼?

慕牧師既知道初期教會對社會的震撼力是何等的大;他便問:有什麼東西是初期教會有,而我們這世代是沒有的呢?當他打開聖經《使徒行傳》便找到答案;他發覺我們現今教會信徒的禱告生活、福音外展、社群生活、人際關係、生命目標等領域都與早期教會的大相逕庭。

然後,他有一個驚訝的發現:在教會歷史的長河裡,散佈著一點點光輝,是一個個不同地方信徒群體所發的復興的光。例子有:埃及沙漠教父、北愛和東北英格蘭的修士、德國的摩拉維亞弟兄會等。他們群體的生活方式,都展現出早期教會群體的風範;這包括對禱告的操練和委身、社區生活中所顯露的互相關懷和分享需要、對福音的勞苦和熱誠。而這些都並非一些個別例子,而是這些群體都共有的特質。結論不難找到,每當有神的兒女們全心全意在個別、在群體相交中,活出主所賜的生命時,上主的臨在便來到,帶來復興的生命、帶來社會翻天覆地的影響,讓神的祝福像春雨潤澤萬民。

也許,以上的答案是我們這群已經信主一段年日的信徒不難理解的。最難的,倒是我們是否願意把自己交給主,讓祂陶造成為祂可以使用作復興這時代的器皿。願主按照祂的憐憫更新我們。

Category:        標籤: